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軍檢:陳毅勳挾威勢凌虐

中央社/ 2013.07.31 00:00
(中央社記者謝佳珍台北31日電)軍檢今天表示,陳毅勳擔任禁閉室管理士期間,基於凌虐的犯意,挾其威勢,對洪仲丘施予多樣違反規定的訓練項目。

陸軍義務役下士洪仲丘死亡案至今28天,軍檢專案小組上午召開記者會對外說明偵結報告。

根據軍檢專案小組公布資料,6月28日上午10時許,洪仲丘由范佐憲以公務車送抵陸軍269旅禁閉室。

269旅憲兵官郭毓龍負責禁閉室管理及內部生活管理等業務,明知接收悔過人員,須經旅長批准後才可執行,但他基於職務上的方便,對洪仲丘到禁閉室執行禁閉,竟於6月28日上午10時6分先收容,同日下午4時40分才簽奉旅長批准,顯有違法禁錮禁閉生。

報告指出,洪仲丘自報到開始,在各項體能活動及基本教練課程中,體力尚堪負荷,但因睡眠品質不佳,累積疲勞導致體力日漸流失。

蕭志明、宋浩群、羅濟元、李侑政、黃聖荃、陳嘉祥、張豐政、侯孟南、李念祖及黃冠鈞等人擔任室長、副室長及管理士職務期間,竟疏未注意,都未依規定下達安全規定,也未視當時天候狀況適時調整操課服裝或場地。

洪仲丘自6月28日起每天都因睡眠不足,累積疲勞未獲充分休息致體力負荷超量,仍未調整洪仲丘的操課進度或方式,致洪仲丘體力在數天內快速流失,身心嚴重失衡。

陳毅勳奉派支援管理士期間,基於凌虐的犯意,挾其身為管理士對禁閉生實施體能訓練的威勢,在7月3日上午6時34分至7時44分,對洪仲丘施予多樣違反國軍官兵基本體能暨游泳訓練參考手冊所列基本體能及輔助訓練動作以外的訓練項目。洪仲丘在長達70分鐘的密集操練過中,無從獲得充足的休息。

7月3日下午4時23分許,輪由李念祖對洪仲丘實施體能活動課程,李念祖也疏未注意當時危險係數已達41,未依規定調整操課場地,也未對洪仲丘體力透支的情形加以注意,仍對洪仲丘實施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及跑步等體能訓練。

直到下午5時28分許訓練結束後到悔過室內休息,洪仲丘於下午5時33分許舉手向當時在安全士官桌的李念祖說「我氣喘不過來」、「我剩3天就要退伍了,我不是開玩笑」。

李念祖先去找簡易急救箱尋找氣喘藥劑未果,便要洪仲丘先調整呼吸,陳嘉祥之後從禁閉室外持氧氣鋼瓶進來,供氧給洪仲丘,並詢問有無氣喘,洪說有,陳嘉祥又去找氣喘噴劑,並經其同意後供其使用,在氧氣鋼瓶與氣喘噴劑交互使用下,洪仲丘情況稍有改善,即坐在長板凳上休息。

之後黃冠鈞拿餐盤進入禁閉室時,見洪仲丘倒地不起,即前去處理,陳嘉祥見狀,到待命班安官桌使用軍線聯絡衛生連,並以手勢指揮李侑政前去協助處理,且請待命班楊姓排長聯繫衛生連連長及待命班人員聯繫救護車,待看到救護車後即返回禁閉室。

期間黃冠鈞和李侑政協助洪仲丘躺平在地上,並拿枕頭置於洪頭下,之後因洪仲丘有躁怒表現、持續罵三字經、抽蓄及胡言亂語的狀況,陳嘉祥、李侑政及2名禁閉生分別壓制洪仲丘的手腳等候醫官。

醫官呂孟穎晚上6時1分趕抵現場,因見洪仲丘手腳不停地揮舞且口中咒罵三字經,已呈意識混亂狀態,隨即聯繫衛生連連長夏上尉,獲指示就近送天成醫院急救,將其送上救護車,等晚上6時19分抵天成醫院急救時,天成醫院診斷洪仲丘意識不清且體溫達44度,最後於晚上8時10分轉送三軍總醫院治療,延至7月4日上午5時45分家屬放棄急救,以救護車送返台中家中,同日上午7時12分不治死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