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宅神 牛排 雞排

拒國光石化 馬國居民赴台陳情

立報/本報訊 2013.07.18 00:00
【記者郭琇真台北報導】2011年4月22日國光石化在台投資案撤資了,隨後中國石油公司將目標鎖定馬來西亞最南端的邊佳蘭,一處擁有國際瀕臨絕種動物儒艮,號稱「龍蝦之鄉」的小漁村。面對國光石化進駐可能造成的環境、歷史與文化的衝擊,在地居民以及柔佛州3位議員16日來台,18日赴總統府遞交陳情書,懇請馬英九要求中油撤資。

垃圾越國境 居民憤

國光石化大馬投資案預計在邊佳蘭開拓4千公頃領土,柔佛州議員陳泓賓指出,一旦計畫成案,邊佳蘭附近50公里的海岸線、農地、紅樹林、4千位居民,都將面臨迫遷或消失的命運。

除了環境衝擊之外,陳泓賓進一步指出,開發案所在地的4所十分珍貴、代表馬來西亞華裔根本的華文小學、4座百年古廟以及360座歷史超過3百年的祖墳也將面臨拆除或搬遷,這將對當地馬來西亞華族造成歷史與文化傷害。

「台灣人不要的垃圾,不該丟到馬來西亞來!」馬來西亞邊佳蘭自救聯盟代表蔡平先於總統府前激動指出,邊佳蘭不是垃圾桶,邊佳蘭需要的是永續發展的產業,而非高耗能、高耗水又高污染的石化工業。他強調,祖墳對他們來說,就像是歷史的根,祖墳若被剷除了,他們將來無顏面對列祖列宗。

自救會成員孫秀彬哽咽地說,邊佳蘭是個不用關門就可安穩入睡的純樸小鎮,身為媽媽,她不希望孩子未來要在工廠污染的環境下生存,尤其這趟台灣行,17日觀賞有關雲林台西人民受六輕污染的攝影展後,她更害怕了,她盼總統馬英九能以父母的角度,要求國光石化撤資。

▲邊佳蘭自救會代表孫秀彬表示,國光石化於邊佳蘭地區設廠等於是讓麥寮六輕對當地居民健康的危害在自己家鄉上演,她講到孩子可能遭逢同樣的悲劇時,忍不住眼眶泛淚。(圖文/楊子磊)

「馬來西亞並不是不歡迎工業進駐。」陳泓賓表示,台資富士康去年赴馬來西亞設廠,不過富士康選址位置本來就是工業園區,且其投資的標的為研發部門;反觀國光石化,先前2度否認不會到邊佳蘭設廠,確定選址後,完全不理會當地居民質疑的各種衝擊。陳情書上指出,距離開發案最近的水源僅15公里,未來工廠排放必將污染這段水源,而在沒有替代水源的情況下,自救會極為擔心,國光石化將掠奪居民使用乾淨水源的權力。

官方封鎖 資料取得困難

其實,國光石化原本選址在馬來半島的西南部。陳泓賓說,當時政府切出2千英畝土地給國光石化設廠,國光提出初步的煤炭發電廠計畫,砍了當地的紅樹林,破壞了「黃金海馬」的生存。他指出,黃金海馬是全世界公認瀕臨絕種的動物之一,目前全球只剩15個地方仍有黃金海馬,國光開始建置煤炭時,當地海洋學者朱及光深入研究國光設廠對黃金海馬的生態衝擊,卻受到政府打壓恐嚇,最後聘任朱及光的馬來西亞理科大學將其送至美國做研究;他感嘆,由於官方的強硬手段,邊佳蘭的學者沒一個願意挺身出來研究國光設廠可能造成的環境衝擊。

除了缺乏學者研究外,馬來西亞居民取得官方資料更是難上加難。陳泓賓表示,之前他曾為了國光設廠調閱邊佳蘭罹癌率、工業及民生供水量等資料,不過官方總是以「機密」為由不願公開。此外,國光提出的環境影響評估也過於草率,報告中僅大略承諾污染問題可以解決,卻不以明確數據顯示可能造成的汙染衝擊有多大。

陳泓賓指出,國光石化在馬來西亞的投資案共分為2階段,第1階段的填海工程環評已經通過,目前正在建造,至於整體設廠的環評已過「諮詢期」,現在只要中央機關環境署通過,國光石化就可正式入境;他們才會前來台灣,希望直接從輸出國施壓,讓國光石化撤案。

▲馬來西亞柔佛州州議員陳泓賓表示,國光石化在邊佳蘭地區設廠將會傷害當地漁村的龍蝦繁殖產業與飲用水水質,且廠區鄰近聚落,嚴重危害當地人的健康。(圖文/楊子磊)

針對馬來西亞邊佳蘭自救聯盟及柔佛州議員的陳情,總統府發言人李佳霏表示,一切將按作業程序,把陳情書交給主管機關行政院處置。中國石油公司新聞聯絡人沈明川則強調,國光石化大馬投資案一切還在評估中,因案子還沒確定,對於可能造成當地環境衝擊的數據也無可奉告。

據馬來西亞東方日報7月11日報導顯示,馬來西亞天然資源及環境副部長拿督佔姆士達沃表示,馬來西亞國光石油化學有限公司已在5月27日向環境局提呈在邊佳蘭石油與化學綜合發展中心(PIPC)發展的仔細環境評估報告(DEIA)。目前該部正在處理環境評估報告,而報告也已在邊佳蘭當地及網上提供民眾下載。他說,負責處理環境評估報告的顧問公司Daya Eco Techno有限公司,是由一群環境局承認的顧問團所組成,而且委任該公司也獲得環境局批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