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傳愛課輔 愛在人生的缺口

中央廣播電台/吳琍君 2013.07.08 00:00
由於不忍弱勢的孩子,因為家庭問題,學業跟著脫節,最後淪為街頭混混,新北市三峽復興堂於5年前推出「傳愛課輔班」,找老師義務輔導這些孩子的課業,希望彌補學校和家庭教育的缺口,讓這些孩子的人生沒有遺憾。

◎家庭荒蕪 孩子野放

『(原音)我就舉個例,包括我們課輔班有人家長是流氓。真的是刺龍刺鳳,你看到的話,你會嚇到的。』

『(原音)當然有些父母,他是流動性的攤販,那他流動到什麼地方,我們就把孩子交到什麼地方,那看著孩子到父母親手上,以免孩子在晚上9點以後,甚至還流連於網咖。』

『(原音)那有個孩子他的家長也是,他就說他很不會教孩子,但是,因為他每次來接,我都會聞到他身上的酒味。所以,他是不是會教孩子和願不願意教孩子,可能是兩種情況都有。』

如果不是投入這個領域,你很難想像,有那麼多的家庭、那麼多的孩子需要照顧。3年前接下三峽復興堂「傳愛課輔班」主任的衛行光指出,到班上來的孩子,多半是因為父母疏於照顧,或是單親家庭,或是隔代教養;甚至還有父母因為服刑或是盲啞,無法好好照顧。

衛行光說:『(原音)有一個智能比較低下,那是醫生判斷的,那他爸爸是瘖啞人士,所以他爸爸沒辦法跟他講話,那他平常比較多生活是姑姑在照顧,那媽媽已經離開他們了。他一年級進來的時候,說話也不大會說,然後很多理解能力是很差的。』

而有時候,複雜的家庭狀況,也可能讓一個已經國小5年級的孩子行為異常。衛行光說:『(原音)有一個孩子他是組合家庭,就是他爸爸另外娶了後母,那後母也有帶著孩子。那因為後母和父親就是比較忽略這孩子,所以他送來的時候,個案的申請表上面寫著說,他會隨地大小便,他會情緒失控,他會偷竊。』

雖然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但是,這本經如果沒有念好,最大的犧牲者還是孩子。

◎愛就是──永不放棄

三峽地區就有4名才小學四、五年級的孩子,因為蹺課蹺得太多,連學校也疲於奔命,即使輔導主任每天早上去叫他們起床,情況仍無法改善,直到主任一個人撐不住了,只好尋求傳愛課輔班的支援。

衛行光說:『(原音)他們為什麼會中輟?其實他們就是在外面有些不好的朋友,那他們喜歡去打電動、網咖,所以他們可能徹夜都沒有回家,就在網咖裡面。然後網咖的老闆就是讓他們打工,給他們吃、給他們玩、讓他們看店。所以這些孩子他們就是晚上時間都流連網咖,那他們白天就起不了床,那家長也不太顧他們。那他們就白天睡覺,然後晚上就去網咖。那假日呢,他們就去跳八家將,會給他錢,因為有些陣頭會給他們錢。那所以他們生活無虞,他們就不上課,然後就蹺課的節數已經很多,然後有的甚至是進了校門就從旁邊再爬出去。 』

為了不讓這些孩子淪為街頭混混,傳愛課輔班甚至動用到司機大哥,每天一大早就去叫孩子起床,再護送到學校上課。

司機大哥施立龍說:『(原音) 我原來是睡覺都睡得很晚的!我都要睡到9、10點才要起床的。那我就把自己作息時間調整一下,就調整成每天6點半鐘一定要起床,為了要配合小孩。為什麼要配合小孩呢?是因為我得早早地先還沒出門以前,就先打電話給孩子的父母親,打到他們家裡去,要求他父母把孩子叫起床;後來我發現到,父母連電話都不接,所以他們才中輟,這是因為來自家庭的問題。所以嘞,我就電話告知不成之後,我就緊接第二步,就趕快趕到孩子家去。那,無論是颳風下雨,那我嘞,就特別也去弄了一部摩托車,然後就到小孩家樓下去狂按門鈴。後來發現到,剛開始他們嘞,嫌門鈴吵,那不得已,他們就開門;後來緊接著,索性連門鈴都把它拆掉了。那我嘞,再實施第二套方法,於是我們就開始按別家的門鈴,請求別家鄰居支援。』

就這樣,在司機大哥施立龍一次、兩次,每天早上鍥而不捨地去叫小孩子起床之後,經過2個月、3個月,情況終於有了改善。從剛開始孩子還是賴床,不願意到學校上課,到現在孩子已經可以自己起床;從原來在樓下到客廳等孩子起床,要花上40分鐘,現在只要在孩子校門口等,看著孩子進學校;從剛開始還要把孩子交到班導師手中,現在已經不用了。這個學期末,孩子竟然還獲得學校頒發的成績進步獎,給大家帶來很大的鼓舞。

三峽復興堂牧師丁帥之表示:『(原音)其實他們就是有知道被關愛、被看重,他們就會改變,就會表現好。』

◎傳愛課輔班 彌補學校和家庭教育的缺口

一切都要從2008年的一個下雨天開始說起。當時丁帥之牧師因為偶然看到一群孩子,大雨中,不在學校、也不回家,卻在街頭遊蕩,忍不住生出「我能為這些孩子做什麼?」的念頭。於是著手成立「傳愛課輔班」,希望可以幫助這些失落在學校和家庭之外的孩子,找回人生的方向。

但是,剛開始到學校及鎮公所拜訪,表示希望幫助這些弱勢單親的孩子時,大家都在懷疑他的企圖。於是丁牧師只好先從自己教會的教友開始做起,請有大學資歷的教友擔任老師,找需要幫助的教友的孩子,放學後到教會來免費做課業輔導,還供應免費的午餐。

一學期之後,鎮公所就主動表示願意提供便當的費用,附近的學校也聞風而來,只要有需要幫助的個案,都會請傳愛課輔班幫忙。於是,傳愛課輔班從剛開始只有2位老師,7、8名學生混著上課,逐漸擴充到將近80名小學生,還分成一、二、三、四、五、六年級,老師也增加了好幾位;最後,連國中生,丁牧師也看見了他們的需要。

丁牧師說:『(原音)因為有一次我在外面看到一個中輟生,是我們課輔班的孩子。小六畢業,國一讀一讀,沒有讀了,然後跟人家去那個什麼陣頭還是怎麼樣,我看到了;後來又跑去那個賣米粉湯的那邊去打工啦,我說你怎麼沒有讀書?他就在那邊笑一笑。』

也因此,丁牧師後來決定把傳愛課輔班的輔導對象,從國小延伸到國中,以免在這些孩子成長的關鍵時刻被放棄。丁牧師說:『(原音)然後呢,到了國中,以前就是,已經根本沒辦法讀書的嘛!可是他在這邊被感染,他可能二下、三上,發奮圖強。我們這邊有例子啊,然後就上了這個耕莘護專哪!當然耕莘護專說起來不是說什麼很怎麼樣的學校,可是我要講的是,如果他沒有進到課輔班,你認為他會在哪裡?有人去學做餐飲,如果今天他沒有在課輔班,你認為他會在哪裡?對不對!』

丁牧師認為,既然要陪這些孩子走,就不在乎多走這一哩路。儘管有時候課輔班的志工也會累,也會抱怨,孩子的爸媽都不管,他們為什麼還要管?但丁牧師仍堅持,不能因為孩子的父母怎麼樣,而放棄孩子。

◎把愛傳下去 需要更多有心人

『(原音)傳愛的精神是說,我會老嘛!我在、我能做多少?可是如果說,好,今天把這個愛傳下去,比如說我們的孩子課輔班,他今天在這裡,他被造就、被引導;後來他把書讀完,他將來有成就。我相信不用我們講什麼,他一定會回饋地方。就是說,以前我是怎麼上來的?那今天我有能力,我回饋。那是不是這個愛的精神就一直在地方能夠傳遞?那這個地方就會很和諧嘛!』

丁牧師指出,愛會感染,有些家長雖然是流氓,但是他們也知道傳愛課輔班對他們孩子的關愛,因此,即使對外再兇狠,看到課輔班的老師、司機、牧師,態度都完全不一樣。在貧富差距擴大的今天,如果能讓更多忿忿不平的人,感受到這個社會的溫暖和關愛,就可以消弭更多不必要的對立與衝突。

但是,這一切都需要更多的有心人,才能把愛繼續傳下去。

擔任課輔老師已經4年的吳念慈就指出,在她教過的個案當中,最棘手的不是孩子本身的問題,而是家長的不配合;同時她也能理解,為什麼有時候學校教育無法顧及這些孩子?因為一個老師要面對那麼多學生,當其中一個比較有狀況的時候,老師可能就會分身乏術,但是這些孩子可能就在這過程當中流失掉。吳念慈說:『(原音)其實這些孩子他們不是在智能上、在品行上,是比人家退後的,他們只是需要多一個人去拉他們、關懷他們。』

丁牧師指出,不管是傳愛課輔班的老師還是司機,都需要充滿愛心,才能堅持下來。因為教會能給的薪水不多,全靠滿腔熱忱與信念,才能和這些孩子並肩走下去。以接送偏遠地區孩子的司機來說,接一趟只有新台幣180元,油資還得自付,但他們卻甘之如飴。

從大陸經商退休回到台灣的司機大哥施立龍就表示,為這些孩子付出,讓他感到格外地富足:『(原音)那基本上,我本身在我年輕的時間,我並不是非常親近孩子的一個人,那雖然我小孩現在都已經30多歲了。那我發現到,跟這些弱勢族群的孩子,開始有了接觸之後,不單單我們眼睛看到這些孩子的變化,我們自己也獲得非常大的一個幫助,怎麼說呢?就是說我們自己回想著自己年輕走過的路途,回頭看一看,自己是看似一無所有,其實是樣樣不缺;那反而更珍惜眼前的,因為所接觸到的負面的情況,都是非常地多,所以就感覺到自己是格外地富足。』

傳愛課輔班現在雖然已經擴展成三峽及鶯歌2個校區、將近100名學生和十幾位老師,並和10所學校合作,幫助這些弱勢生,但是需要幫助的孩子卻有增無減。如何複製這樣的模式,把愛傳得更廣更遠?需要更多有心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讓我們的下一代更有希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