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冷血 禁閉室憲兵官嘻笑:玩出人命了罷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3.07.18 00:00
新頭殼newtalk2013.07.18 林朝億/台北報導

民進黨立委趙天麟辦公室今(18)日透過訪問與洪仲丘同期關禁閉學員,還原7月3日洪仲丘被操到送醫的詳細過程。更誇張的是,隔天禁閉室的憲兵官,竟對戒護士嘻笑說,「你看吧,叫你們不要玩,現在玩出人命了吧」。

枉死的陸軍洪仲丘是於6月28日被送到楊梅高山頂區(屬269旅)關禁閉一週;7月3日,禁閉期間體能訓練後不適送醫;4日凌晨宣告不治。但根據與洪仲丘同期的禁閉生轉述,當天,憲兵官卻還跟禁閉室的戒護士嘻笑說,玩出人命了罷。此外,該禁閉生也說明洪仲丘被整、送醫前的詳細經過。

以下是部分對話內容,「禁」指「禁閉生」,「助」指「趙天麟助理」,訪談過程是透過電話進行的,訪談逐字稿,由趙天麟辦公室提供;

助:那他(洪)有突然衝出,自己走出去還是怎樣嗎?

禁:他出去之後就舉手說,報告管理士說他呼吸困難,管理士然後開始找藥給他,然後找不到藥,管理士不知為什麼會進我們那個洗澡的地方。不知道要幹嗎?

助:帶他進洗澡的地方嗎?

禁:ㄟ~對啊他們好像走去那個方向,不知道他們走去那邊幹嗎?洪仲丘就跟他走過去

助:就是管理士帶著洪仲丘走進洗澡間

禁:ㄟ~不知道他們幹嘛?也不知道恐怕也只去那邊…不知道他們去那邊幹嘛?

助:後來呢?等於是你們休息時間

禁:對對對~然後洪仲丘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講他差三天就退伍了,他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講這句話…

助:在哪裡講的?

禁:門口..他們還沒有進去.都還沒有進去浴室,但都朝那個方向走

助:他是很大聲跟管理士講話這樣嗎?

禁:沒有,他是緊張講話特別大聲,他不是對管理士不禮貌

助:不是嗆聲?是很緊張?

禁:對對從他講話的聲音就聽得出來

助:就喘的很厲害那種聲音嗎?

禁:對啊!

助:大概口氣怎樣~可以講一下嗎?

禁:口氣喔~

助:大概用你印象中模擬一下那種口氣是怎樣

禁:我差三天就退伍了,我不會拿自己生命開玩笑

助:後來他就被帶到廁所去了嗎?

禁:沒有…他們是朝那個方向走

助:喔~朝那個方向走

禁:不知朝那個方向幹嘛?然後他們就在門口講..然後講完這句話之後..管理士應該是出去找比較資深的..然後洪仲丘就突然就大步.跟著走出去還喊1234

助:還喊1234?

禁:對啊~就喊1234大步跟著走出去

助:為什麼他要喊?

禁:我也不知道

助:就是等於他講完那句我差三天就退伍了,我沒必要拿自己生命開玩笑,之後就喊1234走出去?

禁:對對對

助:走出去之後呢?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禁:走出去之後,我沒有親眼看到,但有聽到他說小時候有氣喘..然後我們就盥洗完之後,走出禁閉室就看到他扶著餐桌在發抖..手和腳都在發抖

助:等一下你們吃飯時間到了就走出禁閉室,要去吃飯

禁:準備去吃飯

助:他扶著餐桌手都在抖

禁:對對對

助:雙手還是單手?

禁:還有腳

助:什麼意思?

禁:手腳都在抖

助:雙手扶著餐桌手腳都在抖..那時候你們看到之後…..

禁:我們看到之後就問他要不要坐下來,問了三、四遍之後就拉板凳給他坐下

助:那時候戒護士、管理士有沒有關心或急救嗎?

禁:他們那時候在找氧氣鋼瓶吧,因為我們在事情還沒發生之前,冰桶啦!和氧氣鋼瓶都放在禁閉室外面

助:所以禁閉室裡面是沒有那些急救設備對不對?

禁:發生事情之後才搬進來

助:發生事情才搬進來的!!就等於洪仲丘被送出去事情也被爆發出來

禁:對對對

助:為什麼那時候才放進來

禁:可能會有長官來看吧!因為他們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助:喔可能長官要來看才放進來

助:後來你們吃飯的時候..己經開始吃飯的時候洪仲丘還在那邊撐著發抖嗎?

禁:沒有..我們吃飯前要唱歌答數,然後我們就要下去唱歌之類…我們下去沒多久他就從椅子上摔,不知道是摔下來還是掉下來

助:就是你們搬板凳給他坐之後還是繼續發抖嗎?你們唱歌答數到一半他就整個摔下來?

禁:對對對..就掉下來這樣子

助:掉下來..那之後呢?

禁:之後管理士就進來扶著他,一直叫他.一直叫他然後拿著枕頭給他躺著

助:嗯..躺著..那幾個管理士叫他?

禁:掉下去的時候是背靠著牆壁.然後再自己滑下去..這樣…

助:他坐在板凳快掉下去.等於是先靠在牆壁上整個滑到底板上去?

禁:對對對

助:那幾個管理士去救他

禁:有一個去扶他…怕他撞到頭之類的..他就繼續拿枕頭給他墊著

助:墊著之後呢?就馬上拿氧氣鋼瓶他嗎?還是?

禁:氧氣鋼瓶是他坐倒在地板之後就有給他吸了

助:就是他摔倒在地板上就馬上給他氧氣鋼瓶了

禁:對對對

助:等於是說他在發抖的時候,都還沒有任何的急救設備

禁:他站著發抖的時候..沒有任何的急救

助:他摔倒的時候氧氣鋼瓶才拿到現場

禁:…他摔倒之後..這個我沒有記很清楚..

助:OKOK就..反正之後

禁:他坐在地板上有在吸…

助:他坐在地板上有在吸氧氣鋼瓶

禁:對對對

助:你有沒有印象大概多久…吸氧氣鋼瓶後有醫官來嗎

禁:有有有..後面有

助:醫官嗎?他帶什麼東西來?

禁:那個氣喘吸劑

助:氣喘吸劑..後來也是救不了?

禁:對..後來醫官就說要送去醫院..

助:救護車就來了嗎

禁:對對對

助:所以這個時候還是你們唱歌答數的過程嗎?還是你們已經正在吃飯了?

禁:那時候他..躺在地板上前我們就已經坐在餐桌前面了..然後他好像一直在動..亂動..胡言亂語這樣子………………………………………

助:你們已經坐在餐桌上準備吃飯了?…………………………………..

禁:對對對

助:那其他人就吃他的飯..任由他在地板上打滾發抖嗎?

禁:他躺在那邊抽蓄,躺在那邊抖嘛!然後那時候其他人都還沒吃飯啊…………………………………………………………………...因為你在裡面沒有經過管理士同意的話..亂動亂做什麼事情都會被罵…所以我們當下…..其他人都是沒有做任何動作坐在那邊..因為他們去的話也不知道怎麼幫忙..

助:那他在胡言亂語的時候都講些什麼話

禁:罵髒話

助:罵髒話?三字經嗎?

禁:對啊..

助:他是很氣憤的語氣..還是說.

禁:應該是說

助:哀嚎?你可以摸擬一下那個語調嗎

禁:他就是罵幹你娘機掰

助:一直在呻吟那種?還是生氣那種?

禁:他也沒呻吟哩..他就有點生氣有點害怕吧..

助:嗯..他一直罵髒話

禁:對對對

助:大概多久之後.維持這樣的狀況罵髒話.罵多久?

禁:5~10分鐘..大概..

助:後來救護車就到了?

禁:後來……………

助:他大概多久救護車來把他載走

禁:大概10-20分鐘吧

助:等於是………………………..那他一直在那邊罵髒話一直掙扎?

禁:對對對

助:一直陪著他等救護車來?

禁:對對對

助:那這個過程其他戒護士在幹嘛?

禁:有些是在外面看救護車來了沒…李侑政管理士是幫忙抱緊他這樣子….

助:李佑振管理士是那個你們說比較好那一位嗎?平常關心?還是另外?

禁:對對對..我覺得李侑政管理士..人還..他雖然很嚴格..有時他人還蠻好的

助:是屬於會真心關心你們的?

禁:對..就像……..長溼疹..會拿溼疹藥來給我們用..

助:嗯嗯..大概整個過程維持10-20分鐘…救護車就來了..戒護士在旁邊..就那個李侑政在關心他嗎?

禁:嗯,對。啊對後面那個陳嘉祥管理士他們也有過來,就幫忙,因為他會亂動,就幫忙壓著他這樣子。

助理:壓著他?那其他管理士在幹嘛?

禁:其他的,我沒有特別記得,因為我那時候都在觀察他,就一直看著看著他,就怕他出什麼事了,

助理:那他有翻白眼的現象嗎?

禁:沒有耶,沒有。

助理:眼睛都是睜著的。

禁:對對對。

助理:身體有沒有什麼腫脹啊?或者是?

禁:他那時候都還沒有。

助理:都還沒有。

禁:對呀。

助理:那那個陳毅勳,就是那個,等於是最嚴格那個,他那時候在幹嘛

禁:我…不記得了耶。

助理:OKOK。

助理:那好,就之後就是救護車到了嘛吼,那醫官也陪著他,上救護車,那還有誰上救護車?

禁:ㄟ,上救護車的只有李侑政管理士跟陳嘉祥管理士。就..只有,我知道的就只有他們這兩個人上救護車。

助理:還有醫官?還有就是洪...那個仲丘這樣嘛。

禁:對對對,啊那個醫官有沒有,醫官應該是有上啦,因為我沒有看到。

助理:嗯嗯嗯,那等於兩個管理士都不在了,那現場誰在帶?

禁:現場就…一個是…應該是…應該..因為我也沒有記得,因為我是真的很擔心他,我跟他還蠻好的。

助理:恩

禁:那是黃冠鈞管理士吧!

助理:嗯嗯嗯嗯嗯。

禁:另外一個我就不認識了。

助理:OKOK…就…就不認識。那接下來你們就是去吃你們的飯嘛,對不對?

禁:對對對,接下來我們就去吃飯。

助理:嗯嗯嗯,那你們有沒有,吃飯的過程有沒有聽到那個…門外有人在嘻笑?

禁:門外喔?

助理:對。

禁:不記得了耶,應該是沒有吧。

助:那有沒有聽到什麼安納吼(台語)整死…玩死人了吼這樣子的話?

禁:有有有,就是,是過了一天吧,還是過了…不知道是禮拜四的樣子,對,很像是禮拜四還是禮拜五?我忘記了,應該是他們的憲兵官,對那個管理士說,你看吧,叫你們不要玩,現在玩出人命了吧。

助理:玩出人命…

禁:對對對。

助理:玩出人命吼,他這樣講,他是那種嘻笑?很輕挑的口氣還是很嚴肅的口氣?

禁:他那種就...有點像嘻笑…對,讓我,讓我感覺啦!他很像嘻笑這樣子。

助理:嗯嗯嗯,是憲兵官喔。

禁:對對對,我就覺得他的態度很差勁。

助理:什麼名字?憲兵官…

助理:恩喂?

禁:喂?

助理:恩,憲兵官你還記得什麼名字嗎?

禁:我沒有記得憲兵官的那個?

助理:就是只知道憲兵官這樣啦。

禁:因為我們很少跟他接觸。

助理:喔喔!那他是對著所有的戒護士、管理士講,還是說是跟誰講?

禁:他不知道是跟哪個管理士講,他們不是一群管理士坐在那邊講,是幾個人站在憲兵士門口,然後憲兵官是在外面,他們隔著門這樣講說:看吧,叫妳們不要玩。

助:那時候你們在吃飯就聽到了。

禁:那時候不知道是在幹嘛。反正我們那時候是坐在那邊,應該是在寫心得或是吃飯,對。

助理:OK,那你們是什麼時候知道仲丘後來過世了?

禁:喔,因為我們那邊有一個禁...悔過士…悔過生,是因為…………….

助理:對。

禁:………………………………………….我是禮拜四下午才知道的。

助理:所以你是隔一天才知道的。

禁:對對對,隔一天下午。

助理:那知道之後呢?你們裡面大家是瀰漫著什麼樣的氣氛或是心情?

禁:我是有點驚訝。

助理:恩。

禁:啊其他人應該有些是比較生氣。

助理:生氣喔?

禁:生氣、驚訝。

助理:那有沒有私底下覺得說他們這些戒護士亂搞?

禁:有有有。

助理:那你們覺得亂搞是那些地方

禁:亂搞的地方就是我覺得這種大太陽底下就不應該操課,而且就算操課,你也讓我們就是基本上我們操基本教練的時候是穿長袖戴鋼盔嘛…

助理:你們穿長袖戴鋼盔在操課?

禁:大太陽底下操課。

助理:就是戴鋼盔穿長袖長褲?大大大…長靴這樣嗎?

禁:沒有就穿那個一般的那個白膠鞋。

助理:白膠鞋?啊包含做那個腳在板凳上的伏地挺身,也是這樣做嗎?

禁:沒有!體能課是穿體育服,就只有穿一件短袖跟一件短褲。

助理:所以在做基本教練就是立正稍息敬禮是穿那個…

禁:穿那個鋼盔、還有迷彩衣服是長袖這樣…

助理:長袖…所以你們覺得這種大太陽不應該,不應該穿這種服裝在操課?

禁:對呀,我覺得他不應該在這種大太陽底下操課啊。

助理:嗯嗯嗯嗯嗯。

禁:他們連那個操課都沒有看危險係數,對呀!

助理:那目前呀,你在裡面有沒有知道一些外面新聞在報導的訊息。

禁:訊息?有呀,就什麼副旅長被聲押。然後范佐憲跟陳以仁今天可能會聲押之類的…

助理:因為現在大家在討論,就是有一個什麼影帶呀,就是錄影畫面80分鐘消失呀,那你們有聽到說有人去調整錄影機的畫面嗎?

禁:沒有耶,這個是沒有聽說。

助理:那..就是,那你知不知道外面在講說消失的80分鐘是在哪一個時間點?

禁:80 分鐘喔!

助理:對,是下午,還是早上?

禁:ㄟ…應該是下午啦……………………………………………………。

助理:恩

禁:然後他們就有說是1400-1520,我們這段時間的那個….有在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我在猜想是不是….

助理:那1400-1520你們在做什麼事情?

禁:基本教練

助理:就是在立正稍息。

禁:那個時候應該是在練習蹲下啦。

助理:練習蹲下喔…

禁:對…

助理:那時候仲丘的狀況怎麼樣?

禁:ㄟ…他那時候好像練習蹲下的時候,他的大拇哥有扭傷

助理:你說什麼東西?

禁:大拇指,腳的

助理:恩

禁:腳的大拇指,因為他要一直蹲著嘛吼,然後他體型又比較大,然後他腳可能撐不住,就扭傷這樣。

助理:他蹲在那邊,又扭傷,啊一直摔倒嗎?還是…

禁:沒有,他直接跟管理士說他腳扭傷了。

助理:腳扭傷了?

禁:對對對,然後管理士就說:換腿,就叫他,喔,對,管理士問他說你的腳為什麼會這樣子?然後他跟管理士說因為他太胖了。

助理:那你們蹲是單腳蹲還是雙腳蹲?

禁:腳就是一般的蹲呀。

助理:高跪蹲?

禁:左腳在前右腳在後這樣子。

助理:右腳的膝蓋著地嘛,對不對?

禁:沒有耶

助理:喔喔喔沒有著地?啊所以他的腳左腳扭傷還是右腳扭傷?

禁:兩隻腳都有。

助理:都扭傷?兩隻腳扭傷,啊管理士還叫他換腳!

禁:沒有!他是右腳先扭傷,然後管理士就叫他換腳。就是要我們大家換腳,然後又變成左腳又扭傷這樣子。

助理:那換腳是用跳的還是慢慢的這樣換腳?

禁:…

助理:用跳的嘛,對不對?

禁:一點點跳,就是要蹬一下這樣子。

助理:嗯嗯嗯..ㄟ你剛剛講那個消失的八十分鐘?好像是那個呢…晚上五點半到六點多那時候…

禁:是嗎?

助理:晚上五點半到六點多…

禁:晚上五點半到六點多那時候…那時候…那時候我們是在洗澡吧。

助理:洗澡?

禁:啊..五點半到六點多那時候是準備要吃那個啊…

助理:就是你們在禁閉室,啊仲丘突然走到門外去那個講說:我差三天就退伍了,沒有必要拿自己生命開玩笑那個階段?

禁:是嗎?

助理:是不是?五點半到六點半?六點?六點多消失的那時候,

禁:他們說消失的是七月一號吧,還是七月三號?

助理:七月三號。

禁:七月三號嗎?

助理:恩。就是仲丘還在裡面操課呀?啊最後他就是被送出去那個禁閉室嗎?

禁:對呀

助理:OK

禁:七月三號五點半的時候應該是在…他那時候就開始反映他身體不適,就跟我剛才講的一樣,就是他有反應之後,禁閉士又…又…管理士就帶他出去,然後給他吸什麼氧氣鋼瓶那些的。

助:就是那個在…就是沒有很緊急急救的過程對不對?就有點隨意救他的感覺?有這種感覺嗎?

禁:對對對。假如真的就是7月3號晚上不見的話,那就真的...情形應該就是這個樣子。

助:就是那個時候這樣?(禁:對對對...)

禁:因為他們那時,我覺得他們管理士那種危機意識不好,就是很差勁這樣。

助:危機是?你有看他(指洪)全身發抖還沒有警覺性要趕快做急救?

禁:對對,就像他一個人站在那邊,因為就是我們不是剛出去的時候,他不是站...扶著餐桌,手腳都在那邊抖嗎?(助:恩恩)他們就要有一個人留下來照顧,就是顧著他,然後其他人去找那種醫療的東西之類的。(助:恩)都去找醫療的。

助:就等於是,那管理室就是在去找醫療的?

禁:對對對,他們那種(助:沒有緊急?)危機意識不夠好。在那種大熱天身體不適,就一般人一想到就是中暑(助:中暑?)對啊,那他們也應該給他量個體溫之類的,說不定他們量了體溫,看到是燒到44度,說不定提早送到醫院,就會比較好。(助:對)然後他們都沒有量那個體溫。

助:量體溫的這個程序也沒有做到?

禁:對對,他們從頭到尾都沒有做到。

助:ok,那,就是說那個,我剛有看到,就是說,的確是7月1號有一個兩點到三點二十分,7月1號,是有那個四支監視器是同時消失,那,所以下午的時間都一定是在做基本教練嗎?

禁:對對對。

助:喔,所以7月1號那個,就是你看到那個仲丘他在蹲,腳扭到那個過程,還是?是那天嗎?

禁:你說7月1號那個,對。

助:所以,他那個腳扭傷是7月1號還是7月3號?

禁:腳扭傷是7月1號。

助:喔,所以7月1號就扭傷了?開始有身體不適的狀況了?

禁:他腳扭傷也算是身體不適的話,那就是了。對啊。(助:ok)對對對。

助:所以就是下午操課那個,叫做什麼...練蹲啊,就是那種基本教練,(禁:對)練習蹲下那些嘛?

禁:對對對。

助:欸,那那個剛剛你有提到說,那你們都沒有戴手錶,是規定不能戴還是你們自己沒有戴?

禁:對對對,他們裡面,就規定不能(戴),我們進去裡面連鞋帶都要拆掉這樣。

助:啊?連鞋帶都要拆掉?啊你們...

禁:然後要交給那個管理室,然後上體能課他才會拿出來給你用,這樣子。

助:再綁鞋子?

禁:對對,阿其他(時間)都是沒有綁鞋帶的,其他上課都沒綁鞋帶。(助:恩恩)對,他們就,對啊,就不會讓我們綁這樣子。

助:那你們這樣操課過程啊,你們喝...如果真的想要喝水的話,他們會不同意讓你們喝嗎?還是限制時間喝水?

禁:恩,像那個,喝水這件事情,我也是聽別人講我才知道,因為我那時候沒注意聽。他是說那個7月3號上午做體能課的時候,對不對,然後那個洪仲丘他剛開始他有反應說他要喝水,然後管理室有讓他去喝了,但是洪仲丘他又做完下一項,就是下一項那個體能項目的時候,(助:他第一項做什麼?)他也想喝水...

助:就是有喝的那一次是做伏地挺身還是仰臥起坐?

禁:這我就沒有問耶,對啊。

助:做第一項就是喝水有讓他喝?

禁:恩,他要在,因為個人狀況不一樣啊,然後他又想喝第二次,啊管理士就講說:"你剛剛不是才喝,現在又要喝,你是在耍我嗎?"這種話。

助:這種話是誰講的?

禁:恩,這種話是,我不清楚耶。

助:okok。

禁:就是有人跟我講這件事情。

助:okok。就是說,你喝水,剛才喝,現在又喝,你耍我是不是?這樣?

禁:對對對。

助:就是講這種話,不讓他喝水?

禁:對對。

助:那所以,那他第一次喝水跟第二次喝水,就你知道的,是隔大概多久時間?

禁:大概10...就是做完一項體能項目啊,就是大概十幾分鐘吧,大概。

助:恩,中間不讓他喝水這樣?

禁:對對!

助:那有沒有長官,就是說叫你們不要對外講話還是怎麼樣?

禁:欸,像….去那個北軍檢的時候,那有說就是,就是叫我們不要就是,一直到處講這樣子,對啊。

助:那你們感覺怎麼樣?

禁:我感...因為我是想說就是,我怕我跟別的人講之後,然後他們又一直到處跟別人講,然後講一講就突然就是,變得跟我原本跟他講的事情是不一樣的。

助:所以你寧願就是自己來講會比較清楚對不對?因為你看到了。

禁:應該就是,自己講是會比較好一點,只是像我這個人就是,講話就是有時候就是會不清楚,會結巴這樣子,對啊,所以...

助:但是你講的東西都是你親眼看到的東西,和聽到的東西?

禁:對啊,就,對啊,這是我自己大概就是印象中知道的,對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