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美少女資深以後:我喜歡聽見你真實的聲音

立報/本報訊 2013.07.09 00:00
■崔妮

上週末的金曲獎,令你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段呢?對我來說,能在這種絕對大眾市場,絕對很多人會看到的金曲獎,看到原住民得獎歌手接受母親的花圈,用原住民的方式展現肯定跟榮耀,還有入圍歌手全部上台一同發聲,訴說原住民的音樂深深連結著原住民的處境及文化,沒有什麼比這更感動的事情了!如果你覺得困窘,覺得莫名其妙,那麼當你說尊重多元文化,就真的只是口號,因為你沒有了解,這樣的舉動對他們的意義有多麼重要。

這兩年的金曲獎,增加許多關注社會議題的味道,去年五月天也曾在舞台上用較不明顯的方式表達反核,但1年來隨著民氣改變,加上同時出現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搶土地要賺錢的、逼人家與祖靈分離的、硬幹下去焦慮會產生毀滅性災害的、擺明大規模破壞自然環境的,好像真的讓更多人願意跳出來,關心一下公共議題,今年的金曲獎,許多音樂作品與社會關懷有關,無論透過族群語言或文學詞藻,男女歌手或樂團,流行音樂除了好聽、好看,更多了很多腳踏實地的人味。

說到社會關懷,讓我激動的還有4個樂團的同台表演,主持人陶子說到16年前剛出道的他們,那時候我家裡就有個狂愛聽樂團的妹妹,就算我沒特別興趣,也會聽她把董事長、四分衛掛在嘴邊,週末假日不知跑去哪裡聽團,我隱約知道地下樂團的創作很多是關心社會、抒發己見、批判時局,或許那就是搖滾的精神吧,一晃眼,原來已經那麼多年過去,好像在我成長過程中,就是看著地下樂團從不被主流市場肯定,到現在到處都有音樂祭,在市場上占有一塊地盤,玩團也沒那麼被看作特異獨行了。

頒獎典禮究竟適不適合表達議題訴求呢?對於那些強烈反對的人,我想到的是台灣經歷過白色恐怖跟言論限制的年代,在那年代文學創作受到思想檢查,不可寫政治、家國、反對政府,因而造成寫情寫愛寫家庭的言情文藝成為主要市場,如瓊瑤,流行音樂同樣發生過無數禁歌禁唱備受限制,能被放到市場上的歌曲才能被聽見,聽眾也就習慣了流行歌不談社會,慢慢到了現在,言論跟政治都解禁了,但整個社會隱隱內化的審查機制,仍舊對於流行歌及歌手的社會實踐發聲,感到刺眼刺耳,但別忘了,連蔡依林都開始在歌曲裡面談女人自主及性別多元,我喜歡聽見音樂傳達的是各種真實的聲音,不因他們有沒有被包裝打造。(組織工作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