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地震 妙禪 空汙

福來許/他們,不做重複的事

欣傳媒/江蕾/台北報導 2013.08.14 00:00

在這個團隊裡,沒有人在做過去重複過的事。

負責福來許室內設計的Joseph與私廚主廚之一的史達魯,兩人是建中時期的同學,Joseph原本學的是生物醫學,史達魯則是學農推和資訊,兩個看起來「錢」途似錦的年輕人,都在學生時期發現了自己所學以外的興趣,後來更索性放棄原來的專業,一起在台北市的老城區經營了賣西式料理的福來許。

現在的工作跟原來學的專業差別那麼大,家裡會反對嗎?「我媽都快跳樓了」Joseph半開玩笑的說。

Joseph在念生物醫學博士班的時候,累積的論文點數已經夠「畢業兩次」了,不過因為從小就愛在牆上亂畫畫的他,無法忽略心中對設計渴望的聲音,為了讓自己做出來的東西更專業,他旁聽了土木系的課,還自費去學cad,更在設計公司裡實習;那段時間,他每天在實驗室裡做實驗,還會兼職幫朋友做平面設計,每天只剩三小時可以睡覺,老婆(當時還是女朋友)實在看不下去了,鼓勵他「要專心做自己喜歡的事」,於是Joseph毅然決然放棄即將到手的博士學位,投身設計工作。

問他家裡都沒有反對的聲音嗎?Joseph雲淡風輕的笑說「鬧革命囉」。「因為我放棄博士論文的關係,我媽半年多沒跟我說話,長輩總是覺得設計這行吃不飽飯,風險太大,其實我們這一票人幾乎全都『不務正業』,我高中同學史達魯是學資訊的、負責福來許文創商品經營的Clair是我在中研院同一個實驗室的學姐,但我們全部都為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甘願冒險,也相信只有做自己想做的事,才會做得好」。

Joseph的高中同學史達魯,也沒「正常」到哪。當他知道同學Joseph放棄博士學位後,只說了一句「恭喜」,眾人惋惜聲連連時,史達魯說「如果一直這樣想,就永遠做不成自己想做的事了」。念資訊的史達魯會走上烹飪這行的初衷十分簡單「我覺得外面賣的東西都太難吃了,所以決定自己做」。剛開始只是做給幾位好朋友吃,但是「做菜這種事就是這樣,做給兩個人跟十個人需要花費的時間其實差不多,所以就跟無性生殖一樣後來越做越大,到了研究所時,我甚至還接外燴賺點小錢」史達魯笑說。

陸續在竹科、資策會工作過五六年,史達魯也像Joseph一樣,決定「傾聽心中的聲音」,專心從事自己喜歡的烹飪工作。剛開始轉行時,史達魯坦言壓力非常大,雖然這是自己喜歡的工作,但是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抱著玩票心態,「我再也不能拿『業餘』當作藉口了」,慢慢的,史達魯找到了釋放壓力的方法。「我是個喜歡舞台的人,對我來說,直接面對客人的私廚料理台,就是我的舞台」。史達魯不但做菜給客人吃,還和客人聊大稻埕的歷史、人文風俗,更因為私廚的性質,史達魯要更懂得察言觀色,隨時調整出菜的節奏和順序。

福來許也賣甜點和調酒。

大稻埕和調酒,這兩個看起來永遠沒關係的名詞,在福來許發生了關係。調酒師明諺以前在東區的bar工作,大約半年前加入了福來許的團隊,「如果我要作跟以前一樣的事,我就不會來了,東區的人更懂調酒啊」,明諺為了讓福來許更融入大稻埕的在地文化,尋找了許多具有大稻埕特色的食材、開發新口味的調酒--「迪化街之旅」;這杯以Daiquiri為基底、加入了金桔乾的調酒,是許多第一次喝調酒的長輩新嘗試,「因為以前在東區的客人,都對調酒太熟悉了,我反而沒有發揮的空間」。

而負責開發甜點的麻雀,年紀雖然小,但是做甜點的「年資」已經六七年了。問起他為什麼會選擇做甜點,他說「我覺得甜點的世界裡有無限可能」。果然,來了福來許後,他看到許多人去霞海城隍廟祭拜完月老後,桂圓、紅棗等貢品就放在原處,後來被丟掉,十分可惜,腦筋動得快的他,以貢品為食材,開發成「月老棒蛋糕」,「我現在最想看到的就是有人拿著我的棒蛋糕去祭拜月老,然後求得良緣」,看來年紀輕輕的麻雀,不僅想滿足客人的味蕾,更想滿足客人的心。

更多建築旅遊資訊,請上【建築行腳】專輯

http://www.xinmedia.com/n/featurestory_list.aspx?collectionid=111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

欣建築http://solomo.xinmedia.com/archi/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