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名家論壇》夏瑋:要黑白,不要藍綠的青年覺醒潮

NOWnews/ 2013.08.20 00:00
文/夏瑋

從三月初反核、洪仲丘案、大埔案,台北的街頭運動已經徹底轉型。

還記得這幾次的遊行嗎?周邊的大馬路上,看不到以往一台又一台癱瘓台北車站周邊的大巴,看不到每人吃著差不多的便當、綁著差不多的頭巾、還有表情木然的阿公阿嬤一邊喊著自己也不太清楚的口號一邊只關心到底何時發錢。取而代之的是擠爆的捷運站、找不到的機車位、來不及補貨的便利商店和一張又一張年輕的面孔。

過去這陣子,臉書上我看到我一位從事藝文的高中同學為了反核自掏腰包南北奔走;看到一位一起開過幾次會的市調公司年輕朋友為了大埔拆屋憤憤不平的圍住內政部;看到更多當過兵知道軍中黑暗面的同學朋友們呼朋引伴要去替洪仲丘討真相。

這些我認識的他們,有的是領著微薄薪水的上班族,有的是通常只躲在電腦後面的鄉民與路人,有的是街角便利商店的打工仔,還有的是餐飲百貨仲介等等服務業人員,甚至有的正在服替代役。這些三十五歲以下的朋友平日根本都對政治冷感,除了看藝人和運動比賽的消息,他們幾乎不翻報紙,更討厭政論節目。

他們為什麼站出來?因為「失望」。

台灣實質薪資倒退十六年,工作難找,找到了也很難養活自己,更別提買房生子。但是年輕人相信世界上還有公理,相信這社會還有是非,還有一股熱情願意為自己所認同的道理站出來。對自己的生活失望,還可以想著拼拼看吧!反正大人們都說他們也苦過,所以年輕人平日甘願領著微薄的薪水,只求偶而有個小確幸補償自己。

但是當看到最基本的人性與價值觀遭到扭曲甚至瓦解,例如:人的生存權、免於恐懼的自由、居住遷徙的自由…這些「大人們」告訴他們是「基本人權」的東西竟然被「大人們」一手摧毀時,多數年輕人無錢無勢無權無力可以改變些什麼,因為權力已經被藍綠分贓的掌握住了,被可笑的選舉制度給脅持住了,連新聞第四權都被收視率與銷售量綁架住了,甚至連想上網發文或不發文都被長官限制住了。

但,出來怒吼總是可以吧!走上街頭聲援總是可以吧!所以我們看到了完全不同以往的抗議群眾與街頭運動。

有沒有政治人物想從中獲取些什麼?肯定是有的。但反核遊行籌備的時候,政治人物與團體差點就要被拒絕出席;洪仲丘那天的晚會,有些政治人物幾乎是被噓下台的。而這些政治人物,藍綠都有。

但我們的「大人們」卻忍不住仍然用舊式的思維,那種「反對我的就是另一邊的」想法去面對,認為這些一定是「政治對手」的陰謀,甚至策動他們的「大人朋友們」企圖把這些年輕人抹黑或者抹綠。

難道「大人們」就不許這個社會上有公理存在嗎?

難道「大人們」就不許人民心中只有是非黑白嗎?

難道「大人們」就不許年輕人替別人走上街頭嗎?

停手吧!掌握權力、金錢、資源、媒體的「大人們」,該是拋開你們習以為常的有色眼鏡的時候了,停止你們慣用的政治抹黑鬥爭,請容許我們這些仍相信你們有一天會改變的年輕人們有一點是非黑白的觀念,有一點僅存的熱血去替我們和你們曾經相信過的公理正義而站出來吧!

如果你嚐試過替這些上街頭的年輕人貼上顏色,那你肯定是個「大人」,不論是你的年齡,或是你掌握了些什麼。你一定不了解,如果今天主辦遊行的這些人未來有任何政黨色彩或是政治動作,他也不可能受到這些「街友」的支持,因為,別忘了,這些人都「討厭政客」。

這些上街頭的年輕人更不是反社會,因為他們平日都安安份份的照這個社會的標準觀念在自己工作上努力著,縱使他們所領的是16年前的實質薪資。他們所反的,是「大人們」正逐步摧毀這個社會與年輕人未來的行為。

如果我是執政當局,我會非常緊張,因為這幾次上街頭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你們的寅學世鄉戚友乃至學弟學妹學生們;如果我是在野團體,我也會很緊張,因為這些年輕人正是平日你們想破頭希望爭取支持的對象。

無奈,兩方至今皆無感,可能,他們都是「大人們」吧!

(作者夏瑋,政大外交系畢,曾任財經雜誌主管、廣播節目主持人、外商公司主管、人力銀行發言人等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