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專家們就美國支持獨聯體的民族主義反對派進行激辯

俄新網/俄新網 2013.07.30 00:00
俄新網RUSNEWS.CN莫斯科7月30日電 俄羅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大多專家基本同意美國政治學家、美國榮·保羅(Ron Paul)和平與繁榮研究所執行經理丹尼爾·馬卡達姆斯(Deniel Makadams)的意見。馬卡達姆斯表示美國支持民族主義反對派,從而向讓美國感到不舒服的政權施壓。實際上,一些烏克蘭和白俄羅斯的專家們認為,美國人不僅向民族主義反對派下注,也向反俄的反對派下注,但一些專家不同意馬卡達姆斯對問題的提法。

俄羅斯科學院美國和加拿大研究所軍事政治研究中心主任、俄羅斯國際事務理事會專家弗拉基米爾·巴丘克告訴俄新社記者:“從俄羅斯國內外各方面情況來看,這符合實情。”

他說,如果說在21世紀初,美國下注的是純粹親西方的自由主義者,那麼現在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似乎決定,需要對能達到實際政治變革的人下注。

巴丘克認為,問題僅在于,民族主義者不像親西方的自由主義者那樣易于駕馭。他指出:“由此出現對阿列克謝???納瓦利內的矛盾態度。從一方面來說,西方把他看成唯一一個能夠團結所有俄羅斯反對派的政治人物,但從另一方面來說,西方不能原諒他是一個民族主義者。”

歷史學博士、俄羅斯科學院國際安全問題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俄羅斯國際事務理事會專家阿列克謝·費年科同意巴丘克的觀點。他告訴俄新社記者,“打著民族主義旗號行事是美國政治早就有的傳統。我介紹一下艾森豪威爾主義,美國1957年時支持阿拉伯酋長國,當時也是打著民族主義的旗號行事。”

費年科說,1993年在擴大民主戰略框架下清晰標明了美國政治的實質:一方面支持後蘇聯國家的民主運動,另一方面支持打算加強民族主義國家的力量,也就說,支持將與俄羅斯保持最大距離的民族主義精英。

《全球政治中的俄羅斯》雜志主編、俄羅斯國際事務理事會成員費奧多爾·盧基揚諾夫認為,美國人在他們認為不夠民主的國家對反對派下注,如烏克蘭、俄羅斯和白俄羅斯。他指出,美國人不因阿列克謝???納瓦利內是民族主義者而支持他。他說:“他的民族主義綱領在西方獲得的關注恰恰最少。首先,他是一名博克寫手,是一個生活在新環境中的人,被認為生活在時尚和具有前景的環境中。其次,他有著明確表達的反腐熱情。再加上主張民主和選舉,也就是說這些因素對西方來說,足可繪制出一副正面圖畫。讓許多人不滿的恰恰是納瓦內利意識形態中的民族主義因素,因為這是俄羅斯的民族主義,而由于歷史原因,俄羅斯的民族主義在美國明顯不可能受到歡迎。”

美國需要反俄的烏克蘭

烏克蘭政治學家、基輔政治研究和衝突論中心主任米哈伊爾???巴格列賓斯基認為,美國重要的不是誰來掌管烏克蘭這個國家,不管是民族主義者還是溫和的民主民族主義者,主要的是這個人要反俄。

烏克蘭政治學家瓦季姆·卡拉謝夫推測,美國可能支持親西方的民族主義反對派力量。但如果華盛頓看到,這些政治家們沒有影響國家方針的經驗和力量,那麼他完全會同當局開展實用主義合作的,就像現在一樣。

卡拉謝夫指出,“我不認為美國人懷有陰謀心理,不是那些只想著如何支持反對派和更替這個或那個國家現政權的陰謀家。不,他們的任務首先是借助經濟刺激、借助其它論據行動,從而使這個或那個國家(在上述情況下是烏克蘭)向歐盟靠攏,退出後蘇聯空間。”

在白俄羅斯踩到關鍵點接合線

白俄羅斯EcooM分析中心主任謝爾蓋·穆西延科認為,美國試圖通過民族主義反對派影響讓自己感覺不舒服的政權的國家領導層。他告訴俄新社記者:“在我看來,這里有兩個解釋。過去、現在和未來都是這樣。”

他認為,民族主義和宗教問題在許多國家都是相當強的因素。他指出:“基本點是宗教因素、民族問題、邊界交叉點。這是美國施加力量的著名附屬物。”

穆西延科說,在白俄羅斯,同民族主義反對派的工作帶不來預期結果。他認為,形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在于,白俄羅斯已經沒有旗幟鮮明的民族主義反對派。

《白俄羅斯思想》雜志總編瓦季姆·吉金認為,在白俄羅斯和其它國家,美國不僅為民族主義力量提供支持,也為反俄力量提供支持。

他最後說:“美國某些人生活在冷戰觀念中,他們感興趣的是孤立俄羅斯。主要是要求伙伴們仇恨俄羅斯,屆時他們將投入資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