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貓眼的世界:馬路、山頭

立報/本報訊 2013.07.25 00:00
■黃懷軒

又是大埔拆除、又是陸軍士官遭虐致死。近期社會上充滿了不爽,天天示威抗爭,天天走上街頭,但得到的政府回應卻都僅止於「依法行政」、「尊重地方政府權限」、「依法調查」這樣的官樣回應,於是人們的不爽指數破了表。可這些社會事件背後更深的意涵是社會上彌漫著無力與不安,我們周遭有著大大小小的山頭,必需費力越過,而且若想剷除這些山頭,恐怕得窮盡幾世代的力量才有可能。

理想中的先進社會應該像是一片平原,一切的目標你都看得到,之間只有距離的差別。只要想走,不論你是誰,你的能力只決定你要走多久,中間不應充斥這麼多的丘陵與山頭,這麼多不公不義的險阻,不僅讓你可能看不清目標,甚至莫名其妙的含冤死在半路。但台灣就是這樣一種社會,靠人脈靠關係,說情面不說理,要面字不要裡子。各路山頭林立,凡是經過的,要嘛就虛與委蛇、逢迎拍馬,要嘛就留下買路財,我們每天睜開眼面對的,大多是叢山峻嶺,以及山裡滿滿的土匪。在台灣從街頭巷尾的生存,到政治、商場、軍隊,哪裡不是這樣山頭似的遊戲規則?到處是土匪,人民是,所以政府也是。

人類社會中的一切事物都有規則,越是未開化的國度與領域潛規則越多。為了公平正義,我們期待只能訴諸理性,但當理性式微,我們就只剩山頭。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現在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源自我們的漠視、我們的不在乎,源自一種只圖私利的心態(不管是多麼微不足道的蠅頭小利或好處),甚至源自幾十年前上一輩或是你自己所投下的某一張選票。

這些日子(少說有幾十年)天天拖著疲憊的身體騎著機車經過咱們首都的條條大馬路,沒有一天不是抖到胃都快吐出來,除了閃車還要閃避大大小小鋪了柏油號稱路平的坑洞溝渠。馬路就該是平的不是嗎?何以咱們勇敢的台灣郎幾十年來天天都在馬路上騎著機車冒著生命危險彈來彈去卻都不以為意?從沒有一個詳實的調查去查證台灣每年因為路況不佳害死了多少人,同樣也沒有人研究政府幾十年來的不當政策或是拆遷直接間接的害死多少人,但是前述兩件事實際上是一樣的事。

看似不相關,但在乎馬路平不平和在乎政府是不是濫權、軍中是不是黑暗封閉漫無法紀是一樣的事。我們越是在乎,改變就越快發生。當馬路上大大小小的山頭溝渠我們都視而不見且得過且過並甘於與之為伍時,又豈能期待社會上其他的一切事物會是一片平坦?

(展示設計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