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站錯位置的馬總統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3.08.14 00:00
馬英九、陳水扁兩位總統無論出身、政治信念、做人行事沒有一樣不是天差地別;但兩人當上了總統後,民意支持度的變化軌跡卻幾乎一模一樣: 一開始,民意滿意度都超過七成(TVBS民調);但民意蜜月期超短促,陳水扁半年內遭遇到八掌溪水災、核四兩事件衝擊,民意満意度急落到37%,不満的高達49%;馬英九同樣,一年出頭時間遇到毒奶和八八水災聲望重挫,満意度更低到只有16%。 37% 和 16%,這是兩人第一任期聲望的谷底了,兩人聲望從此慢慢爬升,但因為不幸,都上台不久就遇到世界性的經濟衰退,因此滿意度雖稍回復,但頂多也只有40%左右。 然後兩人也都在民意滿意度只有約40%的低檔當選連任。 令人驚奇的是,就職連任後不久,兩人滿意度便迅速崩跌,長期訴求清廉反貪的兩人都因親信涉嫌貪瀆,聲望重挫到15%以下。2005年雙陳涉貪照片曝光,民進黨縣市長選舉潰不成軍,陳水扁滿意度剩下不可思議的10%。2012林益世案爆發,馬英九滿意度掉到剩15%。 從此,陳水扁直到任滿卸職滿意度一直在15%稍多些微幅波動,而不滿意度則一直在六、七成之間;至於馬英九更慘,滿意度長期在15%以下,不滿意度則一樣在六、七成之間,看來,這情形還會像陳水扁一樣一直維持到卸任為止。 這樣不同的兩個人竟循著同樣的軌跡在眾人嫌中走過他們在萬人之上的總統歲月,而台灣也隨著蹉跎掉了足足16年的可貴光陰。 其實兩個人都是非常非常認真努力的總統,兩人辦起公來都是不眠不休,不像美國總統還有什麼渡假的,馬還很「從善如流」,勤跑基層,拼命拼到常忍不住打磕睡。兩人和不只經常有時間看書還邀人到大溪山莊渡假,卻政積不錯,還能力抗根深蒂固的保守勢力,開創民主時代的李登輝比較起來,真是令人感嘆不己。 馬、扁兩人氣味是那麼地不相投,被拿來比較,還說「走過了同樣一條路」, 兩人心中應該都大不以為然吧。其實兩人相同的地方還有更「重大」的。 那就是兩人第一次當選上台時提出的國家發展大戰略,方向上幾乎是一模一樣:都是把台灣的經濟前途完全寄託在依賴中國上面,扁因此一上台就展開「積極開放」的西進政策,告別戒急用忍時代(林濁水<解構偽學者型塑的陳水扁經濟民族主義>);而馬上台則緊鑼密鼓地推動三通、ECFA 協議。兩人還同樣特別器重主張「兩岸共同市場」的蕭萬長。兩人的兩岸國家定位策略也同樣地為了銜接西進的經貿政策而主張「不獨不武」,這在扁,就是有名的「四不一沒有」聲明, 這四不一沒有 ,實在是高度的親中路線。(林濁水<應拒絕扁入黨>)馬則是更直接地宣布「不統不獨不武」。 然而扁衰,北京對他「察言觀行」,並未如扁所願地配合,於是扁從2003後逐步走上「一邊一國」的路上去,到了2005選舉大敗,眾叛親離後,扁更以激進台獨路線動員「紅衛兵」以自保。 至於馬,上台親中色彩更加濃厚,但其三通、ECFA也同樣因為大陸過度的自我防衛心態,協議談下來,高雄港,台灣權宜論及面版等產業全受到嚴重打擊,對台灣的經濟效益也和扁「積極開放」一樣大不如預期,協議簽訂後,台灣經濟發展反而敬陪四小龍之末。馬當然不可能像扁一樣因此就從親中躍向逢中必反,馬只敢在親中的既定方向中進行微調,但無論如何,兩人都受到了初上台的大戰略成效大不如預期的劇烈衝擊,陷入高度的「戰略虛無心態」中。 無論如何,兩岸經貿的確需要正常化,但台灣經濟發展不是只尋求對中國的依賴就夠了,更需要的是要像韓國一樣追求自身產業的升級,然而對這一點,馬束手無策。 馬陷入戰略虛無心態後,其領導方式產生劇變。原來,他上台時強調他要遵守雙首長制精神,退居第二線,意思顯然是要把第一線的政務分別交給充分信賴的劉兆玄和蘇起負責。在這樣安排下,他只要掌握好大戰略方向,用對「總理」和國安會秘書長並盯好他們就好。這就等於把自已定位為「董事長」的意思,這也比較類似李登輝的領導。是非常有自信和格局的作法。這就等於把自已定位為「董事長」的意思,這也比較類似李登輝的領導。是非常有自信和格局的作法。 但沒想到一旦戰略出問題,政務隨著狀況百出,他就丟下了董事長工作直接去當部長甚至科長了。總統一旦當起部長科長,不只總統的事沒人做,院長權力也隨著空洞化,就像董事長一旦搶科長的事做,總經理和經理都只好靠邊站一樣。 公司只有科長、經理沒有董事長,總經理當然是災難,現在中華民國這家公司的處境就是如此。這樣的董事長愈忙,公司只會愈亂。 中華民國這家公司陷入這個處境已經很久了,但看看這位董事長並還沒找到新戰略然後站回董事長的位置去好好領導,於是他剩下的任期處境恐怕會還比扁更艱難—不只是他目前滿意度比扁末期還低將近5%,更因為當扁社會聲望低迷時還有紅衞兵可以動員來自保,—雖然扁的自保就是國家的災難—而馬沒有這個可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