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Les and the City:絕對權力的霸凌害死人

立報/本報訊 2013.08.01 00:00
■AD. Lin

跟偶遇的一位也是文字工作者的姐姐在速食店聊了起來,從工作到生活,她當然也說到最近很紅的洪姓下士在軍中被虐死一案,姐姐說這案件讓男人們都沸騰了,但是她有另外的想法,她說:「如果男人當兵這兩年這麼辛苦,算是被軍隊的不合理制度霸凌了2年,就足以讓他們記得跟說上十幾二十年,然後這種霸凌也一直存在,直到現在變成全國的話題,這問題好像才被重視。但是,男人們好像都沒去想過,女人在各種不平等的制度裡也是被霸凌,比如像結婚後的婆媳問題,男人會覺得這是女人自己的問題,沒什麼好碎念或是好抱怨的,何必說了又說。甚至有的丈夫根本就視而不見漠不關心,也不會去幫忙或處理,對於自己生活上的問題都不在意了,更別說去改善整個國家不合理的制度了。」

這真是近來聽過最犀利的女性觀點了,尤其是從一位異性戀女性口中說出,更是值得思考。姐姐認為男人的抗壓性是低的,當兵2年的經驗就可以成為幾乎是一輩子的話題,但對於女人生活上遭受的壓力與霸凌卻缺乏同理心,以致於兩性平權根本就無法落實,就像這次軍中的霸凌事件一樣,最後也會是草草結案,抓小官當替死鬼,對於整個體制的陋習只是治標無法治本。

事實上,是這樣沒錯呀,如果光就婆媳問題來看,幾10年來電視鄉土劇中上演的劇情,在現實生活中也一樣發生著!而所謂的制度與高低位階現象的產生,不就因為我們許可及默認某些人可以用絕對權力來壓迫欺凌別人?長官欺負部下、婆婆欺負媳婦、多數欺負少數、異性戀欺負同性戀......然後當受不公不義對待的一方起來爭取權益時,還要被冷言冷語甚或打壓,於是我們看到名嘴在電視上公然說洪家姐姐太超過,可是他有什麼資格這樣說?這根本就是再砍一刀的惡劣行為!

想想這種歧視跟扭曲好像真的都一樣。當兵被虐死是自己太招搖不懂得體察上意、打好關係;女人不幸被強暴,往往還要遭到被說是因為自己穿得太暴露的質疑。說穿了,從當權者開始就缺乏同理心,整個社會被放大跟彰顯的只是絕對權力的霸凌。如果這社會跟制度真的平等平權,又何來受害者為了權益為了真相而抗爭?

(作家、女同志網路廣播節目主持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