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蘇曉康新書「屠龍時代」 嚴批毛澤東原罪

中央廣播電台/江昭倫 2013.07.16 00:00
曾在80年代末以「河殤」紀錄片震撼世界的大陸流亡作家蘇曉康,最近推出新作「屠龍年代」,重寫空前慘烈的中國當代史,揭露導致中國大饑荒的廬山會議、水患、以及六四鎮壓等血腥決策的第一手報導,被視為是繼「河殤」之後,對毛澤東原罪最尖銳的批判。蘇曉康說,毛澤東原罪問題若不解決,中國永遠不可能有改革的一天!

蘇曉康1988年因為製作「河殤」紀錄片,對大陸傳統文化進行批判,引發青年學子熱烈討論;後來被羅織成煽動八九民運主謀,遭到通緝,流亡海外至今。

1993年,蘇曉康夫妻在美國發生車禍,妻子傅莉重傷癱瘓,蘇曉康走過「文字休克」歷程,花了將近20年的時間陸續完成「離魂歷劫自序」與「寂寞的德拉瓦灣」書寫,才完成心靈修補工作,並重拾「報告文學」之筆,將過去38年來自己對於中國社會現象的第一手採訪報導筆記,加以整理,在今年7月正式交出14萬字的「屠龍時代」,再一次針對中國大陸近代發展進行嚴厲檢視與批判。

蘇曉康在新書中,從1975年八月河南發生慘烈的「垮壩」水災談起,回溯60年代中國大饑荒、90年代的「愛滋病血禍」、六四鎮壓始末,並批判中國經濟起飛引發的生態大浩劫。

蘇曉康說,在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時代,「非毛化」與「反傳統」是主要兩大特徵,但最後卻被中共當局「攔腰斬斷」,沒有任何結局,讓許多知識份子充滿「中空感」。蘇曉康說,他寫「屠龍時代」其實是在「重讀自己」,新檢視自己走過的軌跡,他認為中共當局至今沒有人敢否定毛澤東思想,毛澤東原罪問題沒有解決,中國就不可能改變。蘇曉康說:『(原音)毛澤東原罪問題是一個高懸在歷史上空詰問中國和人類的一個問題,沒有人現在能夠給出答案,但是中國就是這樣,今天中國的情況就是這樣,他們的經濟只要好一天,他們就不會改,就不會啟動改革,他們自己非常清楚,我幹嘛要改,我現在好好的嘛,也就是說沒有壓力、沒有威脅,你不要指望中國會做任何的改革,我今天還是這個看法。』

完成「屠龍時代」後,蘇曉康笑說現在的自己恢復了創作力,除了繼續書寫個人與大國家題材外,他也希望能開始創作「虛構小說」,把肚子裡滿滿的故事都說出來,和讀者分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