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戴資穎 徐國勇 自拍

視障按摩重建 一支希望的釣竿

中央社/ 2013.07.07 00:00
職訓視障按摩之一(中央社記者魏紜鈴台北7日電)「我真的喜歡按摩了,」到盲人重建院學得按摩技能的阿佑(匿名)說,踏進重建院大門的前一刻,他心裡還暗自罵了髒話,如今他因學得可幫助自己也幫助別人的職業,讓他充滿自信。

為了培養視障按摩專業人才,行政院勞工委員會職業訓練局委託台灣盲人重建院試辦「101-102年視障按摩重建服務中心」計畫,提供按摩技能及職前適應2大訓練。

18名視障者在1年內接受1665小時課程訓練,包括按摩學、經穴學、解剖學、衛生學、病理學、各類按摩術與腳底按摩,同時也接受定向行動、心理重建與生活輔導、盲用電腦與讀寫技能等,培養全方位就業能力,如今全數學員通過全國技術士丙級按摩檢定考。

72年次的阿佑,患有色素性視網膜病變,從小就發現自己的視力到了晚上就因夜盲症看得不清楚,但白天沒什麼異狀。這種家族遺傳疾病,讓他的視力有隨著年紀增長,恐退化致全盲的疑慮。

踏進來的第一步,就是要接受自己是視障者這件事,「雖然我早就知道自己眼睛不好,但心裡要真正接受,不是這麼容易的一件事。」起初阿佑因為不了解,對按摩很排斥,覺得那是看不見的人,才要做的。

能讓還看得見的阿佑到重建院學按摩,原先是要給媽媽一個放心:預備將來可能的全盲,有個一技之長過活。踏進重建院前一刻,他心裡還罵著髒話,「我到底來這裡要幹嘛?」心中仍是充滿百般不願。

與班上同學相處後,他發現很多人是完全看不見的,東撞西撞,有的撞門有的跌倒,跌倒了爬起來拍一拍笑一笑繼續走。阿佑深刻感覺到,自己擁有的,比別人多了這麼多,還有什麼好不滿足?

有次社區服務的課程到老人安養院替植物人按摩,令阿佑印象深刻。「對方只剩下嘴巴眼睛能動,剛開始想說幫他放鬆肌肉,最後發現他需要的其實是心靈的放鬆和愉悅,於是開始透過按摩陪他玩,他笑得更開心了。」

進修課程讓阿佑真正了解,按摩是如此博大精深的學問,「最重要是可以幫助別人,也能照顧自己生活。」

學會按摩這項技能,按摩師要在客人身上印證所學,也能協助客人放鬆,這種學習是雙向的。如今阿佑因為學得按摩職能,自信心大增,從原先的逃避到現在以按摩工作為樂。

「很多人的心底,其實都踏不出去,像我以前朋友對我說:眼睛不好也沒什麼,晚上我們可以陪你,可以幫你找座位,但我心裡就覺得,『你又不是我,你們不會懂。』」他認為,勇敢踏出第一步真的很重要。

阿佑說,直到自己開拓心胸勇敢走出門,外面的世界才能真正讓人海闊天空,跨出去後其實有很多人可以陪著你走,但如果沒有跨出去,永遠只能一個人。1020707

(中央社記者魏紜鈴攝102年7月7日)

社群留言