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印血汗採茶工 加劇童奴貿易(上)

立報/本報訊 2013.07.28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每天,有數百萬人會喝上一杯阿薩姆紅茶,但是有誰知道,這些茶是以低到不合理的價格所收購的?

據《衛報》報導,許多日薪僅89盧比(約新台幣46元)的茶農,最容易成為人口販子的目標,引誘他們的女兒到印度各城市工作。如今,各大茶葉品牌面對逐漸增加的壓力,要確保茶農收入改善。

工人薪資僅法定一半

當人口販子來到伊萊娜.庫加爾(Elaina Kujar)位於阿薩姆東部茶園的小屋來敲門時,當年14歲的她才剛放學回家,心中懷抱著成為一名護士的夢想。然而,她不知道,自己將成為童奴,失去4年青春。

她坐在椅子上玩弄著頭髮,回想起她在德里幫傭時,她坐在客廳地上準備睡覺,雇主卻坐在她身旁看色情片。

「然後,他性侵我。」她說。眼睛看著雙手,視線接著移到門外。

伊萊娜之所以在德里幫傭,只為了一個理由:她的父母在拉錦普(Lakhimpur)摘採世界聞名的阿薩姆茶葉,但他們的薪資太少,根本養不活她。

位於印度東北部的阿薩姆省,有數以千名和伊萊娜一樣的孩子,被人口販從茶葉莊園帶到德里,以45英鎊(約新台幣2千元)的低價賣給仲介,再以650英鎊(約新台幣3萬元)的高價轉賣雇主作為奴隸,使孩子遭受性侵或虐待。

這是21世紀的販奴產業。光是德里地區,估計就有10萬名女孩被囚禁為奴,最小的可能只有12歲,有些女孩甚至被賣到中東地區和英國。

每一個茶園的薪資都一樣:不管是泰特利(Tetley)、立頓(Lipton)和特寧(Twinings),或是艾斯達(Asda)、維特羅斯(Waitrose)、特易購(Tesco)、聖斯伯利(Sainsbury's)等超市自有品牌,都是由日薪89盧比(約新台幣46元)的工人摘採的。

就算是茶葉罐上寫著公平交易,或是由「雨林聯盟」(Rainforest Alliance)或「道德茶葉夥伴」(Ethical Tea Partnership)等組織認證過也是一樣。工人每天的基本薪資都是89盧比(約新台幣46元),僅是該地區法定最低薪資158.54盧比(約新台幣80元)的一半多一些。

也就是說,每名採茶工人每次採到足夠裝滿一盒80個茶包的茶葉時,僅能得到2披索(約新台幣0.01元),但那盒茶包在英國最多可賣到2英鎊(約新台幣92元)。這些企業表示,他們知道採茶工的薪資過低,也正試著改變現狀,但他們實際上也受茶園主人所控。各茶園以集體協商的方式制定工資,表示那是他們負擔得起的價格。

一直維持過低的採茶工資引發很大的代價;但付出代價者,卻是那些養不起女兒的採茶工人。當人口販子提議,要帶女孩們離家工作,並承諾給予她們優渥薪資和嶄新人生時,他們很難拒絕。「他說他可以改變我們的人生。」現年20歲的伊萊娜說:「他造訪時,茶園正值關閉期。我的父母沒有工作,所以我父親想把我送到城市。」

承諾優渥生活 騙女孩當童奴

人口販子向她保證,她將擁有刺激又迷人的生活,但事實上她每天得從早上4點工作到午夜;人口販子承諾每個月支付她1千5百盧比(約新台幣761元),她卻從未領到薪水。她被當成囚犯一樣對待,無法離開雇主家,更無法和家人聯絡。

「他的妻子對發生的事起了疑心。我把男人性侵我的事情告訴她,但是男人卻否認,還叫我閉上嘴。」她表示:「在那之後,我就一直哭泣,但他一直把我關在屋裡。我很害怕。我一點錢都沒有,而他還威脅要把我賣到妓院。」

當這位男雇主把她賣給新雇主時,而新雇主聽到她悲慘的故事時,決定送她回家。

伊萊娜的故事不是孤例。現年18歲的拉賓娜(Rabina Khatun)當年同意到德里幫傭,卻發現自己成了奴隸。一名同村的女人騙她每個月可以賺3千盧比(約新台幣1,500元)。

「她說:『來德里看看嘛!那裡比妳的村子大得多。』」她說。當時她14歲,2年後才獲准回家。當她抱怨她沒有領到薪水時,她被賣給3個男人當作玩物。「我被帶到一間屋子,他們把我鎖起來,然後性侵我。接著,他們把我帶到舊德里車站,把我丟在那裡,當時我身無分文。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讓我的身心嚴重受創。我希望那些男人受到懲罰。我再也不會去德里了。我很憤怒。我想殺掉他們。」

印度政府提供的數據顯示,2011年到2012年約有12萬6千名兒童脫離從事幫傭的奴役中,這個數據較前一年度增加近27%。但是,許多悲傷的父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女兒遭遇了什麼事。根據印度全國犯罪紀錄局(National Crime Record Bureau),印度每8分鐘就有1名兒童失蹤,其中有超過1/3無法尋獲。

人口販成公開市場

那些子女失蹤的父母承受著無比痛苦。塞菲拉.哈頓(Saphira Khatun)小心翼翼地將女兒米努.貝岡(Minu Begum)的照片放在桌子上,眼中充滿淚水。米努在校成績優異,夢想成為一位警察。但是,當村中一名女性人口販承諾要給她錢時,她的想法就改變了。

4年前的某個晚上,米努並沒有回家,她的家人從此再也沒有看過她。「她有遠大的夢想。」她的姐姐表示:「每個12歲的孩子都想要去城市,城市比我們的村子刺激多了。」米努的另一位姐姐說:「沒有人阻止這些發生在窮人家女孩身上的事。」

村子裡,人口販子的身份是公開的。他們辯稱自己也是受害者。50歲的提爾基(Shobaha Tirki)之前在茶園工作了好幾年,但月薪幾乎不超過5百盧比(約新台幣253元)。有一天,他遇到一個人口盤商向他承諾,若把村中女孩送到盤商的安置所,就能賺不少錢。

「我從這裡送了大約20名女孩到德里的安置所。大部分都回來了,但是有5到6個沒有。」每送一個女孩去,他可以得到1萬盧比(約新台幣5千元)。他表示,要說服女孩過去一點也不難。「我告訴她們關於德里的事,還有在大城市裡有多棒。」他說:「我告訴她們,她們會有自己的房間和浴室。」

他說,那些回得來的女孩如果覺得工資方面受騙,都會找他處理;他叫女孩們去和仲介商討論,但女孩們最後從未得到應得的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