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洪仲丘案 在押全交保 洪媽媽泣訴: 我兒子該死嗎?

中時電子報/趙麗妍/台中報導 2013.08.03 00:00
「他們不是重罪,那我的小孩就該死嗎?」洪仲丘案在押的4名被告被軍高院全交保,昨早洪媽媽胡素真泣訴,她已從心痛轉為失望,原本的美滿人生,有生活有目標,但現今卻不知未來在哪裡?洪姊洪慈庸憤怒指出,到底是「人命關天」還是「草菅人命」,希望軍方說清楚!

不滿死了人不算重罪

洪仲丘命喪軍旅屆滿1個月,就在8月4日洪仲丘告別式舉行前夕,高等軍事法院前晚將副旅長何江忠、連長徐信正、上士范佐憲及戒護士陳毅勳交保,不僅引發社會議論,洪家上下更是痛心悲憤。已經傷心欲絕的洪媽媽,徹夜難眠,決定再度挺身陳述「一個母親的控訴」。

質疑交保後恐會串供

「是你們殺了他!」洪媽媽昨帶著一臉憔悴,在女兒洪慈庸陪同下,以堅毅的態度接受媒體訪問。洪媽媽指控,「我一個好好的小孩送到軍中,他不是病死,不是戰死,竟然是被凌虐致死。」

她含淚地說,事發近一個月,她對軍方已從心痛轉為失望,她很害怕,但身為媽媽的她只能堅強,她一定要為孩子站出來說話。「把他們4個放回去,是不是準備讓他們回去串供。」家屬很不希望社會為此事動盪不安,連國際都在注意這件事,希望藉此軍方能改革,不要再讓其他父母心碎。

「我的小孩死了不是重罪,那什麼是重罪?」洪媽媽揮淚指出,她對整個軍檢相當失望,仲丘是被凌虐致死,這麼可憐,但在告別式前卻依舊沒有真相,「我只是要一個公道,讓我的小孩可以安心的走,我們真的過分了嗎?」

討公道「過分嗎?」

「本來我的心是滿滿的,但現在我的心卻空掉。」洪媽媽泣訴,她本來有2個孝順的兒女,有個美滿的人生,有個奮鬥的目標,「但現在我的小孩走了,我連奮鬥的目標在哪裡?未來在哪裡?我都不知道。」

洪媽媽數度哽咽自責說,「我這樣做是不是錯了?」事發至今,她一直採取包容方式,但卻換來這樣的結局,「我的女兒為幫弟弟找真相,她每天不能吃不能睡,我的弟弟為了幫外甥討公道,竟然遭到騷擾,國防部長楊念祖來訪,家屬才跟部長說不要速審速決,軍方後腳就放人,我不知道政府在幹嘛!」

面對媒體,洪媽媽聲淚俱下地泣訴一個母親的傷心和委屈,字字句句哀戚觸動在場每個人心扉,讓一旁訪問的多位媒體記者也忍不住感傷落淚。

周日洪仲丘告別式,總統和國防部長等人將會前來弔祭,洪媽媽難過地說,「沒有意義」,對於這些長官她已「無言」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