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伊拉克頻傳暗殺 學者人人自危

立報/本報訊 2013.08.11 00:00
【實習編譯王予彤整理報導】伊拉克自從2003年爆發戰爭後,知識分子遭暗殺的事件頻傳,不僅嚴重破壞伊拉克的學術自由,教育水平和醫療品質也恐隨著大量學者離開而下滑。

據海外聯合記者聯盟(ARA)的記者歐登(Cathy Otten)刊登在《高等教育紀事報》上的報導,同在巴格達大學擔任教授的安柏利(Ali Anbori)和夏克(Ahmed Shaker)是朋友;當安柏利聽到夏克被殺害的消息時,他回想起自己這幾年來接獲死亡威脅的經歷。

「有人從門縫塞進一張紙,紙上寫著:『你最好小心點,這是最後一次警告,下次就不會只是警告,而是直接殺掉你和你的孩子。』」安柏利回憶起幾個月前收到的恐嚇信:「我很害怕。我們每天工作時都要受到性命威脅。」

擔心暴力情勢重演

安柏利擔任伊拉克社會健康管理暨促進協會會長,他和其他專業課程的學者一樣,在過去10年間被視為暗殺和綁架的目標。雖然近年來教授、學者和博士遭殺害的事件已經減少,但暴力事件再現和夏克被謀殺一事讓學者們的恐懼再次浮現,擔心自己又被民兵部隊盯上。

「我們非常擔心,如果情勢回到過去那樣、暴力事件持續增加,將會明顯產生一波針對學者的攻擊活動。」英國協助逃亡學者協會(CARA)的副執行長暨中東計畫部主任的羅伯森(Kate Robertson)說。

夏克任教於醫學系,他的車子被人置入炸彈後爆炸,夏克的太太也因這次攻擊受重傷,巴格達作戰司令部發言人曼恩(Saad Maan)表示,此案尚未有結果,但所有線索顯示,攻擊者是蓋達組織。

伊拉克醫生防護聯盟主席納希爾(Muhamad Nasier)表示,2003年夏克因顧及安危而搭機前往北部較和平的庫德斯坦區,不過隔年他聽說狀況已經回穩之後,就返回巴格達並和家人住在一起。

具影響力 知識分子遭鎖定

根據和平組織「布魯塞爾法庭」的資料,自2003年海珊政權搖搖欲墜之時起,就有超過2萬名學者逃出伊拉克,同時也有逾4百位學者遭殺害。去年起,針對學者的暴力事件包含2012年7月摩蘇爾大學教授阿吉爾(Mohammed Jasim Abul Ajeel)遭射殺、2012年9月大學講師朱邁利(Mohammed Salih al-Jumaily)死於汽車爆炸,以及2012年12月提克里特大學的教授哈拉威(Sabah Bahaa al-Din Al-Hallawi)和他的2位學生,同樣也是因車上被安裝炸彈而身亡。

學界認為,學者的社會地位和新聞影響力使之成為暗殺目標。全國各地大專院校職員都遭受爆炸、搶劫及威嚇所苦,使得為數眾多的高知識分子紛紛離開伊拉克,導致學校教職員不足、醫院缺乏技術高明的醫生與外科醫生等問題;雖然有些高知識分子開始回歸,但狀況還是相當不穩。

「最近的命案和其他事件都指出,情勢相當不穩,我們也會再次呼籲政府,加倍實施對高知識分子所處社群的保護措施。」創辦紐約「受難學者機構」(SAR)的執行董事魁英(Robert Quinn)表示。

「學者在社會上占有重要地位。」他說:「他們所代表的社會,是一個暴力、脅迫及體格壯碩者也不一定能勝利的社會;而今暴力攻擊試圖摧毀這個安全的社會,不讓民眾表達自己的觀點,這麼做將摧毀學習與教學的環境。」

政府無暇保護學者

伊拉克境內還要面對嚴重的教派暴力事件,遜尼派與對什葉派間的衝突光是在今年4月到6月間就造成逾2千5百位伊拉克人死亡。「在要保護其他人民的狀況下,政府已無力保護學者。」羅伯森說:「而街上的派別分歧也會反映在本來就高度政治化的大學裡。」

摩蘇爾大學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授深知這樣的情況。他說,摩蘇爾本來就是伊拉克最暴力的城市之一,同時又有與半自治庫德族地區的爭議領土問題,近5年來情況變的更加危險;大學職員都相當恐懼,只要說出反對民兵團體的言論就有可能被殺掉。

「有時候學生會問一些可能讓我陷入麻煩的問題;我不相信所有的學生。」他表示:「這些威脅我的人企圖說服我們說,什葉派是我們的敵人,但身為學者的我們拒絕認同這些。我有些寫好的論文無法發表,因為伊拉克根本就沒有學術自由。」

「我愛我的國家,」他說:「我的指導教授跟我說我命在旦夕,必須離開,但我說:『如果每個人都離去,這裡就沒人了。』這會造成嚴重的後果。我們的教育水準已經因此降低,有時候甚至無法找到特定領域的專家,因為他們都離開了。」

羅賓森說,這些針對學者的攻擊有著明確的目標,就是要損害國家以及國內學術活力:「再次播下恐懼種子的方式,就是把知識分子趕離伊拉克,並逼迫剩下的人保持緘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