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倉促修法 後遺症將湧現

自由時報/ 2013.08.07 00:00
記者羅添斌/特稿

立法院火速三讀通過軍審法修正案,將軍事案件分兩階段移由司法處理,雖然「順應民意」,但倉促修法的後遺症也將如潮水般湧來,如果處理不慎,恐將損及國軍戰力,造成國家安全危機。

軍人犯罪由司法偵辦、審理,並非退役將領所形容的世界末日,洪水猛獸,但由軍法轉移到司法的中間過程,須先有完整配套,再接續執行軍法案件轉移司法,才能做到無縫接軌。即將承接的司法系統,也須研擬因應措施,否則屆時若出現難以彌補的錯誤,反倒會造成軍事當事人權益上的損害。

對軍方而言,未來將直接面臨部隊管教、領導統御上的重大挑戰。為強化戰力而必須實施嚴格訓練時,「非常人的要求」是否等同於「凌虐」?

試問:蛙人的「天堂路」結訓過程,是陸戰隊光榮及視為軍人榮譽的烙印,但若無法接受嚴格訓練的官兵視其為凌虐時,司法單位接案後,要如何論處?一旦有一個成案,軍方難道就此取消高難度的訓練嗎?

軍方與司法體系的銜接,更是難中之難,因為司法體系的檢察官、法官,對軍中文化及專業技術較無接觸,女性司法人員更是無從體會軍事部隊的特有環境,未來一旦承辦軍中案件時,雞同鴨講的尷尬局面在所難免。

再者,承平時期將軍法案件全數移交司法處理,但演習視同作戰,在重大演訓時,軍方都會要求軍法人員隨同部隊運動,並在戰地(演習地點)開設臨時軍事法庭,也因此,未來演訓期間司法人員可以隨同部隊行進並開設臨庭嗎?

軍方案件動輒與國家機密、軍事機密相關,參與偵辦的軍、司法人員必須嚴格遵守保密規定,也正因此,由司法系統承辦各項軍事案件時,如何確定進入營區偵辦案件時,不會受到軍方的干擾或是早已滅證?承辦案件的司法人員是否可承受必須保密的規定與壓力?這些都是未來必然可見的難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