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狂犬病毒來源判定 眾說紛紜

中央社/ 2013.08.06 00:00
(中央社記者楊淑閔台北 6日電)狂犬疫情來源及發生時間長短判定,攸關防疫規劃是否有效。除產學有人推測已數十年,與中國病毒最近;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顏聖紘則說,台灣鼬獾狂犬病毒絕非從中國來。

相對於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疾管及家畜衛生試驗所公布,6月底確診、中斷50年的狂犬病病毒與中國大陸病毒最接近。

訊息一出,不少專家、學者也認為有可能,且有人認為,不太可能是50年前就留存至今的病毒,否則早該有野生動物死亡案例發現;但也不排除來自東南亞國家走私經濟動物,被遺棄山區致鼬獾染病。

不過,顏聖紘今天出席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召開的「防疫還有哪些漏洞」記者會後指出,他認為不可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走私動物感染台灣鼬獾,因為在基因序列中有看到來自菲律賓狂犬病病毒的基因。

基因定序作業過慢,不僅農委會,他說,中央研究院在指農委會基因定序過慢的同時,中研院本身也有能力完成才是。

他還說,農委會昨天公布的基因序列並不完整,也需要跟更多國家的狂犬病毒基因做比對,目前不能斷定是來自哪一國,但他認為不是中國。

此外,他在部落格做了以下論述,許多醫檢所使用的核酸或蛋白質序列快速診斷分析(UPGMA或Neighbor-joining)只能在樣本數很少,不牽涉追溯病毒來源,只想初步瞭解病毒身份時使用;但分析結果是不能被過度解讀的,也不可以拿來推測病毒起源。

他並說,若要使用系統發育分析策略來探索病毒起源,一定要「把多數動物的狂犬病毒序列」、「來自不同地區的狂犬病毒序列」,加上「台灣的序列」,一起用正確的方法分析才能得到可信的結果。

疫情確診之初,台大獸醫專業學院院長暨教授周晉澄就呼籲,要先找出疫情來源,因為事關防疫措施規劃是否有效,專家會議也不要只找官方的專家,「外面」的專家要一起邀請,特別是流行病學專家一定要納入,不能只有檢疫專家。

顏聖紘也說,判定結果會影響疫情來源與未來策略;如果病毒分析的取樣有偏差,會造成非常大的問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