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勞基法 縱火 掃地機器人

為弟討公道 洪慈庸柔軟堅毅抗軍方

TVBS/ 2013.07.27 00:00
特別報導,繼續我們帶您來看這位人物,當洪家人一直為洪仲丘奔走四處找真相,無論在什麼場合,都能看到一個瘦弱的女生負責發言,那就是洪仲丘的姊姊洪慈庸,他們其實沒有血緣關係,洪慈庸也是領養來的,兩個人難得的緣份,一起當了洪家爸媽的小孩,洪慈庸大弟弟7歲,姊弟倆從小感情就很好,現在弟弟出事,洪慈庸一肩扛下為弟弟討公道的責任,也照顧爸爸媽媽,柔軟而堅強讓人感動。 洪仲丘姊姊洪慈庸(高華柱探視):「我已經開始從我一個冷靜跟理智的態度,已經快要轉為憤怒了。」 洪仲丘姊姊洪慈庸(馬總統探視):「為什麼政府還給我們的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洪仲丘姊姊洪慈庸(批曹金生):「完全沒有在聽我們人類講的話。」 不管是面對最高元首或政府高官,總是不卑不亢、條理清楚,有情緒但不激動的表達家屬訴求。洪慈庸:「我不知道是七月到了,還是怎麼樣,就是我們已經看了,這是第三次了,就是每次我們要看什麼東西,他就是故意會有什麼樣的問題。」 洪仲丘案對外發聲最主要的力量,是這個瘦弱但堅強的71年次女生,洪家姊姊洪慈庸。 洪慈庸:「如果說這件事情真的是有的話,我覺得就是檢方跟軍方真的很該死,我想社會大眾現在有眼睛的應該都看得出來,應該是要得到一個真相,可能遙遙無期吧,對,或者是他只是要在這時間消磨掉大家的戰力,那過去時間過去了,大家就忘記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我覺得我就做我應該做的事情,對,我不管我是一個女生,或是說我不懂軍方的這些東西,我相信我不懂,但是有其他人懂,我相信有其他人會幫助我。」 任職於資訊科技公司的洪慈庸和所有7年級女生一樣,臉書多半是自己漂漂亮亮出遊吃飯的生活照,但現在改變了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弟弟死在軍中,洪慈庸暫停工作,一肩扛下找真相的責任,這些日子以來她必須快速學習成長。 洪慈庸:「當天弟弟發生事情,他在三總的時候,我只看到一堆穿迷彩服的人,在那邊走來走去,他到底是誰,他刻著政戰主任,他到底是誰,那大家都刻政戰主任,我看都看不懂他到底是什麼角色,然後就開始就會有人跟我講說一個旅,然後下面連,是怎樣排是怎樣,然後下士、中士、上士,然後再什麼校級尉級什麼的,就會有人開始跟我解釋這些東西,然後我就開始知道說,好,那這個人來到我們家,他是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那他的官階是什麼,對,那這些東西就是很迅速,很迅速地,你就必須去了解他,要去掌握他。」 洪媽媽:「因為那時候我跟爸爸就不知道要怎麼做,所以她回來,她就一肩扛起來,也沒有人叫她要怎麼做,她就自己就負責,她也知道我們兩個沒有辦法。」 兩個都是領養來的孩子,是洪媽媽最大的驕傲,洪慈庸和弟弟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從小感情就好。 洪媽媽:「她之前腳受傷,都是弟弟會抱她,抱她去樓上,她是房間在二樓,對啊,我們房間都在二樓。」 膠框眼鏡下的洪慈庸脂粉未施,總是戴著口罩,或許這是堅強的武裝吧,為了幫弟弟討公道,這些日子幾乎沒闔眼,吃不下,原本就瘦弱的她,看起來更弱不禁風了。 洪慈庸:「20幾天了,當然我也有面對過就是我到底要不要這樣繼續下去的一個想法,因為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就是人心的險惡,真的是有時候是我們以前沒有遇過的,就是因為我會回想說,我自己一個女生,我到底有沒有那樣的能力,可以去改變這件事情,因為我對自己還是會有很大的質疑啦,但是我自己會覺得說,我如果今天我做我該做的,那我覺得我以後我不會後悔,可是如果我今天我在第一個時間我就放棄了,那我覺得我對弟弟交代不過去,然後我覺得我對爸爸媽媽,我對其他人的期待我也交代不過去。」 每天早晚替弟弟添飯、上香,跟弟弟說話。洪慈庸:「我每天上香,都會跟他講說,叫他不用擔心,因為只要我在的一天,就是爸爸媽媽我會把他照顧的很好,就是我會連他應該要盡的這個孝道,我都會幫他一起完成。」 這個柔軟而堅定的力量,要幫洪仲丘繼續守護這個家。洪慈庸:「因為我不是親生的,可是我從小到大爸爸媽媽對我的愛,沒有少於一個親生的,那種那種的狀況,我覺得對我來講,我本來就有這樣子,我本來就有這個心態,所以我跟弟弟其實都蠻孝順的,只是說我今天的責任更重大了,因為以前可能有人可以跟我一起分擔,可是以後我可能就是必須自己一個人去完成他。」 而洪家兩老另外的支柱,還有四處奔走喉舌的舅舅,一個非血緣的外甥,一場追思晚會上,外界才明白舅舅和仲丘深厚的情感。洪仲丘舅舅胡世和:「我的老大出車禍走了,那時候我的小兒子才中班,他的骨灰罈10幾公斤,仲丘二話不說,我兒子的骨灰罈就是仲丘幫我背的,所以當他今天出事,我發誓我一定會幫他討回公道。」 原來喪子之痛洪家舅舅也曾經歷過,所以為了洪仲丘,舅舅也放下手邊工作奮戰每一分每一秒。胡世和:「今天大概只有睡兩個多鐘頭。」 這一家人因為軍中一場不該存在的禁閉懲罰,不合法的凌虐致死,硬生生地缺了一角,但找真理要公道的過程中,洪家人的情感更加凝聚。 洪慈庸:「當今天遇到這件事情,那對我們家人來講都是一個滿大的打擊,因為以後再也就是這個家只剩下我跟爸爸媽媽,我覺得這是他的使命啦,就是大家可以就是因為他,然後讓這個社會可能有一點點的改變,就算一點點也好,因為我覺得我們很多人來到這世界上可能對這個世界完全一點點影響都沒有,然後今天仲丘他可以有這樣的一個價值,我覺得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這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台灣家庭,當事情發生,他們的堅毅和勇氣讓他們變得不平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