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戴姿穎 阿信 孫大千

貓眼的世界:奴家思想

立報/本報訊 2013.07.11 00:00
■黃懷軒

台灣這島上自認匯集了中華文化五千年來的精華,暫且撇開國家定位的政治問題不談,半世紀前的國共戰爭分別了台灣與中國,一大批來自中國大陸的文人政要達官顯貴與常民逃到台灣落地生根,加上中國長達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文化毀壞,這些大概都直接間接的造成台灣在中華文化上自認地位高人一等的心理認同。不管同不同意,起碼,我們這一代人是這麼被教大的。

不論台灣島上的人們如何看待自己的文化位置,在我看來,現在的我們倒是中國得很徹底,甚至比中國還中國;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奴性甚深啊。台灣人的奴性由上至下,從基層到高層,從窮人到富人,幾乎都一個樣,面對制度總是乖乖的服從,少有質疑;奸巧一點的,就想著如何規避制度獲得好處。公部門不論制度有沒有問題,一切只在乎合乎規定,依法行政,只要沒人吵沒出大事也就這麼一直湊合著。華人圈子千年來的儒家文化就是為了教出順民,越是不卑不亢,越是逆來順受越好,不論是官員或是人民,這點台灣真是做得可圈可點。

奴化的除了制度之外,還有思想。奴化的腦袋讓我們不思也不想,我們不習慣提出想法,不習慣提出質疑,不喜歡正面討論,總愛背後議論。年輕人在教育制度下越來越馴化,沒有目標,沒有熱情。人們看來自信滿滿,很有想法,但充其量都只是人云亦云,看看大家說啥就跟著說啥,跟著民意走,跟著名嘴走,這社會對公共議題看似意見很多,但實際上只有一種意見;島上充斥著廉價的知識,隨便上網Google一下就可以出來當專家,典型的奴性,因為自卑怕被瞧不起,所以要裝得什麼都懂。人蠢才好使喚,人奴才好控制,雖然政府成天喚著要人才,但社會及教育卻一直不斷的要把我們變成奴才。相較之下對岸媒體、學界及年輕學生們的思考卻極具自信,獨立、熱情且積極,個個色彩鮮明,早已準備面對世界。

我不是要談文化認同,更不是要說政治認同這種低能的東西。只是時常懷疑到底這島上的人們哪來這麼大自信,自以為是地看輕對岸。在中國除了黨國忠誠沒得討論,其他什麼都可以討論;在台灣卻是只有黨國忠誠可以討論,其他什麼都沒得討論,這種像是全民中邪的現象看在眼裡豈不覺得荒謬!?這兩相比較,我們的奴家思想,肯定要強些。

(展示設計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