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健康調查主持醫生言論乖違 福島學童狀況蒙憂

立報/本報訊 2013.07.16 00:00
■宋竑廣

福島核災後兩年多來,各界對於學童健康的努力持續不斷,單就「守護孩子遠離放射能全國網路」(National Network of Parents to Protect Children from Radiation)所刊載的相關團體,就多達3百多個,範圍遍布於全國各地,從最北的北海道到最南的、接近台灣的石垣島都有;不過,如同官網所說,包括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以及保育、教育人士等個人、團體,每天陷於惡戰苦鬥,除了抗議活動、立法遊說等行動之外;還要挑戰聲稱輻射無害的專家,像是馬英九總統最近接見的、日本原子力技術協會最高顧問石川迪夫等人,進行一場非常消耗的知識戰。

關於核輻射健康危害,時常被討論的資訊之一,便是相關的健康檢查,尤其核災後常出現的甲狀腺癌罹患機率最受矚目,例如福島縣民健康管理調查,到最新6月初的報告顯示,17萬4千名未成年人中,確定罹患甲狀腺癌的人有12名;然而,擔任日本甲狀腺學會理事長、長崎大學教授、福島縣立醫科大學副校長,以及和福島縣民直接關連的職務、福島縣放射線健康風險管理顧問的醫師山下俊一,他的相關發言卻遭到不少批評。

根據2012年1月26日福島民報報導,福島縣民健康管理調查檢討委員會,發表在浪江町、飯館村、川俣町山木屋地區,所進行的未成年人甲狀腺檢查結果,3,756人中,0.7%結節超過5公釐、要做二次檢查的人,與29.7%結節小於5公釐的人,都被診斷為良性,山下俊一表示:「看不出來有伴隨核災所帶來的惡性變化。」其後到3月底,檢查人數上升到3萬8千餘人,仍然沒有可能罹患甲狀腺癌的案例。

一封郵件 讓醫師拒診

不過就在檢查正在進行的同年1月16日,作為甲狀腺學會理事長的山下俊一,和福島縣立醫科大學鈴木真一教授聯名,發給甲狀腺學會等7個學會的會員一封電子郵件,內容說到:「不只是沒發現異常的部分,5公釐以下的結節與20公釐以下的囊胞,判定為不需再做精密檢查或治療的對象。……醫師這邊有家長來諮詢的話,盡量讓他們了解,沒有追加檢查的必要。」

同年8月26日每日新聞報導,福島縣會津若松市一名家長,打電話跟市內五所醫院求診卻被拒絕,憤怒地說:「想要看病卻不行,太奇怪了。」對此,市內一名小兒科醫生說:「和福島醫大有不同診斷的話,會導致混亂。」還有醫生說:「私人醫院的功能不在於消除家長的不安。」也有輿論認為這是受到山下俊一那封信的影響所致;甲狀腺學會裡的一名醫師說:「依照這封信去做的話,就違反醫師法裡不得拒絕求診的規定了。」

▲4歲的渡邊沙紀在福島縣郡山的撤離中心接受輻射檢測,她和家人在福島事故發生後,從距核電廠30公里的家園撤離到距核電廠70公里處的郡山,圖攝於2011年4月8日。(圖/路透)

至於實施檢查的福島縣立醫科大學,雖然檢查前由家長簽名的同意書上明白寫著:「家長與當事人要求的話,隨時可以知道結果。」但是,除了基於縣府條例去要求資訊公開,不給看超音波掃瞄圖片與相關病歷,而在要求公開的6件案例裡,有3件拖到3週後才給,而且是用一般影印紙印的副本,也不提供清晰的數位圖片檔案,醫院的解釋是怕被竄改。日本律師聯合會資訊問題對策委員會長、律師清水勉說:「這樣處理為了孩子所做的檢查,本末倒置,確認是當事人的要求之後,應儘速、照對方希望的形式提供資訊。」

同年9月11日,在福島縣民健康管理調查的檢討委員會裡,山下俊一對於發現有未成年人確定罹患甲狀腺癌的數據表示:「許多資料出來了,接著從檢查轉向治療,會努力顧好病人的隱私。」然而在2013年3月11日,也就是311核災兩週年,山下俊一在美國輻射防護與度量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 on Radiation Protection and Measurements, NCRP)發表演說時,簡報上有多張當事人也不能輕易看到的超音波掃描圖片。

山下俊一之前在接受每日新聞的專訪時說:「應該也會發現一些小的癌症,但甲狀腺癌在一般狀況下都有一定的發病機率(註:前述的鈴木真一教授,在接受東洋經濟雜誌訪問時表示,一般兒童罹患甲狀腺癌的機率,1百萬人只有1到2位)。結論要在10年後才能得出。我不會和縣民對立,想要不讓日本這個國家崩潰。車諾比核災後,烏克蘭有許多跟健康影響有關的訴訟,國家受到補償費用的壓迫。變成那樣的話,最終受害的還是國民。」

除健康調查外,山下俊一被質疑的輻射相關發言,最多的是他在2011年3月21日福島市民演講會裡說的:「微笑的人不會有放射線來。憂鬱的人就會來。」由於太過離譜,還被美國一千家電台聯播的「Democracy Now!」報導;對於同場演講說的「每小時100微西弗以下,對健康絕對無害」等言論,法國國家科學研究院經濟學家堤耶利.黎波(Thierry Ribault)撰寫專文「福島專家 披著白袍的騙子」批評(蘋果日報有刊載中譯版):「這個劑量相當於每年876毫西弗,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規定的最高值是1毫西弗,美、德核工人劑量也只能接受到20毫西弗。」對於相關追問、批評,山下在接受法國明鏡週刊專訪時則說:「(批評者)不是專家。」儘管批評他的醫師如松崎道幸等也大有人在。

立場在311後大翻轉

為了驗證山下俊一以專家身分背書的輻射無害言論,包括「福島集體疏散官司」等組織,比對他核災前後的相關言行,以追求福島兒童健康狀況的真相(參照立報文章「《好小子》作者與諾姆杭士基等 聲援福島兒童核災避難訴訟」);中部大學教授武田邦彥,翻查山下2009年在日本臨床內科醫學會會刊上發表的論文〈放射線的光與影〉,發現他對日本濫用電腦斷層、X光等醫療用輻射提出警告:「歐美罹癌人數中可能有1%的人源於醫療用輻射,而日本多達3%,看似微小的差距,以日本30萬罹癌人口而言,就有9千人,高於交通意外死亡人數,對此日本卻少有議論。」、「未成年人被曝達10到100毫西弗的話,無法否定罹癌風險,而電腦斷層一次就有10毫西弗。」可見山下在311之前對於輻射危害的重視,比一般醫生還要小心。

和山下俊一一樣,被質疑掩蓋輻害真相、作為御用醫生的不乏其人,前述同為福島縣民健康管理調查報告主持人的鈴木真一,對於福島兒童甲狀腺異常機率超出車諾比數十倍的數據表示:「是診斷方法進步的結果。」

這樣的說法並不陌生,在日本NHK播出的紀錄片《車諾比核災 來自污染地帶的報告》中,當地醫生表示:「報告甲狀腺癌增加時,國際原能總署(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IAEA)跟蘇維埃的科學研究學會都說,是超音波診斷精確程度提高的結果。」該紀錄片主題為烏克蘭政府報告書,旨在控訴核災之後,包括心臟病、膠原病等多樣疾病不被IAEA等國際機關所承認。順便一提,IAEA在和世界衛生組織WHO締結合作協定之後,後者對核輻射危害轉變態度的歷史,也逐漸透過日本民間團體宣傳而廣為人知。

同樣認為核輻射危害輕微的專家,除了像山下俊一這樣的醫生之外,還包括像日本原子力技術協會前最高顧問石川迪夫這樣的核電專家,2011年4月29日他在朝日電視台上說過:「20毫西弗就讓人避難很奇怪,因為(年間)100毫西弗也沒關係,讓災民回去吧。」(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Radiological Protection/ICRP對一般人一年的人工輻射建議上限是1毫西弗)比日本政府目前的做法還要基進,跟前述山下俊一過去對輻射的態度也大不相同,無怪乎被日本網友罵道:「不要再演這種低能戲碼了,民眾不是笨蛋!」

儘管如此,石川迪夫仍受到中華民國核能學會與台電邀請,來台演講福島核災現況,之後並受到馬英九總統接見;場外則有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抗議,指其為擁核派,據媒體報導,中華民國核能學會理事長潘欽對此表示:「學者主要提供日本福島核災的第一手資料和後續情形,他並沒有說台灣應該如何做。」可見萬一台灣發生核災,民眾不必擔心政府會遵從石川在日本說的核災建議,被曝20毫西弗(以上)也不會讓人避難,事實上,台灣目前的核災應變範圍只有8公里,不到日本20公里的一半,或許還用不著石川的建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