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管仁健:這個社會就是需要瘋子與娘泡

yam蕃薯藤新聞/(文轉載自管仁健粉絲專頁) 2013.07.29 00:00
從戒嚴時代尚未結束,我就花錢花時間在找尋拼湊戒嚴時代的各種奇案。唯一提到解嚴後的只有空軍作戰司令部女童命案〈江國慶冤案〉。維基百科會出現「江國慶」這一條目,也是多年前有網友看到拙作才開的。   要描述軍中這個黑幫,從眷村切入大家就更能理解。王偉忠、賴聲川所拍的那些眷村戲是假的嗎?當然不能說全是假的,眷村裡守望相助,大家感情好得比親戚還融洽。   但是很抱歉,這是平常。一旦遇上白色恐怖,誰家的父母被抓了,小孩就算餓死,鄰居也不敢出手相助,就像這一家有人得了痲瘋鼠疫。尤其很多鄰居都還是同單位的同袍。   請問我說的這現象是假的嗎?王偉忠、賴聲川拍的眷村戲膽敢觸及眷村的白色恐怖嗎?為什麼有這現象?很多眷村白色恐怖甚至就是鄰居夾怨報復,因為眷村與傳統鄉鎮不同,鄰居全無血緣關係,所以一遇大難,問題才會浮現。   很多外省人甚至要小孩將來能出國就永遠不要再回來,這種被出賣、被遺棄、被落井下石的窘境,沒經歷過的人,當然很容易就用教忠教孝的八股來堵我的嘴。   這六十多年來,軍中有多少自殺、意外,背後有多少不可告人的黑幕。但置身其中的人,能不落井下石、助紂為虐就算好人了。拿洪仲丘這一案來說,意外發生多少天了,該串該滅的都搞好了,軍檢才立案,這是有公文案號可以查的,軍檢敢公布是哪一天開始立案的嗎?   軍方高官包括軍檢,透過電視發言在提供串供滅證的方向與時機、在畫停損點、在威脅恐嚇、軍檢替被告怒責各界,各種亂象匪夷所思。假如是我們自己的子女在軍中遭遇不測,我們是希望其他同袍長官說出真相?還是像現在這樣上下一心的滅證串供?我引用一段話:   「許多男性在退伍後,往往會選擇用談笑說當兵往事,以證明自己的陽剛氣質;他們總是不太願意談論在軍旅過程中的害怕、惶恐、悲傷等壞情緒,以避免被看作是陰柔軟弱,不像個男人。兵役變成了一種每個『真正的男人』必經的磨練,當一般人聽到役男抱怨部隊生活時,也會傾向勸說忍耐,而不是支持對抗。兵役經驗不但加深男性既有性別意識型態,這些性別意識型態也確保了男人們無法公開肯認兵役的創傷情緒,甚至把兵役說成是男性成長的過渡儀式,或說『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如此弔詭地迎合了徵兵制的暴力性,更確保了軍隊、兵役與性別意識型態的持續運作。」   所以,我寫《你不知道的台灣-國軍故事》,不斷舉例證明軍中可怕的潛規則。在別人眼中,我是個瘋子,我是個娘泡,所以我就跟那個黃國章的媽媽一樣愛管閒事。但我相信,軍中若不注入活水,去掉那些陋習,繼續任其發臭,最後所有生物都會死光,打仗也不會有人會真的向前衝。   如果軍中高官都像洪仲丘的各級長官那樣,只看重自己經營的人脈、自己的終生俸,對公平正義沒任何感覺,誰會願意為這些長官賣命?(本文經由作者同意轉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