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左右看:鎮壓過後 埃及政治仍陷動盪

立報/本報訊 2013.08.21 00:00
左看:轉移焦點 穆斯林兄弟會被妖魔化

儘管穆斯林兄弟會與埃及基督教社群有所合作,在這段紛亂期間裡亦有保護基督教堂的呼籲與作為,但當反穆希的基督教社群一被攻擊,西方媒體依舊罪指兄弟會,將其解讀為宗教與政治的雙重衝突,甚至藉此衍生將埃及基督徒接往西方國家避難的建議。這類觀點,應是埃及軍方所樂見。

穆巴拉克時期,也曾傳出由安全部隊攻擊基督教社群後,再歸罪於穆斯林兄弟會的案例。如今西方媒體對少數基督教社群受害的放大關注,將有利於埃及軍方轉移焦點,無視於兄弟會透過民主程序參與政治,取得執政授權卻遭軍方政變。更何況,從血腥鎮壓至今的種種紛亂裡,死傷無數,至今仍受迫害者,絕大多數都是穆斯林兄弟會的成員與支持者。

我們固然不同意穆斯林兄弟會各種基本教義的訴求與政治作為,但若因此加以妖魔化穆斯林兄弟會,卻不譴責血腥鎮壓,也將無助埃及未來的和解與重建。

只是美國曖昧地譴責暴力,卻仍不願稱其政變,也未中斷金援。中東幾個極權國家帶頭力挺,提供鉅額經費給予協助。以色列雖然沒有公開表態,但相較於同情巴勒斯坦人的穆斯林兄弟會,埃及軍方一直是以色列的合作夥伴,至今仍暗中相挺。相較之下,這些國家帶著各自盤算對於血腥鎮壓的噤聲與支持,才更應受世人關注與譴責。

陳良哲/研究生

右看:清場過後 是民主深化抑或軍事極權

埃及亂局,看起來不會立即落幕。早先,是埃及軍方回應反抗運動的數百萬簽名與訴求,解除穆希的總統職務,引發穆希所屬的穆斯林兄弟會支持的大規模抗議。最終,在上週埃及軍方決定動手清場,血腥暴力充斥,就連官方保守的數據也有8百多人死亡。此外,有36名兄弟會囚犯在囚車裡,被軍警施放催淚彈而窒息死亡,也有像似行刑報復的,警察乘坐小巴遭武裝襲擊加以集體槍決,25名死亡2名受傷。

與此同時,像是施放輿論風向球般的,傳出穆巴拉克即將獲釋。反穆巴拉克讓自由派、穆斯林兄弟會與軍方站在一起,如今各方分裂,穆巴拉克若真獲釋,是否意味著軍方已與過往舊政權和解,甚至向舊政權學習,成為新的軍事極權?

一種看法認為,舊政權眾多官僚早已被釋,穆巴拉克獲釋也是早晚的事,何況軍方如今看來更像是新的極權統治者。另一種看法則覺得,此舉將增加人們對軍方的反感,增加對於穆斯林兄弟會的同情,對軍方來說並不是好事,不太可能這麼作。

無論如何,埃及情勢對外人來說總像是霧裡看花。埃及民主的仲裁、過度與重建,竟是由軍方掌權主導,這對熟悉西方民主的人們來說,總是難以想像的。清場過後,究竟是民主深化,還是成就新的軍事極權體制,大家都等著瞧。

詹奕宏/文字工作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