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社論:國是會議之不是

立報/本報訊 2013.08.14 00:00
朝野「國是會議」尚未舉辦即註定胎死腹中。「國是」的討論還沒開始,就出現各種耳語攻訐他方陣營的「不是」,而且不僅是朝野之間的言辭對槓,執政黨和反對黨彼此內部也是各懷鬼胎,陰謀論之謠諑甚囂塵上。提出國是會議,本來是要在如麻亂局中尋找「共識」,詎料卻因彼此層層算計,反而彰顯朝野之間,乃至同一政黨內部派系的巨大「差異」。

談到「差異」,我們不能不想起謝長廷去年10月赴中國大陸「認祖歸宗」行程中的一些說法。他說:「這幾年經濟交流雙方都有呼應,現在到了一個階段性的成果,若要再跳躍、提升就不能只是求同存異,應該是要面對差異、處理差異、超越差異,若只是存異便容易停留在侷限中,處理差異較困難,要有耐性並互信。」

謝長廷這種對於「差異」的提法,在兩岸互動的語言中相對新穎,也從而啟動了一些全新的想像。

就民進黨昔日慣性反應而言,做為黨內領導階層和派系領袖,謝訪問大陸必需承擔黨內批判乃至離棄的風險,過去許信良、朱高正、林正杰等人也都曾經在民進黨內呼風喚雨,卻都因為與大陸親近,從而與民進黨越走越遠。

可是,謝長廷卻是帶著一個簡單理念出發,那就是「民進黨想成為讓人民可以放心委託的政黨,一定要有與中國大陸坐下來談的能力」。這是很關鍵的論點,亦即,民進黨想要再度奪取政權,首先要能展現與大陸交往、談判的能力。對於一個曾經執政過的政黨而言,沒有什麼比政權的失落更悲痛的了,因此,為了下一次的勝利,要更為靈活,對於大陸的態度必須做出調整。

這樣的說法,對於黨內務實派的確是有說服力的。高雄市長陳菊最近才從大陸訪問歸來,她的說法是:「民進黨若要執政,必須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有能力異中求同,促進雙方交流。」這就是務實者的態度,是對於政權還有所寄望、有所想像者的態度。這個邏輯其實很簡單:中國變了,世界秩序不一樣了,如果民進黨不跟著調整,就註定被淘汰。

台灣社會內部「認同」的問題一直十分糾結,這次「國是會議」所衍生的歧異就是明證。比較有趣的倒是,從謝長廷和陳菊的體驗,從朝野各派系對於政權的飢渴和焦慮來看,台灣內部可能的共識,反而必須是建立在對待「差異」的態度之上,如果兩岸之間的差異都可以面對,可以處理,可以超越,台灣內部又為何不行?根據黑格爾,人的一生基本上都建構在「認同」的需求之上,而只有透過「他者」,個人才能充分認知自我,才能學會如何去完成自我。要談「國是」,也許必需從這樣的認知出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