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教育論壇:年金改革應歸零重新開始

立報/本報訊 2013.07.09 00:00
■羅德水

結束第一次臨時會後,立法院預計將在7月29日至8月9日舉行二次臨時會,媒體報導,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已列出「核四停建公投」、「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及「國營事業預算」等3大議案,至於原本規劃在二次臨時會闖關的年金改革法案,國民黨團目前似傾向先讓勞保年金改革法案完成委員會審查,並於新會期與公教年金改革法案同步完成三讀。

▲2013年6月17日,立法院臨時會審理年金改革法案,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金聯、中華電信工會等團體代表,一起在立院外頭抗議年金惡改。(圖文/姜林佑)

國民黨團前揭說法基本上與考試院長關中一致,關中日前出席國家文官學院「高階文官培訓飛躍方案102年訓練」開訓典禮時表示:「如果勞工部分不處理,只處理軍公教人員,這對軍公教人員也不公平。」又說:「政府是一體的,軍、公、教、勞年金改革應當一併處理。」

問題不在立法技術而在法案內容

解讀國民黨團幹部與關中院長的談話,官方年金改革顯然不會停止,頂多被迫延至新會期審議而已,執政當局此刻似乎只在意齊一軍公教勞修法進程,彷彿只要同步完成各業受僱者的年金修法,就算完成年金改革一樣。

事實上,將年金改革導向修法時間落差,完全模糊了問題的嚴重性,再簡單不過,不公義的改革並不會因為在同一時間完成就取得正當性,在官版改革中備受抹黑的軍公教人員,也不會因為政府加快勞保改革腳步就因此回復其尊嚴。要知道,官版年金改革的關鍵問題,主要是方案內容嚴重違反公義、違背社會保險原理,這些缺失並不會因為新會期國會將法案同步完成三讀修正而獲得改善。

官方唯有嚴肅面對改革方案的問與缺失,方能取得改革的正當性,否則,馬政府大張旗鼓的年金改革,最終只能落得惡改的評價,奢談想要藉此奠定歷史定位。

民間年金國事會議共識值得參考

各界對年金改革之批評甚多,此處不再贅述,相較於馬政府拒絕召開國事會議的建議,為使年金制度得以在增加世代理解、促進社會團結的基礎上進行改革,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中華電信工會、勞動人權協會、台灣勞工陣線、台灣鐵路工會、鐵路工會聯合會、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全國產業總工會、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台北市產總工會、桃園縣產業總工會、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等團體,業於6月中辦理為期3天的「民間年金國事會議」,並獲致以下共識,值得主事者參考。

▲2013年6月18日,台北大學財政系名譽教授王世鑫(左)、桃園縣產業總工會顧問盧其宏(右)兩人在民間年金國是會議上,分別用函數分析與研究歷史資料的不同角度看待公務人員退休金制度與勞保改革的合理性。(圖文/姜林佑)

一、人民才是改革的主人,年金改革應回歸平等、正義等基本原則,政府年金改革應促進社會團結,並兼顧基金財務與社會對話,各團體在此次民間年金國是會議所提之具體建議,值得政府參酌採納。目前尚無年金保障之私校教職員應優先立法保障。

二、年金改革應以具有社會保險觀點的精算作為基礎,惟現有精算報告中有關基金現金流量問題亦值得關注。做為不完全準備的退休基金,費率調整更應制度化、迅速化,政府亦應挹注財源,以確保退休基金財務健全。

三、勞保的給付因背負許多社會變遷的期待,兼以勞工退休金之所得替代率普遍低於國際水準,短期內,勞保改革應以不減少給付為原則,未來如有稅收另行建立基礎年金(和所得無關),則勞退和勞保可考慮重新調整或整合。

四、年金改革應同時考量人口問題、工作貧窮化與稅制,新一波國家財政改革在所必行,尤其是稅制改革,應再次凝聚社會共識及關心。

五、在維持確定給付制下,組織架構和基金績效應該積極而不斷地改良,以維持原給付承諾。

六、退休公教人員轉任私校,應建立退休金減發制度,並注意封閉職業中,人員新陳代謝之必要。

七、我國退休制度有複雜歷史脈絡,年金改革除應提出解決方案,亦應針對歷史錯誤進行究責。

停止審議 重新設定改革內容與進程

基於年金制度對跨世代的長遠利益,基於官版缺失必須儘速導正,必須再次呼籲暫停官方改革進度,這絕非「以拖待變」的反改革伎倆,而是衷心期許年金改革能回到促進社會團結的基礎上,回到平等、正義、尊嚴、符合老年經濟安全制度的改革軌道上。

準此,國會應停止審議官版年金諸案,行政與立法部門或可參酌前揭民間年金國事會議共識,重新擬定改革內容,至於改革進程,更不應急於在下會期前完成,為求周延,或可將完成修法時點訂於第8屆立法委員任期結束前(2016年1月31日),這才是對得起全體國民的正確改革之路。

(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