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拒絕多數暴力 大埔堅決反拆遷

立報/本報訊 2013.07.14 00:00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蘇力颱風來襲期間,苗栗縣府處理災情,延緩拆除大埔4戶,同時也買下4家報紙半版廣告、發出拆除問卷,召開里民大會,力挺縣府執行大埔4戶拆遷。竹南大埔自救會、台灣農村陣線痛批,基本人權不該被多數暴力剝奪。

苗栗縣政府9日發給660位地主的問卷,調查竹科竹南基地區段徵收公共設施工程執行拆除意見,詢問維護地主權益下,是否同意拆除大埔4戶。兩公約執行監督聯盟執行委員黃嵩立質疑,如果符合最大多數人的利益,像台灣人投票將核廢料放在蘭嶼這種方式可以嗎?他認為,這種民調的原則,只是製造民意衝突,違反民主原則,沒有人權的民主,就是多數暴力。民主的原則是公開表達所有的意見,積極討論,揭發所有真相,讓所有人理智討論後,達成決定,沒有真相、事實、理性,只是投票就是假民主。

民主真諦 是尊重每個人的價值

黃嵩立提到,各縣市政府秉持多數人利益的領導作法是操縱民意,尊重每個人價值跟尊嚴才是民主人權的真諦。苗縣問卷詢問「是否同意支持為維護絕大多數地主權益,應由本府依行政執行法辦理地上物強制拆除作業。」是一種誤導,將兩個概念結合在一起問。他質疑,問卷中「是否同意區段徵收是實現公私互蒙其利,政府與地主雙贏之整體開發方式。」中的「公私互蒙其利」是那些人得利?是地主、開發商?問卷中「為引進企業投資提供鄉親就業機會,並促進地方繁榮發展,台端是否支持本府繼續辦理其他地區之區段徵收土地開發業務。」揭露政府只會用賣地維持縣府營收平衡。

苗栗縣府11日在各報紙以半版廣告,質疑大埔張藥房不拆除,會影響交通安全。淡江大學運輸管理系教授張勝雄批評苗縣「假交通安全之名,行無理拆遷之實。」

他表示,全台灣有太多斜交路口,光是台北市就有一大堆,但這些斜交路口並不是每個都需要改善,要看有無實際需要。大埔仁愛路兩側全都規劃為住宅區,根本沒有工廠大車進出需求,公告禁行大貨車、設置槽化島、設置標線、多相號誌等,都可以解決交通問題,不需要拆遷。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表示,99年8月17日前行政院長吳敦義與大埔居民之協調會中同意「原屋原地保留」,現場還有前內政部長,現任行政院長的江宜樺,現在行政院反悔,把責任推給都委會,行政院陽奉陰違。

▲針對苗栗縣府欲強行徵收大埔四戶一事,12日上午由(右起)立委林淑芬、大埔自救會發言人葉秀桃、立委田秋堇、立委尤美女、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召集人黃嵩立共同出面,呼籲具有土地徵收核准權限的中央主管機關勿推卸責任,應善盡監督之職責。(圖文/楊子磊)

內政部都委會第746會議中決議「原屋原地保留」,但苗栗縣都委會第228次會議推翻中央決議,後來內政部都委會也翻盤。徐世榮說明,很多人以為都委會組成成員,是學者專家的客觀中立的機制,內情卻是政府可掌控都委會的會議議程、結論。中央都委會有29位,其中14位是政府派任代表,政府往往說沒有過半數,卻是真正多數,政府代表沒辦法與會時,可請人代理,參與會議並進行表決,但其他委員就沒有這樣的優惠,所以真正的多數是政府機關代表。

政府若要讓某個議案通過,輕而易舉,至今都委會結構沒改變。他舉例,中科四期學者專家幾乎完全反對,案子還是通過,因為政府機關代表是實際多數。

他提到,苗栗縣政府的都委會成員,是縣長一人完全主導,公共利益是由這些少數人獨斷,沒有正當行政程序,以及民眾參與的嚴謹聽証會,他質疑,這樣的都委會決議,能讓民眾信服嗎?

區段徵收是土地徵收的一種,要符合土地必備的徵收要件,包括促進公共利益、必要性、比例性、不得已手段,符合這4點,才有補償問題。徐世榮認為,大埔區段徵收不符合徵收必備要件,如果大埔拆掉,拆的是政治人物的人品以及政府誠信、台灣基本人權。他痛斥,台灣仍是威權專制體制,根本沒有民主,區段徵收非常惡質,政府沒有錢,從北到南搞區段徵收,包括淡海新市鎮、台北港、機場捷運A7、桃園航空城,新竹璞玉、中科、彰化高鐵等。

苗栗工商發展處處長沈又斌曾擔任長豐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特助,根據苗栗縣府發包中心顯示,苗栗縣內都市計畫變更、通盤檢討等7項重大計畫,得標廠商為長豐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其中有5項是未經公開評選或公開徵求的限制性招標,包括跟大埔土地連結的「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周邊地區特定區計畫」個案變更委託技術服務案,以及苗栗縣都市計畫(市場用地專案通盤檢討)規劃案、變更及擴大後龍都市計畫(配合遠雄健康生活園區開發暨周邊整體規劃)案、苗栗縣出磺坑地區優質環境改造計畫委託技術服務、卓蘭鎮白布帆太陽能發電電廠暨多功能示範園區開發可行性評估委託技術服務案。

立委田秋堇痛批,這就是所謂的「公私互蒙其利」,依法公然詐騙,把開發營利公司的業者放在縣政府裡,擔任執行者,毫不避諱。立委林淑芬也表示,苗栗的都市設計是工商發展處負責,工商發展處處長沈又斌是來自於承包縣府最多工程的長豐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直接把業者請來當處長,處長可以決定那裡要開發,還有工程發包,讓長豐得標,就是為財團、利益團體打造,兩者配合天衣無縫。她質疑,處長究竟是基於公司、財團利益,還是人民利益?表面上說是基於公共利益、交通安全,根本是鬼扯。

林淑芬直言,苗栗縣政府就是要炒地皮!苗栗縣現有開發大埔案向中央貸款45億元地方建設基金,地方政府有龐大的財務壓力,現有98%的地主申領抵價地,苗栗縣希望剩下不同意的4戶「配合」。她直批,苗栗縣政府可以放煙火、大蓋工業園區舉債,肥了自己的政治利益,等地方財政不行了,再拆人民的房子嗎?

農地換錢 縣府財團聯手操弄

吳春富是70歲的大埔老農民,從8歲開始種田,2010年6月9日,苗栗縣政府派遣怪手搗毀農民稻田。吳春富提到,種田沒利潤,不過老人還是願意種田,那裡想到會被徵收。他氣憤政府依法行政不講理,怪手來時就像土匪,大家一起抵抗,但警察說妨礙公務,幾百個警察用鎮壓手段強迫徵地,稻米、玉米、絲瓜都被推走。後來朱阿嬤喝農藥自殺,他的哥哥吳國光也因農地徵收被活活氣死,他要站出來替哥哥討回公道。吳春富說,稻田被苗縣徵收,不能種稻子,卻給財團蓋別墅,一棟幾千萬。縣府跟財團操作,政府搶土地,建商蓋別墅,像狗一樣咬,從台北、桃園、新竹、苗栗一直蓋下去,炒作土地,農地都被破壞掉,只為了賺錢。

▲正午時分,大埔居民吳春富站在曾經是農地,如今已雜草叢生的空地中央,他手中拿著的是在民國98年時因土地徵收案抑鬱而終的哥哥吳國光的遺像。(圖文/楊子磊)

他回想,以前米相當好吃,很Q,沒有污染,科學園區來了以後,會帶來高污染,人為何會生病,就是那些高科技污染。他希望找回好山好水,因為這水不是買的,水是自然上天給的,每個人都可以喝,一旦水被切掉、搶走,他說:「以後我們喝什麼,喝泥漿水、毒水嗎?人會因為工業污染而洗腎。」他說,台灣被徵收的土地幾十萬甲都在長草,這些好山好水的土地卻不能插秧,是國家的災難。

他擔心,好山好水被財團破壞,後代子孫缺乏糧食怎麼辦?他認為,農業是立國精神,沒有農民就沒有國家,沒有農業,國家會滅亡。他希望全國人民把農業找回來,不要讓財團來操作農民土地。吳春富並非大埔面臨拆遷的4戶之一,但他憂心,這次苗栗縣府沒有拆到他的家,有一天也許家園、灌溉的水井會被拆掉。吳春富說:「政府來徵收,我一條命跟他拚,要讓後代子孫有生存的權利!」

▲在7月5日聲援大捕的活動現場,聲援民眾曾與警方在公義路與仁愛路交叉口爆發短暫推擠衝突,過程中有民眾高舉寫著「官商勾結」字眼的標語。(圖文/楊子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