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缺資料、疫苗 狂犬防疫現危機

立報/本報訊 2013.08.06 00:00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今日聯合台灣猛禽研究會、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及教授6日共同召開記者會,針對政府處理狂犬病疫情,指出政府防疫工作混亂與漏洞。

疫苗承諾跳票 動物虐死頻傳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陳玉敏主任表示,動保立法10多年來,主管機關農委會唯一「指定公告」須登記的寵物只有狗。而預估的登記率也僅3成,其餘物種則完全放任毫無規範,中央及地方動保單位完全無法掌握非犬類及非保育類動物的飼養、繁殖、買賣交易現況。若行政部門已無管理其他物種的能力,便應公告禁止輸入、飼養的物種,才能落實對各項疫病的防疫及提升動物福利。另外,應訂定犬貓每年70%以上施打疫苗、狂犬病抗體陽性率達到80%之政策目標,並逐年檢討成效。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說,農委會無法有效掌握家犬、貓及流浪犬貓的數量,而僅有的少數資料還估算錯誤。資料不足下無法推算疫苗應備量,才會導致疫苗短缺。(圖文/實習攝影陳仁萱)

陳玉敏提到,動物走私涉及防疫及外來種入侵問題,除犬隻外,政府應儘速將各種寵物之繁殖、展示、買賣行為納入管理。即便合法進口、繁殖、買賣的野生動物,業者也應出示合法證件履歷,並確保消費者購買前,已確實了解飼養該動物所需的健康檢疫、動物行為和動物福利相關知識。

陳玉敏說,防檢局雖宣布至10月底累計會進口178萬劑疫苗,但到底有多少家犬貓及流浪犬貓?疫苗應備量要多少才夠?整個政府無人知曉,加上承諾跳票已造成飼主、愛心人士、一般民眾的集體恐慌,各縣市陸續爆發動物棄養潮!也讓野生動物、流浪動物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開始有毒殺、毆打動物致死的行為出現。

野生動物研究保育社團包括台灣猛禽研究會、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也聯合聲明,指出犬貓與野生動物需劃分明確界線,彼此對對方疫病,通常缺乏抵抗力,增加接觸,只會增加疫病風險。

台灣猛禽研究會理事張宏銘說明,猛禽是生態系比較高的消費者,在環境產生危害時,首要影響就是猛禽,因錢鼠有狂犬病,廣發捕鼠藥,短時間雖殺掉很多老鼠,可是沒有人管老鼠屍體,在野外會有猛禽去吃牠,誤食捕鼠藥而死掉,另外貓狗也會吃,如果有病原,會散播地更快,研究會希望中央主管訂定標準SOP,放任各縣市處理,把野生動物都殺掉,是殺掉整個觀光的資源,不應放任情況失序。

促定防疫SOP 阻止亂投藥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要求,「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有效動員、整合行政部門共同防疫,並儘速制定防疫SOP以為依據,莫讓各縣市、鄉鎮病急亂投藥,無助防疫又傷害動物與生態環境。

農委會家衛所5日提出狂犬病病毒基因序列報告,共分析9隻鼬獾和1隻錢鼠病毒株,都和中國大陸狂犬病毒株相似。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生物科學博士、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顏聖紘則對家衛所基因序列報告感到失望,指出農委會家衛所病毒序列不夠完整,也非常短,只有9隻死掉的鼬獾,資料也不足。

顏聖紘說明,確認從那裡來,防疫重點就會不一樣,如果是近年走私,是要控管走私流程,做好邊境管制,但如果是來台一陣子的病毒,突然爆發了,很可能不是來自於走私,邊境的控管必須繼續做,但是國內的監控可能出現漏洞。

▲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顏聖紘表示,台灣鼬獾身上檢驗出的狂犬病毒並非來自中國,而是一個獨立的演化支系,其來源可能極為複雜。(圖文/楊子磊)

顏聖紘指出,目前唯一科學證據,只有死亡鼬獾身上的病毒序列,台灣很多學者沒有接觸過,正常的作法應該是把不同動物的病毒序列,不同地理來源,都放進去做正確分析,不應該只設定中國;即使是中國,也有問題,台灣走私動物來源中,從中國過來的原產卻不一定是在中國,也有很多寮國、越南等國的動物,是從中國走私到台灣。

顏聖紘說,家衛所分系的序列中,其中一個病毒序列來自於菲律賓,但是台灣官方卻不提,只說中國是最接近的。顏聖紘根據台大醫學系臨床醫學研究所副教授王弘毅把全世界很多地方狂犬病毒序列重新分析。

顏聖紘指出資料並告訴大家,台灣鼬獾身上的狂犬病毒,並非來自於中國鼬獾,而是一個獨立的病毒演化支系。台灣鼬獾病毒可能已存在台灣一段時間,且不同地方鼬獾身上的病毒,在島內存在差異。顏聖紘憂心說:「這個東西來源,比我們想像複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