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冤獄人生》18年 艾寇斯寫怪胎集中營

中時電子報/林欣誼/台北報導 2013.07.27 00:00
一九九三年五月美國阿肯色州西曼菲斯小鎮發生三名男童凶殺案,由於死狀淒慘,被認為是邪教所為。當時十九歲的輟學青年艾寇斯(Damien Echols)被懷疑為主謀,與友人鮑德溫、米斯克利一起被捕。法庭根據智能不足的米斯克利的自白口供,毫無其他物證,就將艾寇斯判處死刑,另兩人判無期徒刑。

這個案件因充滿疑點在美引起關注,HBO曾製作系列紀錄片《失樂園》辯護他們的清白,好萊塢明星強尼戴普、導演彼得傑克森等人也大力聲援。在各界奔走下,三人終在二○一一年接受認罪協議而獲釋,走出十八年的黑暗牢獄。

十八年歲月如何吞噬一個人?「時間在這裡壞得很快,散發腐肉的氣味,每天都比前一天沉重一點,起初難以察覺,最後卻能置人於死。」艾寇斯根據獄中日記寫成回憶錄《冤獄人生》,描繪光怪陸離的獄中經歷,黑色幽默筆法令人時而鼻酸時而大笑,台灣日前推出中文版。

《冤獄人生》穿梭在童年與牢獄生活之間,底層生活的描繪,生動充滿魅力。艾寇斯家境貧困,父母離異,他描寫全家人曾住在馬桶水都會結冰的寒冷小屋,和外婆生活的片段是回憶的溫暖泉源。

「在家時,我常走過內心的荒原,踩過裂痕深深的地表,聆聽風吹過裂隙發出的呼嘯聲。」幼時寂寞的他靠圖書館的書活了下來。

他嗜讀史蒂芬金、狄恩昆茲的恐怖小說,但他發現最恐怖的是宗教審判:「要是我知道再過幾年會面對同樣的獵巫行為,遭受同樣的指控,會被同樣無情的狂熱份子監禁、判死刑,我可能會當場嚇死。」

他以「怪胎集中營」比喻死囚監獄,他覺得比起受刑人,獄警才是最危險的,「所有人都覺得我很勇敢,但我在自己每一個行動裡都看到軟弱。我有時覺得恐懼堆積在我喉間,有如尖叫想要脫口而出。」

艾寇斯因入獄而無緣見到第一任婚姻的兒子出世,長年囚禁,家人漸漸疏於探望,他在獄中皈依、禪修讓自己清淨。但真正解救他的卻是魔幻般的愛情:他在獄中開始與一位因看了紀錄片《失樂園》而來信的女子戴維斯(Lorri Davis)通信,兩人魚雁往返五千多封信,一九九九年在獄中舉行佛教婚禮。戴維斯也放棄紐約景觀設計師的高薪,成了四處奔走、營救他的關鍵力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