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小七優惠 颱風 85度C

大埔有難 八方民眾組巡守隊抗暴

立報/本報訊 2013.07.07 00:00
【記者李宜霖苗栗報導】7月5日上午竹南大埔自救會、台灣農村陣線和來自各地的農民、學生齊聚苗栗大埔張藥局前吶喊「土地正義,永不妥協」,宣示反強拆,捍衛農村土地決心。

群眾隨後到苗栗高鐵徵收區內,被保留的縣長劉政鴻老家表達不滿。由於政府已做出「大埔四戶必拆」的結論,自救會與聲援人民7日組成 「捍衛大埔巡守隊」,呼籲「一方有難,八方來援」挺身抗暴。

■7月5日上午有為數可觀的聲援民眾與許多遠從外縣市前來的自救會來到大埔公義路上的張藥局前,呼喊著貫徹土地正義的訴求。(圖文/楊子磊)

3年前,苗栗大埔因「擴大竹南基地周邊地區特定區計畫」開啟土地徵收,縣政府以怪手突襲毀農田,引發反土地徵收怒火,農民群起前往凱道抗議,前行政院長吳敦義承諾「原屋原地保留、農地以地易地」。

內政部都委會第746次會議已做出原屋保留結論,但苗栗縣縣政府第228次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卻推翻中央決議,之後內政部營建署都委會也做出4戶不予保留的結論,苗栗縣府在2013年發出公文,要求大埔四戶7月5日前自行拆遷。

苗栗縣府7月5號上午,在報紙上刊出大埔四戶執行拆除說明書「依行政執行法辦理」、「依法完成全區公共工程」,5日傍晚副總統吳敦義、行政院長江宜樺、苗栗縣長劉政鴻協商後,政院發言人鄭麗文轉述結論:「由苗栗縣政府依照當年行政院協調結論,及內政部都委會歷次決議妥善處理。」劉政鴻回苗栗後,更明白表示「大埔4戶強制拆除的立場不變。」

四戶之一的彭秀春丈夫張森文泣訴:「如果房子拆了,人留著又有何用。」堅持抗爭到底。

▲曾經在4日的行政院抗議行動中昏倒的大埔張藥局老闆張森文(右)在妻子彭秀春(左)的陪伴下,於5日上午回到大埔的自家藥局前,當他見到現場大批的聲援民眾時忍不住流下眼淚,不斷感謝現場參與者「一方有難,八方來援」。(圖文/楊子磊)

竹南大埔自救會表示,歷次內政部都委會決議,746次會議已清楚在法律面找到法令條文完成吳前院長的承諾,可於法有據保留大埔居民的家,技術面絕對可行,政院「尊重」苗栗縣政府就是默許劉政鴻「強拆迫遷」!

苗栗縣府基於竹南基地飽和狀態,積極進行第四期擴編開發計畫,也就是「擴大竹南基地周邊地區特定區計畫」。根據苗栗縣府新聞稿,這個擴大的竹南科學園區大埔都市計畫區總面積約154公頃,區段徵收面積約136公頃,全區規畫的公共設施用地54.7公頃、住商區60.5公頃、科技商務專用區2.2公頃、園區事業專用區22.5公頃,園專區土地由台積電、聯亞科技公司、嬌聯公司共計標購18.3公頃,超過8成土地完成招商。

徵收不符合公共利益

大埔徵收的土地大部分變成住宅區。政大地政系徐世榮教授表示,大埔區段徵收案只有約20幾公頃用做產業區,其餘大多是住宅區,拆既成住宅,卻給開發商興建住宅,根本就是炒地皮計畫,不符公共利益。

根據立法院預算中心,統計至2012年10月底統計,苗栗縣公共債務有410億元,統計至2011年底的潛藏性債務為103億1978萬,是五都之後,全國排名第六的負債縣。6月27日,苗栗縣議員質詢關於苗栗縣負債太高的問題,縣長劉政鴻回答:「明年6至8月,我一定可以有150億元的收入,4百億減掉150億的話,剩下250億。」議員詢問賣土地進帳,縣府幕僚回答「未來預計要賣的,最少有130億。」劉政鴻也說:「我還會再生很多地出來。」

▲7月5日正午時,聲援群眾來到苗栗縣後龍高鐵特定區內的縣長劉政鴻老家前遭遇大批警力攔阻,現場許多民眾激憤地質疑,為何同樣是都市計畫,大埔居民的家卻無法保留?(圖文/楊子磊)

暗藏龐大土地利益

苗栗縣府為了竹科、高鐵特定區用地徵收和工程配合款,舉債高達1百多億元,為開源標售土地,出售公家宿舍與多筆縣有土地。劉政鴻答詢時談到:「竹南大埔這一塊,住宅區跟商業區的話,我們地政處算給我聽,大概有20幾億可進來,我現在要等著竹南地區發展,讓他「上」來之後(意指地價上揚),我才要賣。」徐世榮教授指出,大埔的土地徵收,就是為了土地開發。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控訴大埔事件背後有龐大的土地利益關係,他提醒,政府的暴政會嫁禍到你我身上,守護大埔,就是守護台灣社會走向正軌的第一步,他希望有更多公民守望大埔。

▲在苗栗縣府通知大埔四戶自行拆遷期限已屆的7月5日上午,以大埔自救會成員們為首的聲援群眾開始齊聚於公義路上的張藥局前,緊握標語,展現捍衛家園的決心。(圖文/楊子磊)

70多年前,台灣農民運動的先驅者之一簡吉問:「難道沒有更光明的路可走嗎?」2013年的台灣中央政府容許地方政府強徵豪奪土地,大埔面臨強拆危機,竹南大埔自救會、台灣農村陣線號召大埔巡守隊一起「捍衛大埔,團結抗暴」,誓言要與大埔居民守衛家園。

大埔拒遷戶之一的彭秀春走入聲援的人群裡,她的背後是曾經遭遇兩次徵收,如今面積僅剩6坪的張藥局。(圖文/楊子磊)

▲大埔拒遷戶之一的彭秀春無力地倚靠在自家張藥局的門旁,她憶起反對政府拆遷的這段漫長日子中所承受的心理壓力,不由地悲從中來。(圖文/楊子磊)

▲大埔居民朱炳坤站在縣府要求他自行拆遷的自家鐵皮屋前,他自嘲門牌號碼958如今看來就像是在呼喊著「救我吧」。(圖文/楊子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