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外星生命 訊息回收 新疆

六輕南風一吹 大城鄉滿目瘡痍

立報/本報訊 2013.08.14 00:00
【記者黃文鈴台北報導】每當南風穿越六輕,吹到大城鄉,居民許立儀說:「很想帶一把南風的味道給大家聞。」每年4月到9月,吹起南風,大城鄉的空氣中總有一股酸酸的味道,嚴重時就像瓦斯味,居民就像生活在「石化毒氣集中營」。

環保署14日召開第3次六輕健康風險環評審查會議,會後決議,雲林縣環保局近日需釐清六輕揮發性有機物(VOCs)排放量與排放係數,以最差排放狀況計算,並做出評估報告。開發單位並需將3次審查會議各單位所提供意見,製作出修正對照表,環保署將請14位專家學者予以書面審查。至於102年至104年的健康風險評估會議前,將另組專案小組開「會前會」,先確定評估範疇與執行方法,開發單位再進行評估。

廢氣排放量遲未釐清

第3次六輕健康風險環評審查會議中,多次引發開發單位、台塑與環保團體的激烈口角。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表示,六輕排放的VOC總量究竟是否超過環評核定總量每年4,302噸,至今包括環保署、雲林縣政府都尚未釐清,要求先釐清後再進行健康風險評估。環團質疑,第2次審查會議結論,要求先釐清44座燃燒塔的VOC排放量,至今尚未釐清。

▲彰化大城台西村自救會成員許立儀(左)14日在環保署前指出,大城鄉台西村是彰化最接近六輕的社區,六輕設廠20年,村民長期受酸臭的化學味所擾,宛如活在石化毒氣集中營。(圖文/姜林佑)

環保團體引述國科會委託中央大學的研究指出,該報告證實六輕的苯、甲苯、丙烯皆會由六輕飄向彰化大城鄉。仔細研究中央大學與六輕所作的風險評估,相差數百倍之多。環團指出,中央大學測到苯的最大值是4ppb,六輕只有0.0321ppb;甲苯最大值中央測出42ppb,六輕報告卻指出最大值只有 0.0166ppb。

記者會上,來自大城鄉的居民許立儀,緩緩念出當地自從六輕2002年設廠以來,罹癌過世的人名,其中包括胰臟癌、大腸癌,多數都是罹患肺癌過世。她說,「很想帶一把南風的味道給大家聞。」每當4月到9月,空氣中總有一股酸酸的味道,嚴重時就像瓦斯味,居民有如生活在「石化毒氣集中營」。

她指出,雖然六輕位於雲林縣,但大城鄉僅與六輕相隔一條寬約3公里的濁水溪,先前六輕大火,她從家門口往外望,就能清楚看見火勢與濃煙,因為相隔這麼近,「南風一吹,我的故鄉滿目瘡痍。」

根據調查,大城鄉戶籍登記人口1,089人,常駐人口462人,而六輕設廠以來,罹癌人口已有28人。她在記者會上播出死者的遺像,細數著死者死因,有些即使改名3遍仍罹癌去世,有人因為不捨獨子來回台北、大城兩地奔波,花在照顧罹癌父親的可觀醫藥費,選擇上吊自殺。她激動落淚表示:「故鄉是我們的母親,沒有人願意在這裡揭它的瘡疤。」

罹癌風險嚴重低估

彰化縣環保局建議,應將大城鄉納入健康照護措施範圍,目前六輕排放的160多種致癌物,只評估了其中32種致癌物,「大城鄉的罹癌風險被嚴重低估」。許立儀當場要求應針對大城居民進行公共流行病學調查,檢驗血液中是否殘留重金屬等致癌物質。

▲據相關研究,六輕苯造成彰化大城致癌風險高,六輕應停工、停止擴廠。當地居民們活在石化毒氣集中營,他們有話要向政府說。(圖文/姜林佑)

陳椒華也要求,根據99年雲林縣環保局與六輕所提供的報告指出,排放物質中已測到氯仿、四氯化碳、三氯乙烯與1,2-二溴乙烷,應將這4種致癌性物質也納入健康風險評估。開發單位景丰科技則回應,此次進行的是98年至100年的評估計畫,無法在短時間算出VOC總排放量。此外,有些重金屬物質也檢測出來,目前檢測項目是確定可測出的物質。

受六輕委託進行此評估報告的成大環境醫學研究所教授李俊璋也表示,中央大學進行的評估報告,所測出的VOC值是採單一時間吹南風的結果,不足採信。台塑代表回應指出,若麥寮鄉如同環盟所形容是「人間煉獄」,為何近年人口持續增加?至於大城鄉的罹癌人數,他回應,前幾天媒體報導,癌症早已是台灣的十大死因第一位,而麥寮鄉罹患肺癌人數自85年至101年增幅僅有1.9%,歡迎各界查證。台塑代表表示,未來3年台塑會對大城鄉居民敦親睦鄰,進行健康風險評估工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