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費曼「脫」出名聲 正反評價跟著來

立報/本報訊 2013.08.12 00:00
【記者李威撰整理報導】如果常看國際新聞,民眾想必不會對烏克蘭女性主義運動團體費曼(Femen)感到陌生。上空裸體的抗議方式,雖為費曼在國際社會搏得媒體版面,但卻也因此讓自己身陷險境,甚至引來正反不一的評價。

據《法新社》的報導,費曼到處抗議,組織網絡已擴展至世界各地,且議題涵蓋範圍甚廣。唯一不變的是抗議方式,她們將口號寫在赤裸的身體上,藉此傳達一項再簡單不過的訊息:擺脫性壓迫、追求女性解放。

正所謂樹大招風,該組織進軍世界各地的同時,也開始遇到愈來愈多阻礙。費曼的成員除了為自己招來罵名,甚至人身安全也亮起了紅燈。

組織理念散布歐洲各國

費曼的總部,位於基輔一間狹小的地下室,領導者是28歲的哈特索(Anna Hutsol),她說,國界限制不了她們的行動,「沒有民主的地方,女性就沒有自由」。

自詡是「性激進主義者」(sextremist)的費曼,在2008年首次登上新聞版面。當時,她們抗議困擾烏克蘭已久的社會沉痾:娼妓、性觀光及保守的父權體制。

脫光衣服的抗議方式,立即受到國際社會女性主義團體的關注,類似的抗議方式,也逐漸在國際間擴散開來。「女人無祖國,」哈特索說:「不管她在哪裡,埃及、烏克蘭或法國,處處都受到壓制。」

去年,暴動小貓因為闖入基輔教堂,遭政府取締,費曼成員謝夫成柯(Inna Shevchenko)在8月逃往國外,後來在巴黎設立國際辦公室,吸收歐洲新進成員。新成員要上課,學習自衛及抗議的撇步,同時為「意識形態之戰」進行準備。

在巴黎成立辦公處之後,接著又在墨西哥、丹麥及土耳其等國家成立同樣的組織,招收更多組織成員。

激進行動惹禍上身

費曼曾想過籌組政黨,但後來決定用驚人的抗議方式來表達訴求。另一名共同創辦人亞歷珊卓•謝夫成柯(Alexandra Shevchenko)表示:「婦女革命的擴展,不是發生在國會裡,而是在街頭。」然而,這個選擇,為自己招來了危險。

7月一個週6,哈特索分別在住處及咖啡廳遭到不明男子攻擊。同一天,基輔警方突然短暫居留費曼3名成員,這3名成員正準備發起抗議,反對俄國總統蒲廷來訪。

費曼巴黎辦公室7月發生火警。雖然警方表示純屬意外,但費曼認為有人蓄意縱火。法籍費曼成員西里爾(Pauline Hillier)說:「我們每天都收到死亡警告。」甚至有人威脅,要燒死費曼這些女巫。

儘管危險重重,但哈特索表示,這些事件也幫助費曼提升國際知名度,讓更多人關心這些事件,讓當局們了解,鎮壓她們是沒用的,「全世界的人都在看」。

穆斯林無法諒解上空

近來,費曼將苗頭對準穆斯林的父權壓迫,結果引起強烈爭議。突尼西亞年輕女性斯布伊(Amina Sboui)脫光上衣,在胸部上寫著「去你的道德戒律」,結果引來激烈抨擊。費曼立即展開聲援,並訂定「國際上空聖戰日」(International Topless Jihad Day)。

在《大西洋月刊》上,作家寇西(Uzma Kolsy)表示,費曼確實掀起輿論喧囂,但也歪曲了爭論的方向。她質疑,如果費曼真心想要導正穆斯林女性所面臨的不公、對抗「名譽殺人」(honor killing)或性別暴力,最好的辦法就是穿上衣服、捲起袖子,加入實地救援伊斯蘭婦女的工作。

儘管不斷面臨各種威脅,但哈特索誓言,抗爭還是會繼續下去。她希望,斯布伊能成為伊斯蘭國家的女性楷模,知道女性有選擇抵抗的可能。

費曼是否會為了博取國際正面形象,選擇放棄脫衣抗議路線?哈特索說,不大可能,至少不會是現在。「你可以丟掉抗議標語,」但她說:「但你無法剝掉身上的皮,無論如何,現在不是時候。」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