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十大溫泉飯店 勞基法 慶富

中國掀起一股「紅衛兵道歉熱」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3.08.14 00:00
新頭殼newtalk 2013.08.14 文/林沖之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號召群眾起來「橫掃一切牛鬼蛇神」。自此,中國的中學、大學學生紛紛群起效尤,要揪鬥該單位的「牛鬼蛇神」和「黑幫」。所謂的「牛鬼蛇神」就是老師;「黑幫」就是黨政幹部。這掀開了「文革」無法無天的序幕。

當年夏天,許多學生拿著皮鞭、藤條、帶針的木板,狠狠地抽打著曾經循循善誘的老師。有學生甚至稱,打死這些老師,「不過像打死一條狗」。確實,許多紅衛兵眼中的「狗」,就這樣活生生地被打死了。

這種殘暴的案件,曾經多次上報到中共高層,但卻無人制止這種暴力殺害。相反,隨著文革領導人物及報紙廣播對紅衛兵運動的大力支持和讚美,暴力迫害繼續擴散升級。

2012年,中國電視劇《知青》堂堂上映,描述文革時期「知青」(紅衛兵)一代十年上山下鄉的歲月,講述知青在黑龍江兵團和地方插隊的生活狀態,特地展現那一代人在最美好的青春歲月「獻給邊疆、獻給祖國的崇高情懷」。

但《知青》不敢說的,是這個「崇高情懷」是用數以萬計無辜老百姓鮮血所換來的虛假意識。而這群知青不只是加害者,同時也是受害者。這群多數沒有高學歷(只有初中或高中)、沒有專業知識、沒有人脈的數千萬人,回到城裡後,只能默默終老一生,甚至孤苦無依一輩子。當虛假意識被扭曲、操弄,最後幻滅時,只有良心的譴責和折磨。

最近,中國掀起一股「紅衛兵懺悔記」風潮。 例如河北省邯鄲市的退休宣傳幹部宋繼超,就決定第三次向老師道歉。當年,紅衛兵逼迫他揭發「地主階級的孝子賢孫」、初中語文老師郭楷。批鬥時,郭楷的耳朵差點被撕下來。

這些年,宋繼超一直惦記此事。第一次,話到嘴邊沒說出口;第二次,寫了篇文章投給報社,沒能發表。如今,老師早已去世,宋繼超也退休了,可64歲的他依然放不下這件事。

今年第6期的《炎黃春秋》雜誌也刊登一則「鄭重道歉」啟事,文革中的紅衛兵劉伯勤藉由啟事,向在文革中受到自己批鬥、抄家和騷擾的眾多師生、鄰里道歉。

他說,「垂老之年沈痛反思,雖有文革大環境裡挾之因,個人作惡之責,亦不可泯」。這是一幅充滿詭異的畫面。人民在向人民道歉。但中共高官卻只用一紙《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把過錯全推給四人幫、毛澤東。當今多數來自知青階層的中共執政集體卻依然選擇昂揚抬頭,至今沒有對中國人民做出真誠的道歉。

甚至,還有領導人將毛澤東奉為偉大領袖頂禮膜拜,實行一連串「仿毛」路線的作法。無不凸顯集權主義的謬誤景象。 當台灣已走向民主政治,執政者也為「二二八事件」多次代當時執政者道歉。「轉型正義」對中共而言,仍宛如不存在的天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