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窺天集:服貿為何感冒?

立報/本報訊 2013.08.21 00:00
■蘇偉碩

為了促銷被國民黨政府敗市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共產黨政府的國台辦官員急著用庶民語言對台灣喊話,連像「13億顆頭對台灣開放」這樣的民粹語言都出口了。然而,問題真在台灣人心之向背嗎?

首先,姍姍出爐的政府評估報告顯示,即使計算10年效益,對台灣的國民生產毛額和工作機會而言,協議生效後的成長額度極為有限。即使以利大於弊辯護,則協議之利顯然不足以彰顯彼岸給予台灣多項超WTO待遇的優惠。而國貿局一席「最多是老闆變成大陸人」的說法,無異在反對者極力搧風的火堆上奉送汽油。但是這些都沒有針對協議真正的問題進行攻防。

綜觀兩岸在協議中的開放承諾項目,台灣得到就是對銀行業証券業和網路銷售業的特許開放。就事論事,這是台灣企業的需要。

從台灣經濟發展的角度來看,在製造產業將大多數生產線外移到大陸沿海城市後,台灣接單將生產利潤累積在本地銀行的作法已經無以為繼。銀行作為全體企業帳房與金庫,本身不從事任何生產活動,它本來就是利用將社會大眾存款借給企業而賺取利差的。但是眼見客戶一家家離開自家庭院,銀行家頭痛的是如何將源源入庫的社會存款化為私人利潤,否則就是有虧於資本家的天職。於是信用卡、現金卡浮濫發放,連大學生都能辦出十幾張卡,根本就是金融老鼠會。最後導致2005年到2006年的卡奴自殺潮大爆發。

消費金融遇到實質薪資下降和卡奴自殺這兩道天險後,不得不轉進。銀行開始和地產商聯合炒房,融資額度一度達到120%!此舉其實是飲鴆止渴,因為一旦房產泡沫化,台灣孤立於國際的銀行體系恐怕會變成保齡球瓶。當然,中央銀行沒有坐視危機日益堆高,就藉口中產階級的忿怒進場打房。

好了,又不給亂發卡,又不給炒房,又沒有國內產業可以放款,難不成叫銀行家喝西北風!要不讓銀行家造反,在這樣的形勢下,只剩跟著台商西進大陸這最後一條生路。說實在的,銀行家一點也不體面而是很狼狽的。

但是,台灣既然堅持是WTO獨立會員,就沒有辦法要中國(也是WTO的主權國家會員)只開放銀行業務給台灣而不對其他會員國家開放,而後者也是中國做不到的。唯一的辦法就是簽一個WTO規則下的服務業自由貿易協定,才能給台灣銀行家特許開放。但為了掩人耳目,台灣也得做做樣子開放一些服務業項目,才能過得了關。

誰知道,國民黨政府在馬英九領導下,居然能把應該對其他國家保密(這其實是兩岸共同作弊)搞成對國會和相關同業公會保密,以致現在真的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對岸再說也是越描越黑而已……我以管窺天,只能說,了不起啊!

(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