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阿信:希望媽媽淚沒白流

中時電子報/朱芳瑤/台北報導 2013.07.31 00:00
台灣知名樂團「五月天」人氣紅不讓,還曾登上北京鳥巢開唱,兩天聚集廿萬人潮,締造紀錄。主唱阿信回憶說,以前也曾經歷簽唱會僅廿位歌迷到場的窘況,出道後為築音樂夢,被二一退學,母親因此落淚,「如今希望自己做的事,能讓她覺得當時的眼淚沒有白流」。

為築音樂夢 大學時被二一死當

「中天青年論壇」本周一晚間邀請五月天阿信與劉若英對談,會場台師大體育館湧入近三千人,親眼目睹明星風采、聆聽追夢路,台下許多聽眾情緒高昂,相當High。

阿信說,他念師大附中時就在玩樂團,一開始擔任第二吉他手,吉他彈得比第一吉他手差,也不會玩其他樂器,但只要能參與就很開心,後來主唱及鍵盤手離團,他才擔任主唱且硬著頭皮開始寫歌。

阿信回憶說,五月天那時的夢想沒有很大,「只是希望每次練團結束後,能夠與團員一起吃東西、聊天打屁」。

媽轉身擦淚 阿信至今非常心疼

五月天的音樂之路開展,之後正式成軍、出道,有團員的家人反對,出道發片前,阿信說擔心被媽媽發現,「我一度考慮把有線電視的線路剪斷!」

大概是發現這群年輕人對音樂並非玩票性質,阿信表示,第二張專輯發行前,父親特別跟他說:「你若要寫歌的話,要好好寫,因為很多人在聽」。

阿信說,後來他念大學時被二一退學,本來有心理準備要挨罵,但母親聽完後轉身用毛巾擦臉,「我知道她已經哭了,直到現在我仍為這畫面感到非常心疼,希望今天自己做的事,能讓她覺得當時的眼淚沒有白流」。

從沒沒無名 紅到唱進北京鳥巢

五月天第一張專輯,代表作〈志明和春嬌〉就大受歡迎,吸引眾多歌迷支持。不過,進軍大陸市場,從沒沒無名到唱進北京鳥巢,花了七年的時間。

阿信回憶說,五月天第一次在上海舉行記者會,「坦白講,所有記者都不知五月天是幹嘛的,最常聽到的問題是我們與F4有什麼不一樣?」那時F4因為偶像劇《流星花園》紅到不行,五月天只好自我幽默:「你(指記者)靠那麼近,就知道我們差別在哪了」。

「五月天剛到大陸宣傳時,不管怎麼走怎麼跳,都不會有人理」,阿信指第一次在哈爾濱辦活動,粉絲只來了廿人;某次在北京校園演唱會,每個聽眾好似臉上寫著問號,不相信他們能變出什麼花樣,四十分鐘的表演時間,五月天未安排曲目表,視台下反應即席調整歌曲,扭轉觀眾對他們的想法。

一路闖難關 累積樂團堅強實力

但阿信說,這些經驗的累積,讓五月天懂得如何在舞台上「應戰」,逐步成為實力堅強的樂團;五月天一路走來,「有許多當時覺得非常難過的關卡,現在回頭再想起時都還會笑」。

劉若英提及,以前她也遇過簽唱會寥寥數人景況,即便如此,她誠心與歌迷互動,「很難得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業,所以不能放棄,真的不能放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