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地震 妙禪 空汙

花東要說話:祭典不是秀,是回家在一起

立報/本報訊 2013.07.30 00:00
■Kuljelje Patiya

以前還是學生的時候,祭典期間,總在暑假時跟會所的大家一起工作。那時候的我,常聽哥哥們講說,還有很多在外地工作的部落族人。台北的、台中的、高雄的,還有哪裡、哪裡的,都會在祭典時回來。到時候,大家一起歡樂,感恩一年過去的平安,期許未來一年新希望。

沒想到多年之後,離開學生身分進入職場工作,我也成為那群到很遠地方工作的一份子。帶著滿滿想家的心,卻又有一點近鄉情怯。原來這就是離家很遠的部落青年的心情。想著媽媽們今年又有什麼不服老的火辣演出,老人家又有什麼趕快必須在忘記呼吸前想要講的故事,弟弟妹妹們又有什麼成長證明自己長大了。

9年了,我與拉勞蘭的愛恨情仇藕斷絲連酸甜苦辣千言萬語,沒想到,9年了。

當初我還是一個很討厭自己長很黑、不願承認自己是原住民、不想當排灣族的人。如今的轉變,找尋到自我價值的位置,拉勞蘭部落所給我的,滿滿的,就像眼睛裝不下夜空中所有的星星。

「祭」得要回家。記得,祭典到來時,要回家,看看家人,也給家人看。

對於擁有這樣深刻體驗的我,也想跟所有非原住民的朋友們說,這就是原住民對於部落祭典的感受。祭典不是一場表演秀、觀光活動,給民眾觀賞,還要迎合政府官員。對族人而言,是富有濃厚情感,是人與人之間、人與土地之間、人與祖靈之間,那份牽動著自我生命脈動的線條。

透過祭典,部落小米的收成,旅外工作族人的回歸,在祭儀、族人、釀酒、歌聲、舞蹈的編織下,牽起彼此的手,圍成一道美麗的圓圈,歡心的度過一場年的跨越。

「收獲祭」,或者觀光用語的「豐年祭」,這祭典,對於族人而言,涉及到許多關於自我在情感與信仰的層次,是生命一輩子最重要的時刻之一。

絕對歡迎任何人一起來參加,跟著我們過年的開心氣息。但就像任何一個人,絕對不喜歡慶過年時候,有陌生人突然走進你家,拿著攝影機說你們文化好特別,還要求一起合照。讓我們相互尊重,彼此學習,透過我們兩者間的不一樣,看見,這個世界的美麗。

(大鳥部落族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