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十大溫泉飯店 勞基法 慶富

許信良:馬英九權力末日診斷書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3.08.09 00:00
今年四月,馬英九連任就職屆滿周年前夕,筆者與本報董事長許信良,嘗試從執政當局一連串的失靈施政進行爬梳,大膽斷言馬英九已面臨「末日現象」。儘管當時國民黨方面以「事實正好相反」來尋求自我解套,但三個月後的今天,必須說,馬英九現正遭遇的狀況,已經不再只是「現象」,而是正式走入「權力末日」,未來他在位期間,都已確定無法再有效的行使黨主席及總統權力。

上個月初,洪仲丘猝死軍中,一位陸軍下士之死,卻延燒整整一個月迄今仍未停歇,期間更釀起廿五萬人走上街頭,馬英九頻頻致歉,卻仍平息不了人民怒火。看著馬英九以元首之姿,幾度親上火線,為何卻總是事與願違的變成提油救火,這中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回到洪仲丘出殯當天,馬英九親赴洪家致哀;結果,他卻茫然地對著幾乎沒有人不認識的洪家舅舅詢問「你是哪一位?」這個畫面所呈現出總統與人民之間的疏離感,台灣人肯定不陌生。因為,就在三年前,當國內各地因八八風災而柔腸寸斷時,馬英九趕赴台東對災民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我不是來了嗎?」

這兩個看似無關的事件,都充分暴露出馬英九相當嚴重的性格缺陷,也就是:不信任團隊、不在乎體制運作,喜歡在沒搞清楚狀況的時候站上第一線,因而頻頻失言,不斷地讓好事變壞事,進而掏空個人的權力基礎,並創造自己的窘境,更拖垮背後的國民黨,胡志強、朱立倫、郝龍斌等黨內權力的角逐,也跟著提早爆發。

面對國內政局的紛擾,馬英九似乎有意大打兩岸牌,透過創造「馬習會」的機會扭轉劣勢。問題是,在中方不可能放棄基本立場的前提下,雙邊領袖的會面,迄今仍看不見任何希望。

換言之,在末日現象出現三個月後,失去權力、眾叛親離、外交無望的馬英九,從現在起,已確定走入無法有效行使職權的末日。

假如,這位總統對台灣仍有一絲憐憫之心,在未來兩年多的剩餘任期內,就是學會「手放開」,否則,歷史悲劇必然將一再重演。

只是,由於馬英九始終不願面對個人性格上的缺陷,整個執政團隊更缺乏戳破真相的良心,因此,站在維護國家利益的基礎上,三個月前發出「末日現象」信號彈的許信良,選擇在洪案即將落幕的這一刻,與筆者展開對話。

以下,就是雙方的對談內容:

馬性格問題,自陷喪權危機

吳子嘉(以下簡稱吳):國家領導人的失能,導致政府施政失當、貪汙弊案失控、國家內外失遽,這些都讓馬英九的權力基礎,不斷陷入惡性循環的因果困境,所以今年四月時,許主席就斷言馬英九面臨「末日現象」,結果到現在才過沒多久,整個台灣好像又變得更加沒有方向?

許信良(以下簡稱許):的確,當時馬英九遭遇的,還只是個「現象」,但現在竟然已經提前變成事實!雖然,馬英九是總統的事實不會改變,但是,基本上他已經毫無能力與能量去有效的行使總統及國民黨黨主席權力。

有人說馬英九只是「跛腳」,但我要說的是,跛腳至少還能勉強一跛一跛地走,但他現在是連前進的力量都喪失了。

吳:原因與馬英九的團隊有關嗎?

許:馬團隊當然有問題,但最根本的癥結點在於馬個人的「性格」。

簡單說,以洪仲丘案的例子來說,馬英九實在沒必要親上火線,結果他卻喜歡站在第一線,連全案能不能移交普通司法審理的基本問題都還沒搞清楚,就跑去洪家說「這件事我管定了」,當場被隨行的高華柱委婉反駁。

結果,第二次去到洪家,馬英九顯然還是不瞭解人民到底在憤怒什麼。因為,當所有人都期盼他在事件發生一個月後,已經能帶著具體結論滅火,但他到場後,不僅無法解除外界對軍法的不信任,甚至還是像個搞不清楚狀況的路人,問洪家舅舅「你是哪一位」?

吳:難道幕僚單位在出發前,沒先做過沙盤推演?還是,馬英九因為漠視團隊的存在,所以根本沒做事前準備?不然實在沒理由一再重演這種狀況。

許:八八風災時,馬英九看到災民哭訴時,不也說「我不是來了嗎?」這種心態和這次面對洪案是一模一樣。也就是漠視團隊的馬英九,喜歡在毫無準備的時候,跑上第一線處理危機,以為這樣就是在行使總統職權,輕率行事導致頻頻爆出爭議發言,火上添油的結果,就是讓自己的威信掃地。

吳:的確,很多時候總統根本沒必要打前鋒,譬如去年馬剛當選總統後,就親自宣布油電非漲不可,把不得民心的政策視為歷史功績,人民的憤怒才會不斷堆疊,這種狀況從馬上任第一天開始就從來沒改變過。

性格缺陷,引爆黨內亂

許:更嚴重的是,馬英九因為個人缺陷導致的威信掃地,已經讓國民黨內的繼承問題提早爆發,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讓馬英九更加難以行使權力,無論是總統或黨主席,都是如此。

尤其,馬英九因為不得民心,導致欠缺推行重大政策的能量,黨內的權力者,包括朱立倫、胡志強、郝龍斌,基於2016總統大選的利害考量,自然會想盡辦法在各種爭議議題上與馬英九做切割。

所以,這陣子郝龍斌才會出面要求讓地方首長參加國民黨中常會,擴大決策參與;而胡志強也藉著洪案,當著馬英九的面公開唱反調,直言「代表民意講話,不代表砲打中央」。

所以,我敢預言,只要沒有意外,基本上核四已經沒有過關的機會。而且,有關朱立倫會不會繼續爭取2014年新北市長連任的問題,馬英九已經是毫無影響力,一切都會由朱立倫自己以2016的利害考量來做決定。

吳:依照目前情況來看,馬英九的情況只會持續雪上加霜。所以,我可以斷言,因為馬英九對黨已經缺乏實質影響力,所以,朱立倫不會再參選新北市長。

內政無望,寄望中國救命

許:所以,照這樣的局勢發展下去,馬英九唯一的救命藥,就是寄望中國大陸的出手相救。所以,他才會在洪仲丘案延燒期間,拋出「馬習會」的議題公開求救,希望透過兩岸領導人的會面,替自己做好歷史定位。

吳:不過,習近平有機會救馬英九嗎?

許:從中國大陸立場來看,台灣領導人若能正式訪問大陸,無論對習近平個人,還是對十八大領導集體而言,都會是一種成就,所以中國方面當然是樂見其成。

但是坦白講,所謂的「馬習會」雖然能製造新聞,但從實質面來看,並無法恢復馬英九總統及黨主席的威望與權力。

因為,就舉APEC的例子來看,中國大陸之所以長期拒絕台灣領導人參加,主因就是台灣在定位問題始終沒有獲得解決;所以,在問題沒獲得解決前,就算中方主觀上樂見馬英九訪問大陸,但終究是不可能會為此有任何妥協。

換言之,馬英九出訪大陸的前提,就是他必須能妥善處理兩岸的政治問題。但是,我真的不認為他有辦法處理好,因為,第一他沒能力,第二他不尊重團隊,第三他缺乏好的團隊。所以「馬習會」是很難成行的,即使這個新聞會愈來愈熱。

學會放手,成馬逆轉關鍵

吳:拋開「馬習會」能否成行不說,中方對於台灣成為國際民航組織(ICAO)觀察員的事,原先是抱持願意進一步溝通的善意。但是,自從歐巴馬簽屬支持台灣的法案後,中國外交部立即公開表示反對,原因是什麼,相信馬政府是心知肚明。所以,如果馬英九連眼前的ICAO都搞不定,就別奢望創造「馬習會」的機會。

許:持平來說,看見馬英九今天的處境,中國大陸不免會很心急,所以只要有機會,當然希望能拉他一把。在APEC問題上,因為牽涉到基本原則的問題,所以在解決政治問題前,不可能會有任何讓步;但是,在ICAO這件事上,或許可以把即將在本月登場的國共論壇視為扭轉契機。

簡單說,馬英九如果能不再伸手控制每件事,懂得放手讓吳伯雄處理到「讓中國大陸滿意」,而不是只有口授聖旨,讓吳伯雄照本宣科,也許,加入ICAO會有轉圜餘地的!

所以,這件事能不能成,關鍵就在馬英九必須克制「不信任團隊、凡事親上火線」的性格缺陷。如果凡事依舊堅持自己來,那麼注定只會重蹈覆轍。

吳:如果連ICAO這關都過不了,往後其他更高層次的議題,當然只會更加絕望難解。所以,如果馬英九真的不想變成拖命政府,現在就該學會適時的將手放開,改變權力作風,否則就不可能改變眼前的死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