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劊子手陳毅勳 加碼操到死

中時電子報/唐筱恬 2013.08.01 00:00
戒護士陳毅勳遭控凌虐罪,為洪案遭求處最重的被告。因為洪仲丘操練時多次舉手反映想喝水、體力透支,但陳毅勳仍如同劊子手般狠狠的操練洪仲丘,還譏諷「你耍我啊?」「又說不行!」嚴酷70分鐘操練過程,成為洪仲丘致命原因。 3日清晨 狠操70分鐘 7月3日一大早清晨6點,天氣酷熱。還剩3天就退伍的洪仲丘,跟著其他禁閉生一同走到室外操練場。陳毅勳大聲喝令開始做操,禁閉生在大太陽底下,依照指示,連續深蹲跳躍53次、彈跳伸展47次,其中開合跳高達197次。陳還加菜「心型伏地挺身」,要禁閉生雙手掌縫間合成一個愛心,連續伏地挺身48下。 洪舉手 陳戲謔教訓 禁閉生各個氣喘如牛,休息片刻,又緊接著下個動作。數天來,睡眠不足的洪仲丘身體不堪負荷,放慢腳步,也漸漸趕不上其他人的速度。陳毅勳見狀更變本加厲,要求洪仲丘「繼續!」洪口乾舌燥、眼神昏眩,舉手反映想喝水,陳毅勳還以戲謔的口吻教訓:「剛剛上課前才給你們喝過,現在又要喝,耍我啊?」 做心型伏地挺身時,洪仲丘終於體力透支,整個人癱軟跪在地上,體力瀕臨終點。這時,陳毅勳面不改色,豪不留情的迫使洪繼續操做,還嘲諷洪又想耍賴:「10幾下的時候你反映做不下去了,但也已經做了30幾下了。」 洪癱跪 陳嘲諷耍賴 洪求救無門,心想「快要退伍了」,只好硬著頭皮咬著牙撐下去,結果中暑而死。 最後軍檢認定,陳毅勳的操課強度,明顯較一般戒護士為高,還有多樣操練是國軍相關訓練參考手冊以外的項目,而且陳對洪的求救訊息「置若罔聞」,主觀上有凌虐犯意,依凌虐致死罪起訴陳毅勳,該罪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重還可處無期徒刑。 北部地方軍檢署檢察長吳逸聖補充說,比對相關當事人通聯紀錄,查無實據有長官指示陳毅勳凌虐洪仲丘,陳毅勳的犯行沒有其他長官授意,純粹是出於自己的凌虐犯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