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血腥大選 環球小姐 土耳其

當納瓦利內案撞上莫斯科市長選舉(二)

俄新網/俄新網 2013.08.03 00:00
——納瓦利內獲釋另有隱情 普京接班人之爭提前揭幕?

作者:俄新社記者高懿潔

知情人士:索比亞寧請普京授意釋放納瓦利內並助其參選

除了“挑戰”全民直選,索比亞寧還對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身為俄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的領導骨幹,他沒有選擇由統俄黨提名,而是以獨立候選人的名義參選。兩者的區別在于,後者需要征集到占全市人口一定比例的支持者簽名。

除了實行上述策略以証明自己是一位深得民心的市長外,索比亞寧還力求“確保”市長選舉的公正性。在被記者問及是否可能取消納瓦利內的參選資格時,他表示,所有已登記成功的候選人都應繼續參加選前角逐。“我們已經花了很多力氣登記納瓦利內和其他候選人,以讓莫斯科市民有權利進行最大限度的選擇。”索比亞寧說。

除索比亞寧與納瓦利內外,順利登記為市長候選人的還包括俄共副主席梅利尼科夫、“公正俄羅斯”黨主席列維切夫、由自由民主黨提名的傑格加列夫,以及“亞博盧”黨主席米特羅欣。

在筆者看來,要以普京所領導的上層權力機關因國外的批評和國內幾千人的游行便釋放納瓦利內,簡直等同于要普京交出斯諾登,是“沒門”的事,納瓦利內開俄羅斯司法史先例,十之八九另有隱情。據《新聞報》報道,以聯邦偵查委員會主席巴斯特雷金為首的強力系統在納瓦利內被登記為候選市長的次日對他做出有罪判決,這打亂了索比亞寧及其競選團隊的原有計劃。該報的消息人士稱,正是索比亞寧公開呼籲統俄黨員為這位初出茅廬的對手征集參選所需的議員支持簽名。而納瓦利內競選指揮部的負責人沃爾科夫也向Lenta.ru新聞網站証實了這點。據稱,索比亞寧起初並不十分贊同這一策略,但在其團隊另一位舉足輕重的人物--普京辦公廳第一副主任沃洛金的堅持下,他最終做出了這個似有風險的決定。

如此一來,索比亞寧不僅展示了為政者的大度,令選舉看起來更為合法與開放,並且到時,在和頭號反對派公開角逐的市長選舉中獲勝,既能體現其廣泛的群眾基礎,還能堂堂正正壓下反對的呼聲。另有一種說法是,納瓦利內參選能夠拉高投票率,從而進一步分流選票。事實証明,這確有依據:全俄社會輿論調查中心的數據顯示,納瓦利內宣判後的10天內,潛在投票率增加了5%,達到49%。

反腐斗士對陣老牌政客:政壇菜鳥尚未成氣候

看起來,索比亞寧在不斷給自己設置一個個檻,但媒體仍視此次選舉為一場毫無懸念的政治秀。《新聞報》評論道:“索比亞寧的請辭與即將提前舉行的莫斯科市長選舉,這就好比世界杯東道主國家打算提前一年半開賽,並要求與其對陣的是青年隊或老戰士隊,而且比賽還得在半夜兩點開始。”

納瓦利內,這個以律師為本職工作的年輕人從幾年前起因反腐名聲大躁,多名政府高官因他的揭露被拉下台。其博客點擊率全俄最高,也可以說是俄羅斯青年的"意見領袖"。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盧日科夫下台後,在《生意人報》組織的模擬莫斯科市長選舉中,納瓦利內拔得頭籌。

有著俊朗外表和跋扈氣質,並能熟練利用社交網絡聚攏人氣的納瓦利內確實代表了當下俄羅斯的一股新生力量,但這位外媒筆下炙手可熱的“政壇新秀”在現實中的社會並非人見人愛。他的一些公開表態顯得過于激進。在一段網絡視頻中,納瓦利內曾支持槍支合法化,並將高加索人與蟑螂和蒼蠅相提並論。這種極端的民族主義傾向的確契合一部分青年群體,但年齡稍長些的民眾對此卻不感冒。根據全俄社會輿論調查中心7月23日的數據,過半(54%)莫斯科人准備在選舉中投票給索比亞寧,只有9%的市民准備支持納瓦利內,得票率位居第三的是俄共代表梅利尼科夫。

該中心數據顯示,基洛夫木材案的峰回路轉令納瓦利內的知名度在一月不到的時間內從71%飆升至80%,但對他不信任的受訪者比例也從33%增加到39%。畢竟,卷入腐敗案件是對"反腐斗士"身份的最大諷刺,而其競選團隊坦然接受對手索比亞寧送上門來的議員支持簽名似乎也令他臉上缺光。不過,納瓦利內的團隊稱將順勢"曲線救國",並表現出必勝的決心,大張旗鼓的開始選前宣傳。但膚淺浮躁的競選綱領和過于鋒芒畢露的野心,加之上述兩點,在納瓦利內曝光率猛漲的同時,催生了一股相反的力量。

俄新社觀察員佩圖霍夫預測稱,綜合各方數據,納瓦利內理論上將獲15%至20%的選票,而索比亞寧的得票率高達60%至70%,選舉一輪定勝負。接受俄新社採訪的其他專家同樣認為,納瓦利內的貢獻是搞活了選舉氣氛,這將對俄下一輪地方選舉產生積極影響,但他不應對取勝抱任何希望。俄知名記者克柳奇金更是直言,納瓦利內實際上代表了曾幾何時存在于選票而後又被取消的"反對所有候選人"選項。專家們指出,索比亞寧連任是明擺著的,選舉最大的看點將是納瓦利內與俄共候選人梅利尼科夫之間的亞軍之爭。學者們表示,除了看得見摸得著的政績外,索比亞寧同其他候選人之間能夠拉開如此大的距離還因為,後者的競選綱領相比太過小兒科了。

即便在此次選舉中僅是“打了一次醬油”,參選莫斯科市長將是納瓦利內的政治處女秀,他將籍此完成從博客主到政治家的轉變。克柳奇金認為,他在此期間學習到的經驗和拉攏來的人氣將成為日後價值不菲的資本,即便不能使他成長為一名真正意義上的政治家,其"普京頭號反對者"的地位也將進一步得到鞏固,從長遠看,可能對俄現有政治體制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

不過,每次媒體傳出“普梅”不合聲音時,俄官方總會及時的高調“秀親密”。這不,前幾天兩人在圖瓦共和國共度假期的新聞和相關圖片似有再次闢謠“組合解體論”的意思。看來,俄政壇第二把交椅要易主可能還早了點,而猜測普京新接班人或許更是未雨綢繆得誇張了。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