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左右看:軍事審檢體制應保留嗎?

立報/本報訊 2013.08.01 00:00
左看:違憲的威權制度

過去威權體制的核心統治基礎,不外乎是以黨治國、以軍立黨。這聯繫了國軍內部管理與黨國體制的政治控制,成就了傳統理論的所謂國家機器之「特殊權利說」,即國家機器的內部成員之間(即軍、公、教人員)是沒有一般公民所應有的法治化權利義務關係。國家機器如同鐵板一塊:領導集中、服從指揮,如此才能貫徹國家意志,成就大業。

在這價值觀下,才有與這特殊權利關係所對應的軍法審檢制度,即國軍的軍事審判權是在憲法第77條所明文規定的國家唯一司法機關(司法院)之外而獨立運作!

從行政法乃至於憲法所保障的基本公民權利來看,獨立的軍事審檢制度都是不合法的。事實上,當初最早提出所謂國家機器特殊權利說的德國,都早已廢除了軍法獨立而回歸一般司法體制。

其次,近年來的大法官釋憲文(釋字436號)也已指出軍法審判必須以「獨立、公正」為基準。但在等級森嚴的軍隊中,又如何期待有這獨立公正的審判呢?

洪仲丘枉死案所能帶給我們邁向進步公民社會的最大教訓,應是:只要這違憲的軍法審檢制度一日不徹底廢除,歸併於一般司法體制內來運作,台灣就還達不到真正的法治社會。

許若仁/社會評論者

右看:為了國家,應該保留

洪仲丘案所反映的社會意義,是很重大的。此案最具爭議的焦點,在於:國軍之軍事檢查官、軍法審判制度難以獲得一般民眾信心,而造成自此案爆發以來,幾乎是由電子、平面媒體的一路爆料、名嘴大肆評論,以及人權團體、司法改革團體等嚴厲批評,而幾乎是民粹辦案氛圍下的軍法判案。

國軍的軍法審檢體制固然有其弊病,理當改革,但是否應遽然廢棄而回歸於一般司法體制來審理軍事案件,實有待商榷。

之所以有必要維持一個獨立於一般司法體制之外的軍事審檢體制,主要理由是:軍事事務乃是特殊領域,有其內部獨立之指揮體系,而且是針對特定軍事任務而有其特殊工作規範,因此,如何審判、起訴國軍人員之犯罪行為,自當應以熟諳國軍事務者為限。

其次,國軍乃是政府組織之關鍵環節,在行政法上,國家機器內部自有其「特殊權力關係」,即應以特殊法律規範,而非一般人權標準,來處理其內部人員的權利義務。若不如此,我們就不能確保國家機器於緊急時刻發揮其功能(如強制要求軍隊聽命指揮作戰)。

為了維護我們政府體制的正常運作與國軍的紀律嚴明,我們應是要求改革軍法體制的弊病,而非廢除這軍法體制。

陳安君/大學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