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前仆後繼的311核災求償行動

立報/本報訊 2013.07.08 00:00
■貴史

311福島核災至今已兩年有餘,然而如同車諾比尚未脫離核輻射陰影一般,污染、強制避難、健康危害等各種損害仍舊持續著;肇事的東京電力公司,難以免除各界的責怪與求償;為負擔包括賠償費用在內的各項災後支出,東電6月下旬已第四度向政府要求金援,累計金額達3兆9,093億日圓,社長廣瀨直己向記者表示:「有新的被害狀況的話,賠償是基本的。」東電所面臨的損害賠償訴訟,除了表面上的數字,更重要的是背後的憤怒、悲傷,與不同的災民心聲。

311之後,除了實質上的損失之外,災民時不時還得承受公開的言語刺激,例如2013年6月17日,自民黨政調會長高市早苗說:「福島核災並未造成人員死亡。」此話一出,災民大為反彈,同月20日福島民友日報報導,來自大熊町的避難居民高瀨重子說:「雙葉醫院的重症病患,就是因為核災帶來的緊急避難而死了50個人,希望不懂受災疾苦的政治人物可以辭職下台。」

被核電逼上絕路

事實上,除了輿論炮轟之外,有災民是想透過訴訟手段,確認因果關係,一掃被抹煞死因的冤屈,達到金錢賠償之外的告慰效果;6月10日,雙葉醫院重症病患的4名家屬向東電提告,要求總計1億2千5百萬日圓的賠償金額;稍早在5月31日,因核災自殺的酪農家屬兩名,向東電要求1億2千6百萬日圓的賠償金額,該自殺酪農於前年6月自殺,身旁的牆壁上寫有「如果沒有核電的話……」「剩下的酪農,請不要輸給核電。」6月3日,東電在承認因果關係的前提下,與家屬達成和解,這也是核災自殺案例中的首例。

▲日本反核民眾於2012年9月14日聚集在當時的首相野田佳彥位於東京的官邸前進行抗議。(圖/路透)

6月5日,東電又和另一名來自福島縣須賀川市的遺族和解,其父樽川久志在獲知不能出貨的隔天、2011年3月24日自殺,東電同樣承認因果關係,與支付慰問金與葬儀費,不過拒絕謝罪,也沒有到靈前上香,讓遺族無法釋懷;此外還有多起類似案例,如9月福島縣川俣町一名遺族提告,其親人渡邊濱子在去年經歷避難生活後自焚身亡,目前正在開辯論庭,要求賠償金額達9千1百萬日圓。

值得參考的是,在2013年3月11日,也就是福島核災兩週年,東京新聞獨家調查福島縣(扣除狀況不明的南相馬市與磐城市)災民死因,認為至少有789人和核災直接相關,如果把當時南相馬市全市緊急撤離之後的396名亡者視為核災避難者,推估人數將超過千人;另外復興廳認為,鄰近的岩手縣與宮城縣,同樣因震災而死的人,兩者相當程度低於福島縣,可見核災影響之大。

賠不起生活和故鄉

不至於自殺,但喪失一切、遠離家鄉的避難居民,也是提告的大宗之一。5月31日福島民報報導,來自南相馬市、浪江町的26名避難居民,組成「故鄉喪失訴訟」原告團,向東電提出集體訴訟,因為難以返鄉的精神損失與失去財產的實質損失,要求7億7千萬日圓的賠償總額;同日產經新聞報導,現居住在千葉縣的福島避難災民,以「和平的生活被連根拔起」、「把我的故鄉還給我,不然就把我的生活還給我」為訴求,要求10億3千萬日圓的賠償總額。

避難至各地的災民提告的行動一波接著一波,6月22日神戶新聞NEXT報導,兵庫縣的避難災民將於9月在神戶地院提出集體訴訟,目前當地已有20人參加,希望擴大到40人,預計每人求償1千萬到1千5百萬日圓;同一天,北海道新聞報導,來自福島縣各地、現居住於北海道的43名避難居民,要求9億950萬日圓的賠償總額,這只是北海道的第一波災民集體訴訟,9月初還會有第二波。

數十人的集體訴訟,求償金額就要7億、10億,若是萬人的求償呢?據5月30日J-CAST報導,浪江町過半居民、1萬1,602人,以地方自治體為代理單位,對於原子力損害賠償紛爭解決中心提出的月慰問金,要求從每月每位居民10萬日幣提高到35萬日幣(每月需付出約42億日圓),代表人羽鳥慎一表示:「這是法官想像不到的人數,雖然我們這次要求35萬日幣,但實際上該賠償的可能是50萬或100萬日幣。」儘管人數眾多,但其實只佔目前福島縣全體避難人數15萬的1成不到,而且還有許多老人不知道救濟方法,可見潛藏的賠償金額之鉅。

原子力損害賠償紛爭解決中心,依法成立於2011年8月29日,是專為向東電求償設立的核災紛爭解決機關,據文部省網站資料,截自2013年6月24日為止,目前大大小小申請的案件有6,875件,已結案的有4,208件,還在進行的有2,667件,和解的總共有3,763件。

也有不同意官方賠償方式,要求所謂「全面賠償」的災民團體聯盟。據6月7日NETIB報導,14個福島災民團體,假日本律師會館集會兩天,討論東電賠償的方式與態度;前述的自殺農夫遺族、樽川久志之子樽川和也,在會場上說:「我向原子力損害賠償紛爭解決中心申請仲介,不是為了錢。而是不想讓他們說核災沒有死人,是為了廢核、為了讓他們向樽川家謝罪。」另一名到沖繩縣避難的久保田美奈穗,希望政府能夠建立一套對所有被害者、避難者,提供免費放射能檢查的制度,而且盡可能地讓東電支付,對此東電代表說:「還不到影響健康的(放射線劑量)數值。」律師馬奈木嚴太郎批評道:「像是不想付檢查費用。」

東電幫凶 日政府責無旁貸

儘管東電有迴避核災健康危害的嫌疑,但有一群來自外國的受害者可不同意。據3月20日CNN報導,一群曾經參加災區支援活動的美國軍人,主張當時東電關於健康風險的說明不實,導致他們發生頭痛、注意力不集中、甲狀腺異常、癌症等疾病,正在組訴訟團,在美國加州的聯邦地院提告,目前有26人加入,預計增加到100人,要求總額達20億美金、約日幣1,850億的賠償金額;訴狀說,當時東電明知有輻射外洩卻沒有警告,沒讓人知道真實的放射線劑量,而且連日本政府都說沒問題、不危險,說的盡是謊言。

現在日本政府常被認為偏袒東電,如5月14日讀賣新聞報導,首相安倍晉三在預算委員會上說:「(把賠償等問題)全部推給東電是錯誤的,國家應該踏實地出面負責。」不過,也有政府部門跟東電產生糾紛,據6月2日產經新聞報導,環境省因為東電有165億日圓的除染費用未支付,考慮提告求償,因為核災太過嚴重,日本政府無法袖手旁觀,不得不出手幫忙,不過分擔部分不算清楚的話,連夥伴都會提告。

相對於政府這樣的強大的角色,微小的底層也懂得堅持自己的求償權利。據6月25日福島民友新聞報導,一名在福島市服監的受刑人,受到放射線污染的影響,向東電求償185萬日圓。有些民眾對於受刑人也求償感到奇怪,不過,並非提告就有贏面,據2011年11月24日朝日新聞報導,福島縣二本松市一座高爾夫球場提告求償,東電律師團主張,從核電廠飛散出來的放射性物質是無主物,就好像水裡游泳的魚一樣,不屬於任何人,不為東電所有,所以沒有除去污染的責任,而法官也採信,判高爾夫球場敗訴。作家室井佑月譏諷道:「把無主物這種理由拿去美國法院(對求償的美軍)說啊。」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