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軍檢:沈威志旅長召集串證會議

自由時報/ 2013.08.08 00:00
何江忠三人重開羈押庭

軍檢提七月九日新事證

〔自由時報記者余瑞仁、王英傑、邱奕統、鄭淑婷/桃園報導〕陸軍下士洪仲丘遭虐死案,被控共同職權妨害自由等罪的前五四二旅副旅長何江忠、前旅部連連長徐信正及上士范佐憲一日獲得交保後,經軍檢抗告,最高軍事法院昨裁定發回更裁,軍高院昨晚重開羈押庭。軍檢當庭提出新事證指前五四二旅旅長沈威志七月九日中午曾召集相關人員開「串證會議」,且范佐憲交保後曾返五四二旅旅部連,串證、滅證可能性升高,強烈要求羈押三被告。審訊直至今天凌晨仍持續進行。

軍檢在羈押庭中提出五大理由,除了爆炸性的證人指控沈威志召開串證會議;另指范佐憲交保後勾串、滅證可能性升高;且三人從軍都逾十年,在軍中人脈深廣可協助串證;何江忠曾罵過徐信正「你不關洪,我就關你!」等語;洪案爆發至今,輿論壓力都集中三被告身上,他們為躲避軍法審判,會積極串證、滅證。因此強烈希望法官裁定收押三人,以保全證據。

徐信正指沈確實有開會 要求有錯就認錯非串證

徐信正庭訊時表示確實在旅長辦公室有這次會議,因他與旅部連的人當晚要去洪家參加頭七法會,沈威志因此召集會議,參與人員有何江忠、參謀主任、他及副連長劉延俊、范佐憲、陳以人。

他說,這場會是沈威志聽取他們先前三度前往洪家,與家屬接觸經過,他們回答後,沈表達不滿,要他們:「有錯就要認錯,不要刺激家屬,且與家屬問答時不要多做辯解。」根本不是串證。

何江忠也進行模擬問答

指示部屬多認錯少辯解

徐信正並說,九日下午何江忠又找他與范佐憲、陳以人進行「模擬問答」,但模擬內容也是如何與家屬對話,何並重申要求他們「多認錯、少辯解」,隨即也提出自己曾受軍檢調查經驗,要他接受訊問時,知道的就確實回答,不知道的也要據實以報,總之就是要坦白。

合議庭審訊何江忠時,也問到有關在旅長沈威志七月九日在辦公室召開的會議,以及會後何江忠找徐信正等人模擬問答。何江忠回答說,這都是沈威志交待的。至於對徐信正提到如何因應軍檢的調查要領,這是因為他在兩年前曾因偽造文書案被軍檢以關係人傳喚問話,才有這樣的經驗,要徐信正應訊時實話實說。

審判長也詢問徐信正對洪仲丘被送體檢與送禁閉過程,徐表示體檢是由連上排長尤鉅帶洪、宋前往,返回後,陳以人、范佐憲再前往八一三取體檢報告。徐說,送悔過當日,是吳姓上士要洪前往禁閉室,范佐憲表示願意押車。

但洪家律師回說,當日駕車的不是吳姓上士,而是另名陳姓士官,其實是吳押車,范佐憲當日根本是休假,應是被召回部隊押車,帶著洪仲丘前往二六九旅禁閉室。徐並首度認錯表示,不應該把洪仲丘送悔過。

至於何江忠、徐信正及范佐憲交保後是否有使用手機?何江忠回稱,他之前使用的兩個手機門號在收押後至今未開機過,就是要斷絕以往部隊人員連絡,家中電話也都由妻子接聽,他一律回絕接聽,僅辦理一張易付卡做為與家人及部隊長官連絡之用,且每使用一次,都得傳簡訊向長官回報。

徐信正說,自己交保後不曾離開營區,使用手機也相當有限,且有部隊進行記錄。范佐憲表示,交保後部隊命令他只能住在姊姊家,使用電話都得由輔導長進行記錄,沒有串證可能。

對此,檢方與洪家家屬質疑,現代通訊系統與軟體發達,難保不會發生串證可能。徐信正辯護律師說,如果軍事檢察官對被告使用電話那麼在意,可請合議庭做出不得使用手機的禁制處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