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台大 胡大剛 中國新歌聲

南方朔觀點-台灣其實早已不再優秀!

中時電子報/ 2013.07.16 00:00
這一次,讓我們來談一個比較深奧的知識論問題。  世界有它真正的樣子,那就是世界的「本體」,但因為那個「本體」太過龐大複雜,我們無法掌握,因此我們只得透過認識局部,希望達到認識整體的目標,諸如「舉例」、「指標」、「指數」、「比較」、「排名」這些方法,就成了人們認知世界、自我定位的主要手段。古代的《大般涅槃經》以及波斯哲學詩人薩納伊(Sanai)都講過瞎子摸象的比喻,它指的就是這種認識論的限制。  因此,人們透過「舉例」、「指標」、「指數」、「比較」、「排名」等方式意圖認識世界和自我定位,注定了是在準與不準之間。這些方法的確有它客觀準確的一面,但也難免有主觀不準的一面。因此,人們對這種方法呈現出來的自己,最好的對待之道就是「不驕不餒、自求上進」。當這些方法都說我好,千萬不要高興得尾巴翹起來;當這種方法說我差,我就應有「有則改之,無則嘉勉」的胸襟。別人說我好說我壞,都只是一種參考,最重要的是要有「得失寸心知」的那顆心!如果自己少了那顆真正客觀的心,而只是隨著別人的議論而或悲或喜,那反而會後患無窮。  尤其值得警惕的是,這種既主觀又客觀的比較方法,它會無形中將世界上的國家劃分出等級,如果一個國家長期均被視為優等國家,這種優等國家的刻板印象就會被固定,它縱使有什麼差錯,人們也都不會深究;但若一個國家在各方面都長期退化,最後到了某一點,人們對這個國家的判斷就會產生突變,不明言的不再視它為優等國家,而是將它的優等剔除,於是無論國內民意、國外輿論都自然而然的將它視為劣等國家。當這個國家的優等地位被剔除,劣等地位逐漸被確定,則無論國內外的民意輿論,也會跟著改變,講它好話的會愈來愈少,講難聽話的則會變多。舉例而言,亞洲的菲律賓,戰後乃是亞太最好的國家,也是東南亞的反共明星,但從馬可仕當政起,他的無能貪腐久了,菲律賓已國不成國,於是菲律賓遂國家形象降級,全世界對菲律賓再沒有一句好話。再以柬埔寨為例,戰後它也是不錯的國家,我小時候看過台南出生的英俊小生林沖的電影,就有到柬埔寨出外景的影片,但不幸的是,柬埔寨被捲入越戰,整個國家被打得退回到中古時代,從此以後世人看柬埔寨當然也沒有一句好話。  再以南韓為例,九七亞洲金融風暴前,全球對南韓是壞話多、好話少,但從金大中以來,韓國勵精圖治,到了今天,韓國的形象已躍升,幾乎已聽不到難聽的話。我舉這些例子,顯示出世人對一個國家的評價是會變的。當一個國家不能改善基本面,它的國家形象最後就會降級,當它自居為下流,就自然而然的眾惡歸之。  而中華民國以前無疑是被歸為優等的國家,國際上關於台灣的負面新聞實在不多。但近年來,由於台灣本身在快速退化,經濟上已由四小龍之末,快跌成全亞洲之末,加以國民實質收入已跌回十七年前水準;而由食品安全問題層出不窮、貪腐案件不絕如縷,甚至政府自己都在搞貪汙除罪化,已明顯可以看出台灣的退化已由經濟開始,蔓延到了社會秩序和政治秩序上。而我們都知道,這種退化最後會累積成國家形象的退化。《經濟學人》的「笨蛋」風波只是個開始,「國際透明組織」的調查報告風波乃是延續,而且我敢鐵口直斷,這種台灣形象降級所造成的事件將來還會繼續發生,更正是更正不完的。  因此,一個知道自我反省的政府,就應有反躬自省的基本認知,當自己表現不佳、形象退化,就應把形象降級視為一種鞭策,好好去改善自己國家的基本面,而不應自己的改善工作不做,只是在那裡搞「更正」、搞「反駁」,因為搞「更正」最後只會成為一則笑話。台灣政府在搞「更正」的同時,台灣自己所做的民調有七五.○七%認為台灣的貪腐其實更糟。這已顯示出「更正」是沒有用的,台灣其實早已不再優秀了!(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