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奶粉 裸睡 習包子

什麼是公平貿易?看一杯香醇咖啡 藏著多少罪惡?

NOWnews/ 2013.08.09 00:00
記者田欣雲/台北報導

吃巧克力有罪惡感?別誤會!我說的不是卡洛里的罪惡感,而是一顆巧克力從「可可豆」原料到「巧克力」成品之間的生產過程,您知道其中隱藏著多少不義不公?其實不只巧克力,許多上班族每天都要進補的「咖啡」也是如此,好似電影《血鑽石》般的殘酷劇情,至今仍在世界上許多您看不見角落,每天上演。

「我們一開始是用咖啡來推公平貿易,如果現在台灣有任何人,喝咖啡之前會覺得有點罪惡感的話,那我就覺得成功了」,六年前,余宛如成立生態綠咖啡,希望將「公平貿易」這個在國外行之有年的消費生產概念,推廣台灣,「目前世界上有一千多個公平貿易城市,當地有一定比例的店家、議會、政府機關、學校、醫院等社會場所,都支持公平貿易,要怎麼引進台北?改變之路還要持續走下去」,余宛如說。

「你知道嗎?像可可產業裡,就存在著非常嚴重的童工爭議」,余宛如表示,從兩千年開始,世界多個知名可可商簽署協定,規範生產鏈中不可使用童工,可是到2011年BBC前去迦納採訪,還是拍到嚴重的童工問題,「為什麼要用童工?因為可可產業收購價錢非常非常低,低到農民付不起勞動成本,只好去買童工,加上國家窮,一般家庭又生得多,父母養不起,就把孩子賣掉,所以問題嚴重到童工可能一輩子都在莊園裡工作,不能唸書、不能回家、生病無法就醫,連死了也沒人埋葬!」這是真實在世界角落上演的悲慘現況。

余宛如介紹,公平貿易組織是個合作社,裡頭有經銷商、有生產者,組織一方面派遣農技人員,協助農民生產,另方面也很努力地幫生產者打開市場,由貿易商撥經費予組織,當越來越多消費者支持公平貿易,可以讓更多生產者加入,而加入組織,就必須符合規範、接受稽核,「公平貿易組織在全球有一百個稽核員,每年在世界各地稽查會員的社會標準及環境標準」。

「我要老實說,加入公平貿易的農民不會發財,可是在這個架構裡,他們可以維持基本生存的尊嚴」,余宛如解釋,農民為何會破壞環境?原因是收入太少了,需要更大的種植範圍去養活自己,但公平貿易組織給農民比較好的價格,生產者就沒必要做破壞環境的事,在商品定價方面,審議委員會成員有NGO人員、商人,而農民代表則佔了50%,也保護了生產者的議價權。

曾在巴塞隆納參加食物漫步小旅行的余宛如,跟著嚮導邊走邊吃的過程中,發現這個城市的意義變得不同,心想有沒有可能,把這樣在歐美盛行的漫步概念拿到台灣來?於是與北市都更處合作,催生了「台北公平貿易輕旅行」活動,從品嘗生態綠的一杯公平貿易咖啡開始,走過舊台北城的「糧道」齊東老街、金山南路老屋「金山玖號」,再訪永康街兩家公平貿易商店「繭裹子」與「地球樹」,八個梯次開放後,報名狀況踴躍、全數額滿,想多了解公平貿易的您,不妨關注生態綠咖啡部落格的最新消息,或親自走訪這些公平貿易商店,和有理想、有夢想的店主人聊聊,必定有更多認識與啟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