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哈巴狗電台:我決定今天下午三點舉起我的右手!(下)

立報/本報訊 2013.07.14 00:00
■陳真

今天下午三點,我的右手果然舉起來了!可我明白,就連挪動一根手指頭也不是我能掌握。維根斯坦說:「我是全然無能的(completely powerless)」。年少時,自恃聰穎,以為凡事人定勝天,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但很快地,生活便教我明白了真實;即便垂手可得的東西,都能硬生生從眼前溜過。於是我在心裡給自己蓋了座廟,入廟高堂寫著「隨波逐流」四個字;命運之流去向如何,我便隨之浮沉,不做抵抗。

聖經說:「我何時軟弱,我便何時剛強。」無力感也許不是什麼壞事。別說許大世界那般高遠的事,光說我自己,除了債台高築和血壓向上提昇之外,生活的一切一概每況愈下;就像Mathieu Kassovitz電影《恨》裡頭那個人,從一百層樓往下掉,每掉一樓就對自己說「So far so good」「So far so good」(嗯,到目前還好);但重要的不是降落,而是著陸。

如果故事就寫到這,似乎也不壞,叔本華就是這樣,對生命充滿絕望的無力感。但無力感總比有力感更接近真實,那些言語喧囂、顧盼自雄的人,在我看來,多少有點智能不足。

著陸之後,也許才是故事的開端。儘管每況愈下,儘管一切美好都將告終,但彷彿這一切悲歡連同毀滅都是好的。一行禪師說:「當你對自己的痛苦都能感到是種奇蹟,你便得著解脫。」我知道有為男女向來有力感很強,整天忙著改變世界,不屑這一類妖言惑眾,但這就像個福音,信者得救。

在與友人的談話中,維根斯坦曾如此說道:「如果有人說他對將來很樂觀,因為他認為根據某種歷史法則,一切會越來越好。這聽起來沒什麼好讓人佩服的。但如果有人認為事情顯然只會越來越糟,無一絲好轉跡象,但儘管如此,他仍然相信明天會更好。」維根斯坦說:「這倒是贏得了我的心。」

老天爺一如導演,每個人在片中演出一角。我若演了個倒楣角色,天災人禍不斷;即便如此,我依然受到眷顧,與萬物共同成就一種美好。以前不太明白這事,後來似乎明白一些,倒是給了我一種無懼。我看世上萬般愛恨情仇,彷彿投射布幔上的一個個影子,若說這影子是我,那影子是你,乍聽之下彷彿真實,可當這一幕換下一幕,似乎就不那麼真實了。

Martin Scorsese的《紐約黑幫》中有這麼一場戲:政府軍炮火鎮壓過後,兩派對峙人馬死傷殆盡,街上躺著一排排屍體;原本鬥個你死我活的,全躺一塊了。倖存者說:「這下我們之間似乎沒有差別了。」當謝了幕,你我就是一體。至於究竟是誰讓我在今天下午三點舉起右手,似乎是很明白了。

(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