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左右看:在中國的台灣好聲音

立報/本報訊 2013.07.21 00:00
左看:政治無所不在

大陸選秀節目《中國好聲音》由前星光幫歌手葉瑋庭登台,但在賽前他的自我介紹影片提到自己來自「中國台北」屏東。為此網友正反交鋒:一方砲轟「喪權辱國」,另一方認為「不要將音樂泛政治化」。後者的說法,讓人不禁想起今年金曲獎隔日,聯合報娛樂版記者評論「反核、拆美麗灣及捍衛東海岸等訴求數度出現在金曲獎的紅毯及舞台上……保護台灣、訴求環保的立意良好,卻忘記對本應滌淨心靈、超越政治的音樂殿堂的尊重。」

音樂能脫離政治嗎?從鄧麗君聲援天安門、Bob Dylan的反叛文化,到去年日本歌手齊藤和義,在NHK除夕夜紅白歌合戰演唱《想要變得溫柔》,他的吉他背帶上寫著「NUKE IS OVER」,他們都在訴說真正的rocker不只是為反叛而反叛、向著空氣鬥拳,真正的Rocker更是用深刻的理性來帶領聆聽者明辨日非、思索未來。

或許我們能理解個別藝人為了生存,難以對抗大陸節目、甚至政府的壓力,但作為一個社會集體,這種去政治化、狹隘的音樂觀,卻正反映著面對大陸壓力下,我們正逐步棄守,對大陸表達台灣人除了要吃飽,更在乎保障民主與自由。

或許仍有人會問:民主真的那麼重要嗎?只要想想洪仲丘案的不公義,如果沒有民主,我們就只有噤聲一種選擇。

潘欣榮/公共化協會成員

右看:饒了音樂吧

歌手葉瑋庭日前參加大陸的選秀節目《中國好聲音》,在賽前自我介紹影片中提到自己來自「中國台北屏東」,被網友砲轟「喪權辱國」。而她返台後澄清,是因製作單位強行要求重新錄製自介,所以才被迫將「台灣屏東」改成中國台北屏東。

對於她個人改變國名稱呼,身為台灣人必然都必然遺憾。但這絕非單一事件,未來勢必更多類似情形,故與其批判她個人,不如趁此機會讓我們開始正視台灣的演藝、影視業,如何在生存現實下能兼顧國格的問題。

音樂作為一個滌淨心靈、傳達價值的載具,本質上是中性的;而藝人、影視公司也不必然心無祖國,但個別的個體卻無法獨立面對生計壓力背後,沉重的政治意識形態。所以國名問題的關鍵並不只在於國名本身,更在於國名背後,國人對於兩岸經濟一體化過程中,政府是否保障台灣人民的尊嚴與權益。事實上,服貿協定正嘗試解決此問題,原本大陸對台灣的開放項目有66項等於或優於大陸與香港CEPA的待遇(台灣只有37項屬新增或擴大開放項目),影視產業更因此擁有20倍陸片到台灣來進行後製的商機與就業機會。

然而,卻因政府缺乏預先的社會溝通,導致無法解決人們心中的焦慮,也讓泛政治化的集體焦慮影響超越政治的音樂。

吳恆祐/社會評論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