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社運健將徐世榮:剛回國時 膽子其實沒很大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3.07.25 00:00
新頭殼newtalk 2013.07.25 符芳碩/台北報導

因抗議政府強拆大埔民宅而在23日被警方逮捕、甚至以公共危險罪名移送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今(25)天表示他並不怪執法警察,但非暴力訴求仍被逮捕「是民主倒退」,他呼籲人民應該團結起來,展現公民意志,才能夠改變這個不斷搶奪人民土地的「強盜政府」。

徐世榮教授今天來到新頭殼《星期話題》節目接受專訪,講述遭逮捕當天的經過,以及暢談由學術研究者走上街頭的心境變化。他談到,當天他已經連續2次,在警方要求下退到管制區外,看到有黑頭車來了之後才高舉雙手、呼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口號。

對於他高舉雙手,徐世榮說,除了他希望向黑頭車裡的馬英九表達抗議外,他也是希望把手舉高、張開手掌,是希望讓警察們知道,他沒有帶任何危險的東西。但後來就聽到有人喊「把他抓起來」,隨後就被拖走,拖了二次。他感嘆,自己以理性非暴力的方式抗議,卻仍然被抓,是民主倒退的結果。

不過,徐世榮笑稱,當時有聽到另外一個警察說「不要這麼粗暴」,「感覺滿甘心(感動)的」,「警察也很為難,因為背後還有國安單位」,而且到了派出所以後,其實也都備受禮遇,「他們都知道我這樣不構成犯罪」,「我們警察水準沒那麼低」,只是上面有命令下來,警察方面也很為難。

提到走上街頭的契機,徐世榮說,出國念書之後,才知道知識體系和權力、政治結構是有關係的,知識體系應該要多元,但台灣長年來追求經濟成長,把知識體系限縮得很狹小,「經濟成長應該只是其中之一,而非唯一」,像大埔事件是人權保障問題,但在台灣就很容易被忽略。他感嘆,在台灣,「土地」只被視為產值、商品,而不是生活的「家」。

徐世榮說,從國外回來後,「膽子沒有很大」,因此一開始實踐學問的方式是寫文章,例如投書、寫部落格「土地關懷」等,然而,自從農村再生條例通過之後,他和身邊幾個鄉下長大的朋友深感不妥,才決定「誤入歧途」投入街頭運動,也獲得家人和許多朋友的支持。

投入社運以來,徐世榮說,共有3次驅離時被帶上警車;但22日則是第一次被逮捕。他是雲林小孩,對於這塊土地有很深的感情。而他的太太雖然會擔心他的安危,但對於他投入社運卻是非常的支持。

徐世榮認為,投入街頭運動「不是單純在幫助他們,對我的幫助也很大」,他深刻了解到土地之於家的價值,讓以前出現書本上的地方知識、生活知識都能真正的看見、實踐,像這次投入大埔事件,當地的民眾對他充滿感激,但事實上他也要感謝他們,讓彼此互相學習、成長。

不過徐世榮也憂心的說,大埔問題讓他發現,其實台灣在都市計劃、都市更新上「一直沒有解嚴」,原因在於1973年制定都市計畫法、1986年制定區段徵收實施辦法,然而1987年解嚴後,卻仍然使用一樣的政策。他強調,土地政策應該由下而上,讓實際居住的居民參與,但目前都市計劃、土地徵收都還是由上而下掌控,才會造成這次大埔強拆的憾事發生。

徐世榮指出,都市計劃、都市更新在地方上都是政治利益交換的場域,而非注重公共利益和全民福祉,中央政府美其名透過土地開發進行炒作之實,藉此拉攏地方政治人物、派系。他強調,多數利益不等同公共利益,後者是要靠正當行政程序而來的,在產權各自獨立的情況下,「一個人的人權也是人權」,不能用投票、多數暴力來犧牲,「不符合徵收要件,就不該強拆」。

徐世榮說,在大埔問題上,接下來的訴求仍然是要求道歉認錯、地歸原主,原屋重建、請檢調調查劉政鴻是否有炒作土地嫌疑,以及修改土地徵收條例。他強調,這是政治問題,是政府聯合建商、財團來「侵門踏戶」,人民應該團結起來,要求政府在不犧牲現有人民福祉的前題下促進福祉,唯有展現公民意志,才能夠改變制度、改變這個不斷搶奪人民土地的「強盜政府」。[完整的影音請至 http://newtalk.tw/news/2013/07/25/38544.html]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