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地震 妙禪 空汙

南太平洋學生 教室坐滿仍文盲

立報/本報訊 2013.07.10 00:00
【編譯謝雯伃綜合外電報導】許多太平洋島國都在慶祝學校註冊率提高;在太平洋島國論壇(Pacific Island Forum)的16個會員國中,就有14個會員國達到了千禧年發展目標二的標準:在2015年前達到初等教育普及的目標。

根據《媒體交流服務社》報導,如果仔細檢視教室裡的學生,還有學校周圍的社群,會發現,其實識字率相當低。

亞洲南太平洋基礎暨成人教育協會(Asia South Pacific Association for Basic and Adult Education,ASPBAE)和巴布亞紐幾內亞教育倡議網絡(Papua New Guinean Education Advocacy Network,PEAN)兩個組織合作調查巴布亞紐幾內亞馬當省(Madang)15-60歲曾接受過基礎教育人民,檢視教育對這些民眾所造成的影響。巴布亞紐幾內亞是太平洋西南部的島國,只有7百萬名人口。

這兩個協會的發現指出,所謂的「教育邁進」實際上沒有具體成就:受訪者中對於國家法定語言英語及托克皮辛語(Tok Pisin)的識字率只有23%;這表示許多學生完成初等教育之後,還無法讀或寫。

重視教育僅嘴上說說

太平洋西南部的美拉尼西亞系國家也有類似發現。2011年,ASPBAE在南太平洋國家萬納杜的Shefa省對1,475名15歲以上人士進行調查,發現雖然有85%宣稱他們能書寫及閱讀簡單的官方語言比斯拉馬語(Bislama)、法文或英語;但是個別測驗後發現,只有27.6%識字。

萬納杜官方聲稱小學註冊率為88%,受訪者中也有90%指出自己曾接受某種程度的正式教育,但只有40%讀完小學。

位於巴布亞紐幾內亞東南方的島國索羅門群島,當地政府聲稱已從長達5年中的內戰(1998-2003)中大幅復原,小學註冊率高達91%。

▲澳洲一位原住民兒童坐在位於艾麗絲泉市郊的社區中心裡,圖攝於2007年7月3日。(圖/路透)

然而,鄉村地區設備不足,還有對正式學習興趣不佳,這些都是當地識字率只有17%之低的主要原因。

雖然在ASPBAE在首都霍尼亞拉(Honiara)和馬萊塔省(Malaita)所進行的調查中,2,200名的受訪者中有97.7%認為讓孩子受教育是很重要的事,但是在15至19歲的青少年中,有53.8%女性和37.6%男性沒接受教育。

「識字率過低的問題,主要發生在那些在校學習的語言並非自己第一語言的學生身上。」斐濟南太平洋大學教育學院講師圖法加(Lice Taufaga)表示:「如果學的是自己的第一語言,那麼識字率最佳;但是南太平洋國家的大部分學生都被要求要以學習英語為第一要務,因為那是商業和行政的語言。」

圖法加補充,文化挑戰也是問題,在以社群為主體的太平洋社會中,並不鼓勵或支持一個人孤單閱讀這種行動。她表示,孩子在家裡和學校裡,很少有機會接觸書本;許多兒童放學後要幫忙家中賺錢,根本沒時間閱讀。」

語言分歧難學習

該地區語言的分歧性也是原因之一,當地有1千萬人口,卻擁有全球多種語言,還有殖民時期帶來的歐洲語言,在在讓當地的識字議題成為一個複雜議題。

在美拉尼西亞系國家,當地有數以百計普遍使用的溝通語言,其中許多語言沒有文字,在萬納度,有88%人口使用這類語言,而有60%人口聲稱他們在日常溝通時,會使用官方語言比斯拉馬語、英語或法語。

低識字率問題也延伸到各國原住民語言上;世界銀行2012年在南太平洋波里尼西亞國家東加王國(Tonga)所進行的研究發現,每10名接受3年基礎教育的學生中,只有3名能夠順利地閱讀英語或東加語文字,順利理解文章內容。

10年之前,太平洋地區教育專家開始重新思考引入西方式教學內容的後果,表示應以太平洋地區語言和文化為教育優先。然而,事實是,雙語教學方式存續至今,英語和法語被認為是要在全球化世界生活必備的語言。

「英語及法語識字率過低,造成的長期影響相當令人擔心,因為大多數關於發展的資訊只有英語或法語版本,如果這兩種語言的識字率高,將能轉變整個社會各階層的科技、資訊和知識。」南太平洋人民基金會(Foundation of the Peoples of the South Pacific)執行長霍羅伊(Rex Horoi)表示。但他也支持應該要發展把資料翻譯成當地語言的做法。

「相當重要的是,太平洋地區居民應要能直接取得與他們永續生存及生計改善的相關資訊,用他們能夠了解、溝通的語言呈現在他們面前。」霍羅伊強調。

錢要花在刀口上

政府預算不是主要問題,但政府的預算分配方式讓人質疑這些錢是否真的用於提供具品質的教育。

根據世界銀行,萬納度有23.7%政府預算用於教育;而索羅門群島更有高達34%預算用於教育;相較之下,紐西蘭的教育預算只佔16.1%,澳洲的教育預算只佔13.5%。

▲澳洲一位原住民兒童坐在位於艾麗絲泉市郊的社區中心裡,圖攝於2007年7月3日。(圖/路透)

然而,太平洋各島國的教育預算中,高達90%用於教師薪資,發展教育制度、基本設施和相關資源的比例剩得很少。

有資格的教師人數不足也是另一個問題,特別是資料顯示,以受過訓練的教師人數來看,索羅門群島只有29%,而萬納度也只有54%。

據圖法加的說法,許多「教授英語的教師對英語的熟稔程度不足以為學生示範或教學。」她也指出,該地區都會區學校的課堂人數過多,可能多達40到50人;大多數學校也買不起合適的教材給學生閱讀。

偏遠地區的學生仍是最弱勢的一群;教育設備不佳,缺乏基本教材,種種問題困擾著偏遠社群。與鄰國索羅門群島類似,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約有80%的學校沒有圖書館。

「人們一直在談論高品質教育的事。」一名霍尼亞拉的中學畢業生歐林葛奧(Niniu Oligao)表示:「我相信人們要閱讀,才能夠學會寫一整個句子,才能夠理解書中所寫的,具有意義的概念。」

歐林葛奧很擔心塔克瓦社區中小學(Takwa Community Primary and High School)沒有圖書館這件事,會造成嚴重影響。位於北馬萊塔省(North Malaita)的該校有2千名學生。他決定要自己來為該校籌募一座圖書館,開始向各界募集舊書。雖然他沒有贊助,仍希望這個計畫能讓圖書館有個開頭,讓學生進行研究。

處理識字率過低是目前太平洋地區國家的要務,這樣才能改善學生完成中學及高等教育的比例;同時,識字率也是太平洋島國居民投入社會及經濟發展的關鍵,無論是地方發展、國家發展或區域發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