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WiFi SpaceX 馮世寬

注意,超級「大學長」又來了!

yam蕃薯藤新聞/(文轉載自管仁健粉絲專頁) 2013.08.09 00:00
洪仲丘案發展至今一個多月了,8月6日晚間才第一次上談話性節目。但我要說明一下,因為東森《關鍵時刻》劉寶傑要我談的是軍檢與軍審以外的「軍律」。對於這些拿「中正牌」的老律師,真的只有我這個鑽研白色恐怖史三十多年的瘋子,才會有所涉獵的,所以只好素顏登場了。但我談的是歷史,要聽現在八卦的網友千萬勿點入,以免失望。   大家都只知道軍檢與軍法從戒嚴時期就是蛇鼠一窩,專搞串供滅證、奉令起訴、奉令槍決等見不得人的惡行,但對於軍律這一塊,聽過的人就不多了。戒嚴時代台灣每年律師考試,錄取率都是個位數,因為政府覺得台大法律系是賊窩,陳水扁、謝長廷、蘇貞昌等政客都是律師出身,所以刻意壓低錄取人數。   可是軍法官要轉任律師,就像軍醫官退役後當醫生那樣,根本不用考試,只要用檢覈即可。檢覈這張「中正牌」,讓律師這一行的前門超窄、後門又超寬,所以各縣市律師公會,始終被這些拿「中正牌」的律師把持,他們當然也堅決反對放寬律師考試錄取名額。   1988年民進黨立委朱高正寫了一篇「一個大學生之死」報紙投書,他說自己台大法律系畢業,考不上律師,八年前就去西德讀了博士,回台後選上立委;但他的同學考了十一次仍然落榜,憤而跳樓自殺。結果投書引起各大學法律系師生校友的支持,他又在立法院跳桌抗議,結果眾多落榜生包圍考選部。那時蔣經國過世,李登輝就做順水人情,當年律師錄取人數由之前的六人,一下暴增為二八八人。   後來軍律由檢覈改成考試,開辦前幾年即使考題再簡單、在怎麼放水,也沒有人考得過,從此軍律佔全台律師的比率才逐年降低,也可想見那些拿中正牌的老軍律,都是些什麼樣水準的律師。但可別小看這些老軍律的「本領」,至今照樣還能呼風喚雨的也彼彼皆是。   例如在洪仲丘案裡,媒體所說542旅的「四大惡人」裡,副旅長、連長與上士在軍檢約談後都被羈押,只有士官長陳以人獲得交保。為什麼?年輕的線上記者都沒發現,陳以人的律師劉衡慶,他才是軍檢頭子曹金生口中的「超級大學長」。他是軍法學校六期,那是政工幹校還沒設軍法系之前,附在新店軍監裡的小私塾,真的是侏儸紀裡出來的「大學長」。   1979年美麗島事件時,劉衡慶就是新店軍監的牢頭了。林義雄、施明德等「頑固份子」,就是他在負責「教化」的。台灣的戒嚴真的荒謬可笑,白色恐怖時是這些審判者在胡搞瞎搞,解嚴後成立的戒嚴時期不當審判補償基金會,竟然還可以交給當年這些退役後的審判者繼續胡搞瞎搞。像這位劉衡慶,退役後就是擔任戒嚴時期不當審判補償基金會代執行長兼法律處處長。   回首四十年的悲情歲月裏,十六萬曾被起訴迫害者,七千多個檔上有名的槍下亡魂,結果這個什麼以前自己審、現在國家賠的基金會,成立了十多年,僅通過了五千五百個補償案,其他受難者永遠喪失了洗刷冤屈的機會,只能再回到黑暗角落中獨自飲泣,但高高在上的那些「學長」,即使改朝換代,依然吃香喝辣。   很多人一定不解,唯一訊後交保的士官長陳以人,何以能請得到曹金生口中的「大學長」劉衡慶當辯護律師?這一點要請大家參考黑道電影。   大哥叫小弟去教訓人,小弟出手太重,結果人死了,這是殺人重罪。小弟如果自己請律師,律師為了幫被告減輕刑責,依定要勸被告坦白是大哥教唆,這樣小弟立刻沒了殺人動機,只是重傷致死,刑責可以減輕很多。   大哥這時根本不需要律師,他只要有不在場證明即可。但小弟為了減刑,可能配合檢警而供出大哥教唆;所以這時大哥一定要派信得過的大律師「看緊」小弟,免得節外生枝。因為教唆殺人的刑責還在其次,教嗦背後一定涉及死者牽扯到整個犯罪組織的核心利益,所以大哥大才要「控管災情」,這也就是黑幫律師專門「保」小弟的結構因素。   軍方是台灣最大也唯一合法的黑幫,洪仲丘的律師不是在媒體上控訴軍檢對旅長問案太禮遇,可見旅長根本不需要律師;但士官長陳以人在被偵訊時,就一定要「大學長」督場了。萬一陳以人與軍檢之間,出現了違背組織利益的內容,錄影大概又會變成「黑畫面」。不,是沒有畫面,沒有,沒有,沒有畫面,完全沒有畫面。(本文經由作者同意轉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