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現代詩點火者 孤狼紀弦辭世

中時電子報/林欣誼/台北報導 2013.07.24 00:00
「我乃曠野裏獨來獨往的一匹狼。不是先知,沒有半個字的歎息。而恒以數聲淒厲已極之長嗥,搖撼彼空無一物之天地…」在詩作〈狼之獨步〉中以狼自況的詩人紀弦(見圖,本報資料照片),於美國時間七月廿二日凌晨兩點在加州過世,享年一○一歲。 自比宗教情操 只為詩而活 紀弦身材瘦削,留著短髭,一手菸斗,一手拐杖的模樣,是文友晚輩懷念的影像。在最後一部詩集《年方九十》自序中,紀弦回答詩人瘂弦的訪問:「我這個人,就是為詩而活著,並將為詩死去,這也許是一種宗教的情操吧。」 紀弦被推崇為「現代詩的點火者」,是引領台灣詩壇的重要人物。他一九五三年創立《現代詩》季刊,一九五六年籌組「現代派」,號召近百位詩人,聲勢浩大,掀起詩壇革命,主要對當年反共文學反感,希望提出具備藝術性的文學作品,提出新詩乃「橫的移植,而非縱的繼承」。 推動現代派 燃論戰之火 不過這個主張後來燃起論戰之火,藍星詩社創辦人覃子豪提出質疑,認為不能原封不動移植西方現代主義文學,強調中國新詩要有自己獨特的風格。 紀弦本名路逾,一九一三年生於河北,蘇州美專畢業,廿歲以筆名路易士自費出版第一本詩集《易士詩集》。一九四八年來台之前,他在上海已頗有文名,曾創辦《新詩》等詩刊。 詩壇長青樹 獲張愛玲推崇 作家張愛玲推崇紀弦:「路易士(紀弦)最好的句子全是一樣的潔淨、淒清,用色吝惜,有如墨竹。眼界小,然而沒有時間性、地方性,所以是世界的、永久的。」因為覺得他詩好,「就連這人一切幼稚惡劣的做作也應當被容忍了」。 紀弦自成功中學教職退休後,一九七七年移居美國加州至今。紀弦共出版《摘星的少年》、《檳榔樹》等廿部詩集,另有評論集、散文。他年過九十歲後仍然每天晨起寫作、讀報,二○○二年出版五十萬字《紀弦回憶錄》,二○○八年出版詩集《年方九十》,堪稱「詩壇常青樹」。 主題是孤獨 永恆且淒清 紀弦早期作品疏離,寄寓情思與理想的幻滅,後期作品則較為入世,學者奚密曾指出他作品中最重要的主題當屬「孤獨」,紀弦也自認個性獨來獨往,在詩集《行過之生命》後記中曾寫道:「我的詩將會告訴你以我是怎樣的不幸。本來,廿世紀做人難;痛痛快快地讓一切毀滅了,倒也算了;偏是活在這腥臭的糞坑裡,而我自己又不得不在蛆群裡苟延殘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