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涉操練致死 戒護士陳毅勳恐遭重判

TVBS/ 2013.07.21 00:00
洪仲丘案,4名軍士官遭到收押,最後會不會被重判?法界人士認為,執行操練的下士陳毅勳,是直接導致洪仲丘,過勞致死的重要嫌犯,難逃最重無期徒刑的「凌虐部屬致死罪」,至於副旅長何江忠、連長徐信正、上士范佐憲等人,目前雖然都被收押,但是如果案件移審到軍事法院,除非陳毅勳能提出有力的證據,證明是長官下達命令,要他霸凌洪仲丘,否則都不能算共犯。 來到宜蘭蘇澳陳毅勳的家,按了門鈴,卻沒人來開門,從門窗縫隙,隱約能看到,貼有「勳」字的機車,停放在家裡,聽到陳毅勳把兵操死,鄰居都不敢相信。下士陳毅勳鄰居:「感覺很惋惜,大家都覺得他很乖,可能是受到上級壓力。」 鄰居說,陳毅勳的母親,經營美髮,兒子被收押後,夫妻倆已經好幾天沒出現,洪仲丘致死案爆發後,未來被收押的陳毅勳,很可能難逃重罪,因為當初陳毅勳不給洪仲丘喝水,又繼續要求他做體能訓練,導致洪仲丘高溫送醫不治,軍檢以「凌虐部屬致死罪」,收押陳毅勳,這可是7年以上,最重無期徒刑的重罪,只是,另外被收押的3人,很容易和陳毅勳切割。 法界人士李岳洋:「陳毅勳陳先生,當然也不可能用空口去辯白說,這個是我接受他人的指示,他可能要提出相關證據。」 曾在國防大學法研所,一起和軍法官上課的律師李岳洋說,何江忠、徐信正、范佐憲,目前是以較輕的軍法收押,除非陳毅勳能提供錄音錄影檔,證明自己,能向檢方證明,這3人曾經教唆他,霸凌洪仲丘,否則難以列為重罪共犯,而實務上舉證也很困難,難道這樣就能切割了嗎?曾在國防大學法研所和軍法官是同學的律師,不怎麼認為。法界人士李岳洋:「法官是終身職,軍法官是不是具有終身職的部份,這個部份軍法官,顯然沒有辦法跟一般法官檢察官得到社會的認同。」 律師表示,軍人犯法,刑法也能治罪,由於何江忠、徐信正、范佐憲3人,沒依照規定,私自處罰洪仲丘關禁閉,觸犯刑法的職權妨害自由致死罪,最重可判無期徒刑,就算3人能和陳毅勳切割,只要軍檢不護自己人,真正兇手,也逃不過法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